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膠

|共8篇|

紅眼:當黑夜太黑,就別迷戀蝙蝠俠這個「左膠」

到底小丑是否真的在邪惡一面以外,擁有善良一面?有沒有變回好人、「洗白」的可能性?沒有。絕對沒有。故事搧了蝙蝠俠一巴掌,別太天真,所謂善良一面,就算有,都是假面,是為了狡猾地隱藏惡意,以便繼續作惡而故意裝出來。

石 Sir:伊斯蘭國少女還有權回英國嗎?

事情相當複雜,首先少女離國時只是 15 歲,並未成年,到底應以罪犯或受害人視之,已難定奪。而就算少女現已達成人之年,若未通過調查審訊,也不可以就憑一通電話訪問就判定她犯下戰爭之罪。而就算她確有犯下戰爭之罪,其孩子亦是無罪之身,若少女英國國籍一直有效,其所生孩子因此是英國國民,政府有法律責任保障其安全。

唐明:強姦是可以一笑置之的事

由於他對於歐洲女性的安危感到警惕,不符合「多元文化」的政治綱領,他在會場上被 Arbour 斥為「初生女性主義者」(newborn feminist),Schama 也說他滿腦子都是性(obsessed with sex),Arbour 女士的言下之意尤為明顯,容我放飛翻譯一下:「老娘搞女性主義鬥爭的時候,你小子還在吃奶,女人是不是受壓迫和侵犯乃是我的地盤,你這白種直男二毛子休得撒野云云。」她聳聳肩,全場為之鼓掌,意思是 Mark 危言聳聽,貽笑大方。

歐盟,勿忘初衷!但初衷又是甚麼?

現實總是殘酷兼刻薄,「唔見棺材唔流眼淚」似乎是現在歐洲各國的最佳寫照。當年歐洲聯盟的創立先驅們,皆是腳踏實地的實用主義者,他們創設聯盟,不是用來做甚麼人道政策,目的只是要國家更強大,國民生活更好。亂世迫出英雄,又或是當時的人真的明白人心(邪惡一面)更多?先放下這沒完沒了的討論,總之,他們的智慧或許能幫幫現今領袖(喎~~)及歐盟,處理普京、移民及英國退歐的棘手問題。

陶傑:左翼 左膠 左奸?

英國退歐公投,在英國引起一陣盲目的歇斯底里。前倫敦巿長、一度有望繼承首相位而又馬失前蹄的 Boris Johnson 日前撰文指出:就像 1997 年戴安娜王妃逝世引起的舉國哀悼,戴安娜對英國的建樹、對皇室的危害,民眾並不了解,總之王妃死了,人人哀慟,盲目讚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