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俊傑:不死軍團 —— 自然而然的平權

A+A-
電影「不死軍團」由 Charlize Theron 主演;圖為劇照。

人人都說,Charlize Theron 是性別平權的典範。年輕時,以美貌聞名,最記得「偷心之約(Sweet November)」,不是記得套戲,是記得張海報,美絕。那年,她 26 歲。

兩年後,她完成「美麗女狼(Monster)」,做醜角、做奸角、做影后,身價百倍,不用再做男主角如 Keanu Reeves 的配襯,有能力獨當一面。然後,拍了動作片「倩影刺客(Aeon Flux)」,孭重飛,電影爛極。似甚麼?咪就係似好多奧斯卡影帝例如 Jamie Foxx、又例如 Adrien Brody 的事業軌跡囉。

之後,有好幾年,事業似跌入低潮,不能回頭重演可愛甜心,又未有叫座力獨當一面。慢慢,竟然變成奸角代言人,拍「普羅米修斯(Prometheus)」,拍「白雪公主之魔幻復仇記(Snow White and the Huntsman)」,沒錯是大片,但焦點在其他人身上。很多人,不論男女,可能從此無法翻身,但又給她奸到搶盡鋒頭,逐漸重返高峰。在哪裡跌低,在哪裡起身嘛。近幾年,Charlize Theron 演得最多的,其實是曾經令她狠狠跌倒的動作片,如「末日先鋒:戰甲飛車(Mad Max: Fury Road)」、「原子殺姬(Atomic Blonde)」,最新還有放在網上串流平台的「不死軍團(The Old Guard)」。

先不說電影質素,單看 Charlize Theron 的身型和身手,似乎比「原子殺姫」更進一步。尤其她的一頭半遮面髮型,配上黑色緊身衣,甚有王小龍味道,比甄子丹的版本更神似。不經不覺,年過 40 了,老拍檔 Keanu Reeves 做到的,她一樣做到。平權不需要拍一齣「爆炸性醜聞(Bombshell)」出來煞有介事。像「不死軍團」,飾演不死人中最早出生的一個,於是做了領袖、做了主角,是很順理成章,也不用刻意強調為何是女人不是男人,為何是同性戀不是異性戀,為何新加入成員是個黑人不是白人。當所有設定,也不用刻意計算來達成大眾對公平的期望,才是真正的平權。

「不死軍團」中的平權意識安排得順理成章,並不牽強;圖為劇照。

在「不死軍團」,我最喜歡的一幕,是一對同為不死人的同性伴侶被生擒,給士兵們嘲笑:「咩呀,佢係你男朋友呀?」兩位幾百歲的長者,對住得幾十歲的小朋友,沒有動氣,只是輕鬆地說一聲你們真幼稚,然後用詩歌一樣的美麗文字,解釋二人關係遠超甚麼男女朋友的身份,甚至遠超愛情,然後若無其事地激吻。有 Charlize Theron 做監製,可以想像電影必定政治正確,慶幸「不死軍團」沒有拿來大造文章,成功讓所有安排看上去也自自然然。這很重要,因為當見到 Charlize Theron 領導群雄,然後接捧者是黑人演員 KiKi Layne,有心宣示自己樣樣事有幾平等的話,就會立即變得說教。這幾年,還少嗎?

跟 Netflix 幾個月前的動作片「驚天營救(Extraction)」相比,不能否認,動作設計是稍有不及,但劇情佈局則有趣得多。男女本就應該各擅勝場而不是強求互相取代。一班不死人自恃不死,不斷做好事,以為可以改善世界狀況,原來是沒有用的(是在嘲笑左膠嗎?),反而讓自己變成藥廠獵物,身陷險境。特別在所謂不死人,原來並非完全不死,只不過新陳代謝可能較慢,使壽命大幅度延長,但大限一到,還是會流血不止、還是會斷氣。一眾不死人角色,其實有點似「變種特攻(X-Men)」,有大量可供描述的空間,例如如何面對生離死別、如何面對寂寞、如何面對內疚、如何面對時代愈變愈壞。可惜,現在卻平面地以一臉疲態交代了事,Charlize Theron 再好演技也無用武之地。而且,它的結局,還是不能避免正能量,做了好事,未必即時看得到收成,但隔兩代隔三代,總會為人間帶來美好改變。左膠們,不用介意被批評,繼續大愛吧,一百年後二百年後,世人總會歌頌你們的偉大。你是不死人的話,看得見的。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方俊傑 特事特辦

方俊傑,利物浦球迷,前「壹週刊」生活組編輯。主打電影介紹、人物專訪、體育專欄、電視表。著有小說「失戀二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