脫歐

|共78篇|

脫歐促成愛爾蘭統一?沒那麼容易

距離英國正式脫歐,剩下不到 200 日。文翠珊還在和歐盟拗數之際,靜極思動的除了仍想爭取獨立的蘇格蘭人,還有久分想要合的愛爾蘭島人。與其跟隨大英帝國離開歐盟,愈來愈多北愛爾蘭人開始盤算,跟同聲同氣的愛爾蘭(共和國)統一,或許對未來更加有利。一場「愛爾蘭共和國」2.0 的討論,近月在島上日漸熾熱。

Live Norish:從瑞典暴亂看美國政經霸權

上月瑞典西海岸的哥德堡 Gothenburg 和特羅爾海坦 Trollhättan 發生大規模縱火騷亂,事件做成過百架汽車被焚毀。今次臨近瑞典大選發生的暴亂有如電影「V 煞」的劇情,令政治光譜更趨向杜林普提倡的反移民政黨從中獲利。

脫歐之後,無生果吃?

兩位英國前內閣成員,因脫歐立場與首相不同而辭職,引起官場震盪。加上脫歐談判仍未取得進展,不僅為政者對前景未有清晰路向,英國人民對未來似乎亦顯憂心。其中,英國農夫們便擔心,脫歐之後,偌大的果園將無人打理。因為英國農業相當依靠其他成員國的「自由流動」勞力,到英國為他們工作。假如脫歐之後,允許人口自由流動的政策結束,明年春季,誰來採摘農作物便成為一大難題。

負責官員接連跳船,英國還脫得了歐嗎?

英國距離正式脫歐不足 9 個月,仍未就貿易協議與歐盟達成共識。脫歐事務大臣戴德偉及外相約翰遜卻接連請辭,剩下一堆爛攤子留待文翠珊收拾。當日說過事在必行的她,在這四面楚歌之際,還能把脫歐進行到底嗎?跳船的兩位自是不看好,揚言脫歐難以成事。但在英國甚至歐盟「大佬」的德國,專家又是怎樣看?

歐盟人氣反彈,全靠杜林普?

兩年前,一次史無前例的公投,一個出人意表的結果,英國從此決定要與歐盟各行各路。當時消息一出,輿論隨即議論紛紛,接下來會是哪國也要跟著脫歐。誰知世事難料,24 個月匆匆過去,英府就脫歐的策略持續分歧,歐盟的支持率卻明顯回升,甚至幾個國家排隊等入會。有分析指,歐盟這次人氣反彈,應當感謝杜林普。

歐盟大危機不在英國,在匈牙利?

上月尾,英國剛踏入一年後脫歐倒數,雙方的談判結果仍未可知。然而,對歐盟來說,除了要在談判桌上,與英國人討價還價外,或需分神應對來自東歐的成員國 —— 匈牙利的挑戰。2010 年起至今,匈牙利一直由保守右派政黨青民盟(Fidesz)主政;而高舉國族主義的總理歐爾班(Viktor Orbán),一直就不同議題與歐盟針鋒相對。從歐盟角度看來,匈牙利一再違反歐盟價值觀的舉措,猶如「籠裡雞作反」。

加拿大也要「脫歐」?

去年英國脫歐鬧得熱烘烘,想不到今日的加拿大也在經歷一場「脫歐」,同樣掀起風波。當然,加國非歐盟成員國,所以加國的「脫歐」實與英國的脫歐不同。加國的「脫歐」是指當地近年就歐洲殖民者在加國留下的遺物遺產而作的去殖運動,此運動之所以抬頭,與加國遭歐洲殖民者爭奪的過去,以及其日益上漲的原住民意識有關。

Anti-Brexit?去酒吧喝一杯「脫歐方案」吧!

英國脫歐早成定局,但似乎仍有人未能完全接受脫歐事實。不僅部分自認為「歐洲人」的英國國民,歐陸大地上,亦有人抗拒英國脫歐。但反對還反對,生活還是照樣要過。酒吧餐館、酒廠老闆們,就想出以反對脫歐為主題,設計英式酒吧及釀酒,讓反對英國脫歐的客人一邊開懷暢飲,一邊享受英式風情。既照顧民間訴求,又能拓展商機。

陶傑:跳樓的媳婦想回家了

12 月 5 日,300 名英國的政客、商界人物將會在一家豪華酒店舉辦一場「退出退歐晚宴」。製造此一奇怪名稱,可以想像英國精英準備扭轉乾坤,認為退歐的大局可以改變。他們仍然不承認去年 6 月的公投結果,覺得 52% 對 48%,區區 4 點,飲恨的差距太小,不足以成為一個公投的合理裁決。

歐洲的不滿之秋

本來像英國脫歐之寸步難行,以及天文「分手費」,應該對於其他成員國有阻嚇作用,但是並沒有見效,民眾對於歐盟有關移民、國家主權、邊境控制,政府救市等政策都非常不滿,尤其是掌管歐盟的精英之傲慢和離地,更是眾矢之的。英國曾在 70 年代末經歷過經濟蕭條、處處罷工的「不滿之冬」,今年歐洲則迎來了小國叛離的「不滿之秋」。

現代社會過分倚賴精英?

精英政治(meritocracy)這把雙刃劍,自柏拉圖起已爭議不斷,一邊防範民主墮落為「多數暴政」,另一側卻有「1% 政治」之嫌。現代政府由選舉產生,因而造就一班「職業政客」,以專業之名代行議政。制度建基於人民對政府的信賴,然而綜觀歐美今日政壇,大眾對傳統精英的觀感普遍轉差,民粹乘勢抬頭,精英政治陷入信心危機。民眾固然覺得所託非人,但同時亦有聲音指,或者問題源於社會過分倚賴精英所致。

唐明:從 19 世紀穿越回來的大英救星?

如今這個金融神童加文史活字典,儼然喚起了許多英國人的愛國心,赫然發現傳統的大英紳士並未死絕,伊頓牛津依然可以產出高智商有智慧,值得敬重的君子,不只是油滑的卡梅倫和狂野的 Bojo(Boris Johnson)之流。他的冒起,正好和當今的「民粹」潮流犯駁:選民真的是「反精英」嗎,還是說他們只反對那些腐敗的精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