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17篇|

人造甜味劑真的更健康?

軟性飲品生產商過去標榜無糖或低糖的汽水,似乎是嗜甜卻又怕肥一族的替代選擇。50 多年前,由於沒明顯副作用,人造甜味劑(artificial sweeteners)獲商家大力推薦。但隨著人們對食品添加的化學物有所懷疑,人們對零卡路里的人造甜味劑究竟能否有助減肥、會否引起其他健康問題一直爭持不下。近日,發表於「英國醫學期刊」的報告便指出,沒有證據證實糖替代品的健康益處,且不能排除潛在的危害。

墨西哥餐廳營商之道:可樂暢銷,我偏要禁

墨西哥是全球消耗最多可口可樂的國家之一,每人平均一年飲下 180 公升之多。市民喝可樂如飲水,開食肆的自然就會大量入貨,確保供應源源不絕。但在瓦哈卡州首府瓦哈卡市,知名餐廳 Los Danzantes 偏在本月初對可口可樂頒佈禁令,表示從此不會再有這款汽水可供點選。

新研究啟示:為何太多果糖會傷肝?

果糖與肝病和 2 型糖尿病的關係,多年來一直還在爭論。有人認為這種影響是間接的。他們認為,因為甜味會抑制飽腹感,食用富含果糖的食物容易讓人暴飲暴食,因而導致糖尿病或肝病;有人則懷疑原因是果糖被代謝的方式導致這些疾病。然而,這兩種假設卻難以找到充分的證據。但最近普林斯頓大學化學系教授 Joshua Rabinowitz 團隊的新發現,或為「代謝假說」帶來多一點啟示。

糖果屋:宮廷式玩食物

在著名西洋童話故事「糖果屋(Hansel and Gretel)」的情節中,女巫在森林中建糖果屋,引誘兒童入屋,將兒童捉住再煮來吃。糖果屋在現代人眼中看似夢幻,但在歐洲中世紀時,曾有人以巨型糖磚砌成屋、城堡,或者是動物神獸雕像。

癌細胞也愛糖?

癌與糖之間在長久以來關係都「似有還無」,曾有說法是糖可以供給癌細胞營養,斷糖可以餓死癌細胞,但後來科學家指出這是不可行的。然而,經過 9 年的研究,比利時分子生物學家終發現糖確能刺激腫瘤生長:原來糖不是「餵飽」癌細胞,而是影響它的代謝作用(Metabolic effect)。

麥皮:有糖沒糖的戰爭

普立茲新聞獎得主、「紐約時報」記者米高摩斯(Michael Moss)於「糖、脂肪、鹽:食品工業誘人上癮的三詭計」一書中,痛陳食品大廠明知產品為食用者帶來健康問題,仍然無視害處,繼續以行銷策略賺盡利益。除了數盡零食的壞處,摩斯也談及「麥皮」——這種看似健康,實際未必有益的食品。原來,麥皮由最初構思到普及成大眾早餐的過程間,是與油脂的戰爭,也是與糖的糾纏。

怎樣減糖才是治本之道?

吃得糖多身子壞,恐怕沒誰不認同。但如何讓廠商少賣高糖商品,在美國始終爭拗不斷。出動糖稅威逼,抑或循循善誘?智庫哈特森研究所高級研究員、「Stuffed: An Insider’s Look at Who’s (Really) Making America Fat.」作者 Hank Cardello 近日在「福布斯」撰文,道出美國飲食業界在這場反糖戰,如何浪費資源,並探討哪些手法才能真正推動業界銷售更健康產品。

糖稅真的可減腰圍?

美國人腰圍漸粗,當局絞盡腦汁,想讓人少吃些糖,免得全民皆胖。前年,加州柏克萊市就創全國先河,向高糖飲料徵重稅,盼抬高價錢趕走顧客。實行至今,現時初見曙光。近日一項研究顯示,該市徵糖稅後,汽水銷量下跌近一成,或作替代之用的瓶裝水,則比以往賣得要多。但糖稅這種辣招,又是否處處可行?

高能量飲食有害大腦

對於大眾,糖份和脂肪與肥胖同義,被認為是心臟疾病、肝病、糖尿病的元兇,雖然相關研究不無爭議,但高熱量飲食(多糖高脂肪量)不利身體健康,已有公論;近年亦有不少實驗指出,除了促成身材走樣,原來糖與脂肪亦會影響大腦表現,甚或會削弱記憶力和認知能力。

多少糖足以危害健康?

屢獲科學新聞報道獎項的科學記者 Julia Belluz 多次在 Vox 媒體撰文解釋不能盡信新醫學研究,所有的研究都涉及某程度偏見和缺憾,在同一項問題上,往往要基於大量的研究才能得出真相,那麼到目前為至,攝取多少糖才足以危害健康?

新埃及記:藏「糖」有罪

比小說更荒謬的,除了南韓政局和美國大選,還有埃及糖荒。埃及人每年耗糖達 300 萬噸,但最近數周全國缺糖,令糖價飆升,甚至有錢難買,令民怨沸騰。政府將糖荒歸咎於平民、商戶及政敵囤貨居奇,大舉搜查工廠倉庫,充公數千噸糖,甚至連平民帶糖上街,也被拘捕起訴。難道光是藏「毒」都有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