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法

|共6篇|

暴動過後,明尼阿波利斯的警察如何調整?

今年 5 月,明尼阿波利斯黑人男子 George Floyd 因被白人警察跪頸超過 8 分鐘而死,事件觸發 20 多年來,美國最大型的暴動。超過 200 個城市要實施宵禁。美國警方的暴力執法惹來爭議,中方似如獲至寶,指摘美方雙重標準,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就在 Twitter 寫道:「我不能呼吸。」作為一個民主國家,示威過後,明尼阿波利斯警隊又有否作出調整?

警察會否成為抗疫政策漏洞?

武漢肺炎威脅之下,很多國家都臨時授予警察更大的權力。一些國家以暴力手段驅趕貧民和小販以執行封城令;警察駐守公共場所和交通設施;政府的監控行為也變本加厲。此舉除了引發人權和私隱問題的爭議,更有醫學專家表示,警察的大規模巡邏搜查,可能成為抗疫政策的漏洞。

抓黑人是門好生意:公安如何加深種族歧視

美國非裔男子 George Floyd 因警員暴力執法致死,事件掀起美國全國各地暴動,也讓各地人民更關注警暴和種族歧視問題。很多中國網民如獲至寶,然而中國人對非洲人的歧視問題同樣根深柢固,非但自 60 年代起民間衝突不斷,公安亦參與建構黑人的「三非」形象,暴力執法更令多名廣州黑人喪生。

「私人警察」將會是社會的未來?

香港的反送中運動中,屋苑和商場保安多次扮演重要作用,阻止警察肆意進入私人地方,最為人談論的莫過於 107 馬鞍山示威,商場保安以身阻擋警方不果,事後反被拘捕。犯罪學近年有不少關於私人警察的討論,保安可算是其中一種。紐約石溪大學歷史學系老牌教授 Wilbur R. Miller,去年年底出版新書,以歷史角度闡述私人警察的概念,以及他們在現代社會可能扮演的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