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路透社
圖片來源:路透社

英國退歐公投,在英國引起一陣盲目的歇斯底里。前倫敦巿長、一度有望繼承首相位而又馬失前蹄的 Boris Johnson 日前撰文指出:就像 1997 年戴安娜王妃逝世引起的舉國哀悼,戴安娜對英國的建樹、對皇室的危害,民眾並不了解,總之王妃死了,人人哀慟,盲目讚揚。

留歐陣營有一群左翼知識份子,他們不承認退歐公投之中人民的裁決。他們盲目支持歐盟一群不經人民普選產生的官僚。左翼平時遊行示威、佔領華爾街,反對華爾街銀行家總裁騎劫世界經濟,領取每年數百萬美金的花紅。但他們對歐盟這個肥腫的官僚機構內、多達一萬人的年薪高於英國首相此一「精英霸權」,卻熱情擁抱。還記得他們曾高唱雨果的「孤星淚」裡的戰曲: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反對華爾街?但當英國一千七百萬人民起來用選票表決時,左翼公然站在人民對立的一邊,站在歐盟反民主的精英官僚一邊,包括「大愛歌星」 Bob Geldof。

左翼平時反對「全球一體化」,歐盟和歐羅是全球一體化的重大環節。英國退歐,是全球最激烈的 Anti-Globalization 的本土運動,最諷刺的卻是英國年輕人完全背叛了反壟斷、反全球化、反華爾街精英官僚、維護本土的理想。

當此一理想和原則,由年長的選民以類似「太陽花運動」的激情來捍衛之際,左翼又即刻「搬龍門」,倒戈向他們多年來維護的價值觀歇斯底里叫囂。

金融時報股市指數回昇至公投前,英鎊沒有跌破港幣十算。歐盟對英國的威嚇,有如中國對台灣蔡英文政府削減旅遊貿易。台灣的年輕人沒有被嚇倒,英國的左翼和年輕人專權的歐盟癱瘓在地。

幾萬人在倫敦遊行不承認公投結果,簡直笑話。四百萬人要求重新公投,那麼一千七百萬投了票的民意又如何?

指責脫歐派沒有脫歐之後的計劃步驟,但留歐之後,又有何計劃步驟?當選民問金馬倫:如果留在歐盟,你會不會動用否決權,否決土耳其加入歐盟?金馬倫顧左右而言他,只是說:土耳其不會加入。你問德國會收幾多伊斯蘭難民,德國總理一時說「無上限」,一時說「要限制」,也一樣沒有明確計劃。英國退歐後,德國總理開始迫退歐盟主席容格,這又是當初計劃的哪一步?金馬倫的寡斷,歐盟的混亂,令英國平民無法容忍。

「船到橋頭自然直」,退出之後,重新洗牌,鄧小平當日說:「改革開放,摸着石頭過河」,何來什麼計劃步驟?為何變成「偉大的改革工程師」?

「全球一體化」果然製造了反智的一代。左翼反麥當勞、反星巴克、反可口可樂、反華爾街,當英國公投用選票真正反全球化,左翼卻葉公好龍。為什麼?因為歐盟多吹水的理論可以讓他們到處發表論文、多油水的行政職位讓他們申請而成為貴族、讓他們揮舞「文化多元、大愛包容、政治正確」的權力大棒一統天下,不惜做向恐怖主義大開門的現代吳三桂。他們滿口公民,卻蔑視人民。左翼又名左膠,他們不止是左膠,經此一役,完全墮落,成為「左奸」。

英國公投之後,什麼是左、什麼是右,何謂進步,何謂保守,是不是要重新「論述」?如果需要,今後十年又要多開幾場社會學、政治學、文化研究的學術會議?發明幾多個新名詞,如「後英國退歐新結構主義」( Post-Brexit Neo-Structuralism ) ?

這一切煙幕都不重要,只要你用常識和邏輯,識破這幫人欺世盜名自私偽善的真面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