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選擇性執法,隨意創造和解釋法律,是典型的 Lawful Evil

A+A-
在遊戲「龍與地下城」中,生物的道德看法和價值觀劃分為不同陣營,其中「守序」也分為守序善良及守序邪惡等取態;圖為遊戲畫面。

在「龍與地下城(Dungeons & Dragons)」這遊戲,守序(Lawful)很常被玩者字面單純解讀為「守法」,但如果角色只是不分青紅皂白地守法,善良的人又因為不敢犯法而不做正確的事,那麼守序善良和守序邪惡的分別又在哪裡?倒轉來說,如果因為善良就不守法,那守法善良又何異於邪惡?

其實不分青紅皂白地守法這種解讀,應該只屬於 Lawful Neutral,也就是說沒有善惡地純守序。那種只管一件事是否犯法,不分對錯,不分善惡,「犯法就是犯法」並希望對所有人都一致的人,就是如此。而守序善惡,與守序邪惡,都是從這點改變出來的。

守序善良把「善良」放在法律之上,既要法律,又要守序,兩者有衝突時怎樣辦?不知道你小時候有沒有讀過香港的社會課本,上面有寫著香港的法律源自英國法律,他的基礎精神是「寧縱毋枉」,哪怕是放過一百個壞人,都不能令一個無辜或善良的人被判有罪。

守序善良的人,平時不會做犯法的事情,但如果善良與守序兩者有衝突,即違法才能達義時,他就會去違法;圖為遊戲畫面。

「無私的善良行為不能受到懲罰」是一切的基礎,守序善良的人,平時不會做犯法的事情,但如果善良與守序兩者有衝突,即違法才能達義時,他就會去違法。為了人群所認同的公義,他會去搶劫,盜竊,說謊,綁架和殺人。當然,可以的話他會先採取不違法的手段,但守法這個原則不會制止他做應該做的義行。

至於「守序邪惡」是怎樣呢?中文翻譯守序其實有點誤導,因為守序邪惡的人其實並不會守法,他和其他邪惡陣營一樣,守法只是因為害怕後果與懲罰,一旦沒有任何後果,他是不會自動去守的。

他的所謂相信法律是指「要求別人守法」,選擇性的以法律或守法為理由與手段,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法律在對自己有利時就存在,不然就不存在。他會隨意的改變法律,以自己的方法解釋法律,甚至無中生有一些法律來服務自己。自己的利益和想法才是優先,法律只是工具而已,所以也不是有法必依,而是非常彈性自由。

隨意釋法,選擇性執法,濫捕濫告,然後再強調自己是依法辦事,可是自己人犯法時卻視而不見的,就是守序邪惡常見的表現方式。

實際上不論善惡,法律皆不是最高的價值。

以上圖片取自 mobygames.com。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鄭立 今晚Board野夜唔夜呀

鄭立,Cheng Lap,香港人。從不被寄望的職校生到取得香港中文大學比較史學碩士,曾任教職,後轉行創辦公司並開發電腦遊戲「民國無雙」。長於議題思辨、邏輯推演,評析經濟與政治局勢。現於香港「明報」,台灣 udn 「鳴人堂」專欄,以及 PTT 論壇發表文章。著有「有沒有 XXX 的八卦」及「希特拉救港攻略」。Facebook Page:Cheng Lap。

https://www.facebook.com/leglory19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