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密貨幣

|共20篇|

加密貨幣:解決問題或是問題本身?

最近加密貨幣市場慘淡,比特幣由去年最高價位跌超過一半,數小時內市場損失數十億美元;穩定幣似乎不太穩定;一個主要交易平台警告用戶其加密貨幣資產未必安全。以往被視為通脹對沖工具或電子黃金的加密貨幣,在不穩的經濟環境下,投資價值和用途開始受質疑。

原住民專用的加密貨幣:MazaCoin

2009 年比特幣面世後,去中心化的加密貨幣為環球經濟帶來翻天覆地的改變。到今天,加密貨幣已經成為非常普及的投資工具,但比特幣當初之所以誕生,其實還有推動社會變革的意味,奪去主權國家自由控制貨幣發行的權力。學術平台「麻省理工科技評論」就介紹一款名叫 MazaCoin 的加密貨幣,目的是捍衛美國原住民權益。

比特幣環境學:挖礦活動如何摧毀美國小鎮

2021 年,比特幣累計升幅接近 60%,表現遠遠跑贏股市,令加密貨幣成為投資者的寵兒。雖然踏入 2022 年,比特幣價格回落不少,但仍有人看好其經濟潛力。不過,比特幣不是憑空出現,背後其實要經過繁複的「挖礦」過程,「麻省理工科學評論」就報道,挖礦活動造成的巨大環境影響,如何沉重打擊一個美國小鎮。

鴻若遠:從 NFT 造假疑雲 一窺 NFT 市場日趨盂蘭盛會化

這些項目愈出愈多,感覺上好像每個地區街口,都有新 NFT 在發行,活像盂蘭節的神功戲一樣燈火鼎盛。神功戲還好,反正是做給遊魂野鬼看的,若因湊熱鬧而隨便投入 NFT 的話,恐怕就像坐在神功戲戲棚內,以為全院滿座,冷風從背後吹來,回頭才發現,就只坐著你一個活人。

加密貨幣有助碳信用市場發展?還是加密金融把戲?

在講求 ESG 的年代,愈來愈多企業披露自身的碳足跡,除了著手改善自己的業務,企業間亦愈來愈流行以碳抵銷方法來「減碳」。企業通過購買他人所減少或消除的碳排放額,來抵銷自身的碳排放量,稱之為碳抵銷或碳補償。這些抵銷額又稱為「碳信用額」,一般以一公噸二氧化碳為單位,額度來自一些減少碳排放或除碳項目,諸如植樹、可再生能源發電場或碳捕存項目。

柬埔寨央行如何活用區塊鏈技術?

在虛擬貨幣時代,愈來愈多國家嘗試善用區塊鏈,柬埔寨是其中之一。該國前年 10 月推出建基於區塊鏈的電子支付平台 Bakong,適逢疫情帶動非接觸支付,使系統得以普及,至今交易觸及全國近半人口,還減少對美元交易的依賴,系統昨日在日本獲獎。

新一代流行病:炒幣成癮

根據虛擬貨幣交易網站 Crypto.com 在 7 月的估計,全球多達 2.21 億人參與其中。很多人期望能令身家翻倍,擺脫債仔、社畜、樓奴等命運。但這種新型投資工具,升得快時跌得也快。專家們發現,類似沉迷賭博的「炒幣成癮」現象開始形成,甚至視之為「當代流行病」。然而,相對於那些一夜置富的成功個案,高風險投機對精神健康造成的影響,明顯遭受忽視。

【COP26】區塊鏈是應對氣候變化的秘密武器?

比特幣因挖礦耗電而遭到撻伐,甚因高耗能而被踢出中國,以防威脅減碳目標。然而,加密貨幣底層技術區塊鏈(blockchain),卻被視為抗衡氣候變化的關鍵工具,或能在碳市場、能源轉型上大派用場。

中國禁止加密貨幣受益者:老撾

今年 5 月,中國先收緊對加密貨幣交易及挖礦行為的限制,到上月底監管機構正式表示,所有加密貨幣相關交易均屬於非法金融活動,並禁止挖礦。基於廉價電力成為比特幣礦場的內蒙古、新疆、四川、雲南等省份,挖礦事業或許要告終。不過,就在上月 9 日,老撾總理辦公室允許比特幣、以太幣等使用區塊鏈技術的貨幣在該國開採及交易。「亞洲時報在線」報道形容,老撾將成為中國禁止加密貨幣的一大受益者。

NFT 熱潮焫著地球,加密藝術如何走低碳路?

