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政

|共9篇|

甚麼人會反抗暴政?

許多親政府的「藍絲」或中國人,相信示威者必然是收了錢,才會出來「搞事」。他們不明白,如果沒有好處,為何人會出來示威,與政府對著幹。也有些人,或本身同情和理解示威者,但沒有勇氣與統治者對抗,結果還會默默承受社會的不公義。電影中的鐵甲奇俠、神奇博士、蜘蛛俠,甘願犧牲生命,對抗邪惡敵人,他們被稱作「超級英雄」,但甚麼時候才會有「英雄」挺身而出?

巴拉圭 38 年獨裁政權的哀歌:屍骨會有重光一天嗎?

在香港,駭人傳聞滿天飛,一宗又一宗離奇「自殺」命案接連發生,標誌這個城市已進入全面威權時代。在太平洋彼岸,南美洲的巴拉圭,1954 年至 1989 年在獨裁者斯特羅斯納的鐵腕統治下,經歷了長達 35 年的恐怖時代,無數國民被殺、失蹤和遭受嚴重性暴力。今年 9 月,人們在斯特羅斯納的故居發現了部分遇害人的屍骨。

理察三世:莎士比亞論暴政

「自 1950 年代早期起,從莎士比亞創作生涯的開始一直到終結,他不遺餘力反覆探索一個讓人深深困惑的問題:怎麼可能會有一整個國家落入一個暴君手中的情形出現?」開宗明義發此斷論,「暴君:莎士比亞論政治」一書的說服力並非源自新歷史主義的理論,亦無涉作者文評家葛林布萊的莎士比亞研究權威,而是對莎劇暴君的生動描述,梳理出其特質及上位條件 —— 譬如「理察三世」。

以武抗暴,合理何在?

無可否認,部分示威者對抗警察鎮壓期間,反應較過去更為強烈,但英國薩塞克斯大學心理學院博士生 Patricio Saavedra Morales 月初發表的文章指出,即使非示威活動參與者,眼見當局愈加阻止示威、打壓民意,亦會轉而支持示威者採用武力手段對抗。由此帶出一個問題:暴力的政治抗議行動是否合理?在社會政治運動中,暴力只有一個本質嗎?

鄭立:強殖裝甲 —— 外星人進得去 獸化兵出得來 地球發大財

一般特攝片統治地球的計劃之所以失敗,是因為他們的黨是由蠢蛋指揮的。但在「強殖裝甲」的地下黨,他們的腦袋正常理性很多,知道要控制社會,靠的不是派怪人去攻擊警察與英軍,在大街放土製菠蘿或縱火燒死電台主播,而是利用自己強力的經驗、忠誠、全球組織、資源,去滲透政府建制、紀律部隊和大企業。控制社會的重要權力,奪取政權。

「少年來了」: 光州事件不只逆權司機

去年上映的電影「逆權司機」恍如平地一聲雷,引起外國人對近 40 年前光州事件的關注,層層剝開光州十日之殤中,血淋淋的真相 —— 當年前仆後繼湧向槍炮口的血肉之軀;的士車隊駛進錦南路橫亙於軍民對峙戰線之間的英姿;深入虎穴的德國記者和其鏡頭下的真相。關於光州事件,一切都顯得那麼壯烈,然而鎂光燈沒有照到的,還有在運動中懵懂死去與半死不活、卑微的小人物。出身光州的作家韓江,整合史料與倖存者訪談,寫出小說「少年來了」,代替那些迎向軍隊同時被國家背棄的少年們,展示國旗包覆下、被深深割開的傷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