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算法

|共16篇|

建立「蛋白質組數據庫」有何作用?

DeepMind 日前發佈數據庫,當中幾乎包含所有人體中蛋白質的三維結構。這些蛋白質結構數據,是由去年展示的蛋白質折疊系統 AlphaFold 計算得出。數據庫免費開放,對許多領域的科學家來說是極大的突破和便利,很可能構成生物學和醫學新發展的基礎。

比起人,人類更相信演算法

由推薦歌曲、電影,到網頁橫幅廣告,演算法不知不覺間收集大眾的習慣及喜好,並替人類作出決定,但其用途愈見廣泛,人們又不由得擔心日常生活會就此被干預及控制。不過,美國喬治亞大學(UGA)數據學家近日發表的研究顯示,比起同伴,人們其實更願意相信電腦程式,工作變得過於艱鉅時尤甚。

愈扶愈貧的方法:AI 演算法

踏入數碼年代,網絡經濟看來是大勢所趨,近年各地政府極力推廣電子支付,市民的生活也與互聯網關係日深。可是,網絡經濟其實暗藏很多陷阱,「麻省理工科技評論」的專題報道就警告,一些 AI 演算法正在製造貧窮,影響低收入家庭獲得貸款和政府補助的機會。

AI 發展,或到瓶頸?

今天,要在無人駕駛、製藥、追蹤武肺患者等領域取得突破發展,似乎都得應用 AI 技術。Google 行政總裁 Sundar Pichai 今年初便形容,AI 發展帶來的影響「比火或電力更深遠」。但「經濟學人」的「科技季刊」近日提出,現時的 AI 技術,或已遇上極限,並質疑 AI 是否真能將世界改變成支持者所預想的模樣?

演算法能代我們選候選人嗎?

網絡大大改變人們的生活,買東西不需出門,付錢不需用現金,就連旅遊配套也有度身訂做的方案。但唯獨選舉,全球仍維持著最初的樣子。在香港區議會選舉當日,天一亮人們便落街排隊投票。從身份證對照、投票,到點算,整個過程用最原始的人手方式進行。隨著人工智能和演算法愈趨成熟,是否能夠代我們選擇理想人選?

有人臉辨識,也有反人臉辨識?

在公共和商用層面,人臉辨識技術磨刀霍霍,在明在暗準備大規模應用。小如手機的人臉解鎖,大如中國使用針對維吾爾族的人臉辨識系統,掌握他們的行蹤。美國兩座城市率先提出,禁止警察等公共機構使用人臉辨識技術。但來自政府層面的限制畢竟少數,假若不想被識別,一小部分反抗者和學者正在尋找直接顛覆技術基礎的方法。

AI 攻陷撲克的 9 個問題

人類不斷開發人工智能(AI),讓它們在遊戲中與人類博奕,從國際象棋的「深藍」到圍棋的 AlphaGo,每一次 AI 擊敗人類都會引起害怕它們將超越人類的憂思。最新被 AI 攻陷的戰場是德州撲克,分別有兩支開發團隊在連續對賽中賭贏人類撲克高手。他們努力不懈要 AI 擊倒人類撲克玩家,到底 AI 攻陷撲克意義何在?「自然」期刊日前便就此作了精簡的分析:

大數據能尋找動人故事?

「達文西的密碼」、「安妮日記」、「哈利波特」……不少人為它們徹夜刨書如痴如醉。但你可知道,它們在出版前受過百般冷待,被反覆斷言「勾不起讀者興趣」、「沒有閱讀價值」。判斷一本作品能否成為大熱是一門高深莫測的學問,即使是最有經驗的編輯眼下也難保沒有滄海遺珠。如今,要撥開禾稈,找到真.珍珠,大數據似乎幫得上忙?

未來報告:一早知你係兵係賊?

美國各州警方逐步引入數據挖掘(Data Mining)及演算法(Algorithm),預測何時何地最有可能發生罪案,當然系統最關注的是「誰」最有機會犯案了。不論在大型群眾活動或防止罪案,其實各地警方早有採用模擬推論,而且也有該區「心水」目標人物,不過用到大型數據系統結合模擬推算,自然又再掀起關注。但說穿了,爭論與系統無關,只是警察誠信能否服眾的問題吧?現在香港警方說要全天候保護朱凱迪,香港人會信這是保護還是監視呢?

Qwant:保你私隱的搜尋器

科技與私隱此消彼長,似乎已成常態。Google、Facebook 等網絡巨頭被指囤積個人資料,未經同意打包轉售商業機構,面對不少侵犯私隱的指控,科技界亦不甘示弱,Google 就曾明言:「Gmail 用戶不應期望有私隱。」一片呼聲之中,法國搜尋器 Qwant 誕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