你願意支付多少錢在一塊石頭上?有人出手就十分闊綽,以天價 400 枚以太幣買入一張虛擬的石頭 Jpeg 圖檔,創下非同質化代幣(NFT)藝術品系列 EtherRock 的最高價格紀錄。這塊不可捉摸的石頭貴得令人咋舌,同時也讓地球沸騰起來。有研究指,每件 NFT 藝術品平均帶來逾 200 公斤碳排放,已引發環保爭議。

NFT 熱潮,藝術市場出現鬥快標記遊戲?

在 Copy and Paste 的網絡世界,人們能輕易獲取一幅網上發佈的數碼作品或照片,複製或下載,便可以生成無數一式一樣的畫像。通過區塊鏈技術,則能賦予 NFT(Non Fungible Tokens,不可代替代幣)加密數碼藝術作品獨一無二的標記,確保其稀缺的特質。不過迎接 NFT 熱潮的同時,藝術家們也許要開始擔心有沒有人會搶先取用自己的心血,轉化為 NFT 作品牟利。

拉撒路集團:替北韓盜取加密貨幣的黑客部隊

北韓可算是東亞最封閉的國度,1948 年立國以來,金氏家族一直壟斷軍政大權。該國長期面對國際社會的外交孤立和經濟制裁,除了依賴唯一盟友中國的支援,還要透過一連串非法活動,例如販毒和偽鈔,來為政權續命。近年,北韓就把犯罪行為網絡化,透過黑客部隊「拉撒路集團」,盜取加密貨幣。

Live Norish:一場看不見但深受其害的戰爭

北歐中比較少人提及的小國冰島近年迎來一股「淘金熱」。人口只有 34 萬,曾因金融危機而破產的冰島近年以低廉又環保的水力發電,令冰島的數據中心所需的電費比全球其他數據中心便宜了近 30% 到 50%,因而吸引了耗電量大的加密貨幣礦場遷到冰島開業。現時冰島的加密貨幣礦場用電量已經超過冰島全國居民用電量的總和。近年加密貨幣令全球不少人趨之若鶩,很多人不惜千金購買「挖礦」設備。在南韓愈來愈多「阿豬媽」與 Oppa 加入炒幣及掘礦行列,全民皆「挖」,蔚然成風。去年,南韓 Bitcoin 的交易量更佔全球 20%,因為太多民眾購買,政府想推動的加密貨幣監管法案,因民間反對聲音太大而被撤回。

沒有炒賣功能的加密貨幣,原來大有用途?

加密貨幣炒得火熱,風高浪急,政府亦看在眼裡,皆因怕其失控,成為避稅利器,蠶食稅收。早於去年 8 月,歐盟成員國愛沙尼亞已積極研究推出國家版本的加密貨幣,並考慮透過 ICO 形式發行,歐洲央行主席德拉吉聞訊稱「不可以」,畢竟會為國家層面的貨幣政策添煩添亂。但愛沙尼亞其中一個政府機構早前再透露新版本的計劃,並指新建議不會引起歐洲央行的憂慮。

封殺比特幣最大原因:避稅

還記得早一個月,許多傳媒每天都在報道比特幣如何瘋漲嗎?現在比特幣相比高位時回落近 4 成,但對比往年年初的價格,還是漲幅驚人。除了比特幣,各式各樣的虛擬貨幣亦大行其道,甚至只要有公司沾上加密貨幣或區塊鏈光環,股價也隨即做好。但號稱去中心的加密貨幣,本年起卻無可避免要面對政府收緊管制。例如日前韓國政府宣佈將於 1 月 30 日起,禁止虛擬貨幣匿名交易。中國在去年 9 月已叫停首次代幣發行(ICO),今年起更開始關閉國內的比特幣礦場,促使他們搬到其他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