脫歐

|共99篇|

脫歐協議鬧劇,如何動搖英國政黨制根基?

英國國會否決首相文翠珊的脫歐協議草案,令脫歐再次引起國際關注,但此結果不過是英國輿論的意料中事。真正讓人意外的,其實是表決過程亂象叢生 —— 文翠珊內閣軟弱無力,控制不了保守黨議員的投票取向,黨鞭失去綑綁投票的能力,令執政黨議案的贊成票創下歷史新低,動搖行之有效的傳統英國政黨制。

邱翔鐘:悶死受眾說脫歐

英國的退歐事務,如果連同公投前的爭論和爭執,已經擾攘了 3 年以上時間。過去兩年餘,首相文翠珊和首相府可說諸事顧不上,全心全意應對脫歐談判。政界和媒體天天講脫歐,已經到了讓英國人不勝其煩的程度。連文翠珊都說:「英國人再也不想花時間爭論英國退歐之事。」「紐約時報」剛剛刊登了在倫敦的政治記者寫的一篇報道,標題是「退歐:世上最悶的重要新聞」。退歐的確是悶人,但是,對於關心英國時政的人而言,退歐卻是迴避不了的重要話題。

商界惡夢:無協議脫歐

文翠珊唯恐脫歐協議遭否決,於是宣佈延遲國會表決。但此話一出,誰都已經打定輸數。法國的歐洲事務部長 Nathalie Loiseau 直言,愈來愈有可能面臨無協議脫歐。愛爾蘭總理 Leo Varadkar 亦指,應該加強對無協議脫歐的準備。各行各業如今加緊籌謀,迎接一個最壞的結局。

石 Sir:脫歐與我何干?

不過脫歐亂局,對石 Sir 這一類港人移民而言,影響實說不上很大。強硬脫歐,最終受害的,不是那位家住古堡級大宅的 Jacob Rees-Moggs,亦不是在報章隨便打嘴炮也生活無憂的 Boris Johnson,更不是孩子有德國護照的 Nigel Farage,而只會是伯明翰附近車廠被裁員失業的工人。

尋求無人滿意的和解,是英國 DNA 的一部分

還記得在本月中,文翠珊才說內閣一致通過脫歐協議草案,兩名大臣及多名官員就相繼辭職。同時有民調顯示,近半數受訪者認為文翠珊應該下台。但在她暫避逼宮危機、支持度稍見回升後,「紐約時報」留意到一個有趣現象,那就是英國國會開始慢慢步向典型的英式作風 —— 作出一個無法滿足任何人的妥協。

邱翔鐘:英國陷入亂局 出路何在?

11 月 25 日,歐盟理事會只花 40 分鐘,就通過了英國首相文翠珊與歐盟談判代表歷經 20 個月的艱苦討價還價後達成的英國退歐協議。但是,在英國方面,情況大不相同,文翠珊想要讓下院通過協議,說她將會大費周章遠遠不足以形容其困難。依照目前形勢,下院幾乎肯定會否決掉協議。

雙城記:意大利小鎮也「脫歐」,一年一度的「英國紀念日」

愛國主義橫行,人人強調國家認同感,尊重神聖的國旗和國歌。但在意大利北部一個小鎮,居民一於少理,每年都將一個周末定為「英國紀念日(British Day)」,公然「叛國」和「獨立」,不但改掛英國國旗,吃英式小食,聽英國的搖滾音樂,還在當日宣稱自己是英國人。

石 Sir:脫歐談判之亂

脫歐後歐洲人到底能否留英工作亦一直沒有定案。因此過去兩年,不少歐洲專業人才選擇離開英國,對他們而言,最壞的不是知道情況將會變得很壞,而是根本不知道會變成怎樣。他們想與其到時突然要離開失預算,不如早點離開在歐洲其他國家找機會。這兩年大量歐洲醫護工作者離開英國,令本來就人手嚴重短缺的醫療體系,雪上加霜。

邱翔鐘:首相無能 脫歐路難

知情者說,文翠珊的策略是,一切留到最後一分鐘,讓各派勢力同樣面對最凶險的歐盟敵意狀況,無可奈何之際,他們將被迫接受她和歐盟談判的結果。一年多來,文翠珊在脫歐談判中已經使英國顏面無光,聲譽盡失。一位支持文翠珊的政府高官說,「我們的信譽已失,無可挽回,我們成了全球的笑柄」。

脫歐不是新鮮事:1,600 年前不列顛脫離羅馬帝國

英國脫歐談判擾攘多時,但其實英國與歐陸向來都若即若離,歷史上早有「脫歐」案例,最早可追溯到公元 409 年,不列顛擺脫羅馬帝國逾 350 年的統治。羅馬考古學家 Will Bowden 解釋指出,當年脫歐比如今可預見的衝擊還要大,既面臨身份認同危機,城市文明和貨幣經濟亦因此衰落。

邱翔鐘:沉船前成大副 福兮?禍兮?

侯俊偉(Jeremy Hunt)獲得擢升,成為外交大臣之後,立即顯現想更上層樓的雄心。套用拿破崙的話「不想當將軍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也許可以說,不想當首相的政治家不是好的政治家。所以,在政壇上混,野心勃勃並非見不得人而是正常現象。問題在於,雄心壯志還要有適當的謀略,以及對時機的拿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