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眼:「Innocence 冤罪律師」—— 職責、正義和真相,只能三擇其一

A+A-
「Innocence 冤罪律師」劇照。

日劇之中,律政題材歷年都不乏「檢察官 VS 律師(弁護士)」的交鋒戲碼。因為長久以來,日本司法制度都為人詬病於靠攏官僚主義,由檢察官提出的刑事指控,幾乎不會被法庭駁回,即所謂的 99.9% 刑事判罪率 —— 無數故事便來自這 0.1% 的冤案。律師如何打贏這些不可能的案件,而檢察官會否為了維護執法機關的威信,執意「鋤死」疑犯,甚至延伸出其他派生類型,例如去年大受好評的「Unnatural 法醫女王」,圍繞這些冤案的推理劇場,及社會倫理作品,幾乎年年都有代表作。最近則要數到坂口健太郎主演的「Innocence 冤罪律師」(イノセンス冤罪弁護士)。

「Innocence 冤罪律師」話題性不如去年石原里美主演的「Unnatural 法醫女王」,亦相信不會像木村拓哉的「律政英雄」成為時代經典(而去年木村又再拍「檢察狂人」)。新作由坂口健太郎飾演行為怪誕,有點自閉和神經質的年輕律師黑川,專門負責最難打贏的刑事訴訟。劇情走向固定,輕推理結合科學知識,99.9% 表面證據對辯護人極度不利,但在黑川的追查之下,加上大學教授好友秋保(藤木直人飾演),以各種物理和化學現象的解釋,一再挑戰檢察官的絕對指控。

故事吸引之處,不在劇情,反而是借助黑川和檢察官父親的價值觀衝突,以及連串冤案,表達了傳統律政題材作品之中,甚少觸碰(或被編劇迴避)的道德掙扎。檢察官問黑川,知不知道自己為何而戰?

黑川說:「不是為了辯護人,也不是為了正義,而是為了真相。」

「Innocence 冤罪律師」劇照。

猶記得「律政英雄」的木村拓哉,不惜一切捨命查證真相,貫徹信念,展現了檢察官的最高道德。然而,這是因為他肩負著執法者的正義之名,並且作為控方代表,不能草率將疑犯定罪。職責、正義和真相,都站在同一陣線。

正義的反面,不一定只是金錢、尊嚴這些東西 —— 正義、真相和職責,對於站在辯護方的黑川而言,有時是對立的。在「Innocence 冤罪律師」的單元故事中,當然有含冤入獄的犯人等待黑川為他翻案,還其清白;亦有富商被殺,妻子成為最大嫌疑犯,妻子聲稱是冤案,但在黑川的追查之下,最終發現是一場深謀遠慮的復仇大計。當年富商無情害死了妻子一家,今日正是報應之日。辯護人值得同情,但她確實欺騙了石川,她的代表律師。

又有態度惡劣的富二代,聲稱自己沒有殺人,但過去一直為非作歹、姦淫擄掠,本就活該落得如此下場。檢察官還對黑川提出一番正義的魔鬼試探:「這是一個難得的機會,讓他入罪。」信念矛盾漸生,但黑川並不願意放棄真相。疑犯人格差劣、該死,並不代表不是冤案,為了真相,就要放下善惡,為惡徒而戰,背負助紂為虐的良心譴責。

「你不是一個有良心的律師嗎?」「為我脫罪不是你的工作嗎?」面對這種質問,良心只有一個,職責、正義和真相,只能三擇其一。

稱職的好律師,會盡力為客人(辯護人)脫罪。為正義而戰的律師,有時是實現社會抱負,更多時候是實現自己的情操。然而,如黑川自嘲,為真相而戰的律師,必然是最失敗的,因為往往連你自己都會被真相打倒。

黑川的好友秋保,便總是用一副觀察稀世實驗品的眼神看著他,一個空虛的守護者,一個不斷打贏官司,但每次都垂頭喪氣,讓自己承受失敗的怪人。或者,只有痛楚,能阻止一個人慢慢變得麻木。迷失不會毁掉一個人,毫無知覺前行,習以為常地相信自己,才會墮落。

「Innocence 冤罪律師」的主題曲,由樂隊 King Gnu 創作;圖為宣傳照。

題外話,在 2018 年,隨著「Unnatural 法醫女王」熱播,讓不少人因為主題曲「Lemon」而認識了年輕的音樂奇才米津玄師。那麼,在 2019 年,你最需要記住的名字,將會是成軍一年多已震驚日本,桀驁不馴的 90 後鬼才樂隊,負責此劇主題曲「白日」的 King Gnu。

有人說,負責主唱的井口理,柔韌而具有爆發力的聲音,頗有椎名林檎的質感。當然,還要再加上樂隊的創作靈魂常田大希,才是 King Gnu 的整體。據說,不善交際的米津玄師,居然跟放蕩好酒的常田大希私底下交情不錯。那麼,來自東京藝術大學的超新星,又會否成為下一隊東京事變?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紅眼 日劇情史

專欄作家、文藝雜誌主編。旅居台北多年,曾獲香港中文文學創作獎冠軍、青年文學獎等。已出版長篇小說包括「廢氣團」、「沼氣團」、「小霸王」、「赤神傳」及短篇集「紙烏鴉」、「獅人鳳」。

http://www.facebook.com/a38redey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