脫歐

|共66篇|

加拿大也要「脫歐」?

去年英國脫歐鬧得熱烘烘,想不到今日的加拿大也在經歷一場「脫歐」,同樣掀起風波。當然,加國非歐盟成員國,所以加國的「脫歐」實與英國的脫歐不同。加國的「脫歐」是指當地近年就歐洲殖民者在加國留下的遺物遺產而作的去殖運動,此運動之所以抬頭,與加國遭歐洲殖民者爭奪的過去,以及其日益上漲的原住民意識有關。

Anti-Brexit?去酒吧喝一杯「脫歐方案」吧!

英國脫歐早成定局,但似乎仍有人未能完全接受脫歐事實。不僅部分自認為「歐洲人」的英國國民,歐陸大地上,亦有人抗拒英國脫歐。但反對還反對,生活還是照樣要過。酒吧餐館、酒廠老闆們,就想出以反對脫歐為主題,設計英式酒吧及釀酒,讓反對英國脫歐的客人一邊開懷暢飲,一邊享受英式風情。既照顧民間訴求,又能拓展商機。

陶傑:跳樓的媳婦想回家了

12 月 5 日,300 名英國的政客、商界人物將會在一家豪華酒店舉辦一場「退出退歐晚宴」。製造此一奇怪名稱,可以想像英國精英準備扭轉乾坤,認為退歐的大局可以改變。他們仍然不承認去年 6 月的公投結果,覺得 52% 對 48%,區區 4 點,飲恨的差距太小,不足以成為一個公投的合理裁決。

歐洲的不滿之秋

本來像英國脫歐之寸步難行,以及天文「分手費」,應該對於其他成員國有阻嚇作用,但是並沒有見效,民眾對於歐盟有關移民、國家主權、邊境控制,政府救市等政策都非常不滿,尤其是掌管歐盟的精英之傲慢和離地,更是眾矢之的。英國曾在 70 年代末經歷過經濟蕭條、處處罷工的「不滿之冬」,今年歐洲則迎來了小國叛離的「不滿之秋」。

現代社會過分倚賴精英?

精英政治(meritocracy)這把雙刃劍,自柏拉圖起已爭議不斷,一邊防範民主墮落為「多數暴政」,另一側卻有「1% 政治」之嫌。現代政府由選舉產生,因而造就一班「職業政客」,以專業之名代行議政。制度建基於人民對政府的信賴,然而綜觀歐美今日政壇,大眾對傳統精英的觀感普遍轉差,民粹乘勢抬頭,精英政治陷入信心危機。民眾固然覺得所託非人,但同時亦有聲音指,或者問題源於社會過分倚賴精英所致。

唐明:從 19 世紀穿越回來的大英救星?

如今這個金融神童加文史活字典,儼然喚起了許多英國人的愛國心,赫然發現傳統的大英紳士並未死絕,伊頓牛津依然可以產出高智商有智慧,值得敬重的君子,不只是油滑的卡梅倫和狂野的 Bojo(Boris Johnson)之流。他的冒起,正好和當今的「民粹」潮流犯駁:選民真的是「反精英」嗎,還是說他們只反對那些腐敗的精英?

英國大選:新式民調在搞局嗎?

英國下周舉行國會大選,「泰晤士報」卻在此時投下震盪彈,頭版報道令人意外的民調結果,預測保守黨或會大倒热灶,僅能取得 310 個議席,在國會失去過半數優勢,恐會導致懸峙國會(Hung Parliament)的局面。民調引起極大迴響,有質疑其可信性,懷疑是否替該黨告急。但分析指出,保守黨確實大勢不再,文翠珊能否挾民意硬脫歐,此際或已沒人能說得準。

陶傑:撕裂一對暹羅連體女嬰

英國脫離歐洲,等同血肉模糊地撕裂一對暹羅連體女嬰。英歐結合三十年,除了英鎊獨立,經貿文化生活早已血肉神經細胞相連。前首相貝理雅一再反對脱歐而不斷質疑,他指出:英國公投退歐的最主要理由,只是不滿每年移民中的 12%——也就是來自歐洲的伊斯蘭異族能毫無節制進入英國。但為了僅一成的移民負擔,而拋棄整個歐洲是否值得,是不是理智與可行?

一家日本茶泡飯公司,掀日企收購英企潮

日本 SoftBank 公司總裁孫正義砸下 320 億美元買下英國導體晶片設計商安謀(ARM)時,他一定沒想到,會帶動一波日本企業收購英國企業的浪潮。茶泡飯,米飯上堆著配料,再淋上綠茶高湯,一道歷史數百年、日本鄉間的傳統料理。不像拉麵、魚生、壽司風靡全球,這道料理出了日本,幾乎不會有市場。但一家日本頂級茶泡飯即溶包生產商龍頭「永谷園」,竟然也搭上了這波購併英企浪潮之中。

脫歐談判 1001:丹麥自古以來捕魚權?

英國脫歐要處理的政經事項多不勝數,其中一件就是與丹麥爭奪兩國之間的捕魚權。「國際海洋法」賦予主權國可擁有 200 海里的經濟專屬區,英國理所當然盼於脫歐後重享這塊專屬區,英國人獨享英國魚。不過,丹麥聲稱他們自古以來便在該海域具捕魚權,古到 1400 年——脫歐?可以,但留下海域讓丹麥人捕魚。

陶傑:直布羅陀與香港

英國正式通知退歐,歐盟忽橫生枝節,暗中支持西班牙,要英國留下直布羅陀才可以離開。直布羅陀在地中海口,是一個面積如尖沙咀到界限街的半島。島上有一幅巨大的懸崖,英國人戲稱直布羅陀為 The Rock。1704 年由皇家海軍據有,從此成為英國海外屬土。島民三萬,大部分為西班牙裔,曾於 1967 年和 2002 年舉行公投,決定是否「回歸」連接北面大陸的西班牙。但兩次公投,98% 民意都「人心拒絕回歸」,決定繼續為英國屬土公民。

如果邱吉爾活在今天,他會支持脫歐還是留下?

如果邱吉爾活在今天,他會支持脫歐還是留下?最近比利時首相 Guy Verhofstadt 聲稱,邱吉爾肯定會投留歐一票,理由是 1947 年 5 月邱吉爾在艾伯特音樂廳發言時曾說:英國將在一個統一的歐洲,以家庭成員的身份,扮演關鍵角色。邱吉爾是公認的偉人,但不要忘了他也是政客,也就是說,他說的話可不可以照單全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