中國式間諜「內政」

A+A-
靜岡大學教授楊海英近月一篇文章憶述發生於國會議事堂附近某酒店的豔諜經歷。 圖片來源:路透社

說起國際間諜天堂,大概會聯想到香港,而非東京。靜岡大學社會學教授楊海英則舉出親身經歷,帶出中國與日本之間的間諜戰。

楊海英近月在 Newsweek 日本版撰文,講述發生於國會議事堂附近某間高級酒店咖啡廳的一段個人經歷。事發於 2019 年 1 月 16 日下午 1 時,楊海英無意聽到鄰桌一對男女對話。女人滿面笑容,用中國腔日語請求年長日本男人,希望得到自民黨有力議員的協助,男人則以已經退休為由搪塞。再聽下去,原來女人意圖干涉日本內政,希望安倍內閣能邀請習近平作為「新時代首位國賓」訪日,該名引退人士則表示「難做」,皆因日本早已決定邀請杜林普到訪。

接下來是一段「二流間諜小說式場面」:女人手指搭着老人的手,在他耳邊溫柔細語。男人回道:「來密談吧。」女人微笑點頭,然後兩人搭上電梯,消失在酒店客房層。

「這就是間諜天堂 —— 東京 —— 的實況。在日本的權力機關面前,光天化日上演着這種戲碼:女人通過接近引退的政治家,試圖影響日本政界先於杜林普邀請習近平作國事訪問。」一個女間諜起到多少政治效果雖然難說,「事件屬於東京的國際政治活動之一則毫無疑問。」

楊海英又提到 2019 年 6 月 7 日的東京站無人機事件。當日早晨 8 點,日本警察發現臨近皇宮的東京站上空有無人機飛行,經查問後證實事主為一名任職北京交通局的中年中國人,不予起訴釋放。鑑於北京交通局近年積極開發中國版 GPS「北斗」,自 2018 年國產人造衛星的情報範圍已覆蓋全球 3 分 2 國家,楊海英推測該名中國交通局職員或正收集地理資訊以供北斗之用,質疑日方就此放行為「天真」。亦有日本記者表示,日本之所以淪為「間諜天堂」,原因之一在於缺乏反間諜法,一方面難以起訴嫌疑人,另一方面令日方在情報戰處於被動。

日本對中國間諜行為隻眼開隻眼閉,楊海英認為與政界親中派試圖改善日中交往不無關係,「不過善意並無招來善意」,2019 年北海道大學法學院教授岩谷將被北京當局拘留便是一例。岩谷將專研中國現代史, 曾任防衛省及外務省的研究官,9 月初受中國社會科學院邀請訪問北京兩週,後來卻被官方以間諜罪名逮捕,日本學界聯署表達憂慮。自 2014 至 2015 年中國頒行「反間諜法」和「國家安全法」以來,已有 15 名日本人涉嫌間諜行為在中國被捕,其中 9 人被判刑。楊海英批評,日本政府對北韓綁架人質事件態度強硬,對中國則放軟手腳,國民在證據與資訊概不公開的中國拘留受刑,安倍政權卻未曾交代任何營救意圖,不單不符主權國家利益,行徑亦不見容於國際社會。

今日中國厲行全面社會監控,由數以億計天眼和人臉辨識科技到網絡實名審查和社會信用系統,2017 年更以懸賞 50 萬元鼓勵民間互相舉報間諜行為,國民在中共眼中彷如敵人,需要嚴控刺探,對內一樣展開諜戰。日本駐中國資深記者石丸次朗認為,日本間諜拘留事件實與中共迫害新疆維吾爾人同出一轍,反映中國管制日益強化,而香港市民已持續半年以上的示威,正是對「恐怖中國」的入侵而「絕地反抗」。中國常以內政為由譴責外國干預,但如認清「內政」範圍其實無所不包,或者國際社會對於中國人權問題的介入會更見積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