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利示威的五大訴求

A+A-
「智利人覺醒:獨裁猶在,名字叫新自由主義。」 圖片來源:路透社

自 2019 年 10 月中起,智利幾乎每日爆發示威,即使總統道歉、撤回地鐵加價、調升最低工資與養老金以及承諾改革憲法,抗爭浪潮至今未息。2020 年智利運動會激化抑或平復,視乎「五大訴求」—— 重整經濟方針、合理修改憲法、貫徹民主原則、徹查軍警暴力、司法制裁總統 —— 能否實現。

重整經濟方針

不少評論指出,智利人的憤怒源自 30 年來新自由主義政策造成的經濟不均。事實上,由皮諾切特(Augusto Pinochet)獨裁時期開始,智利經已釐訂市場至上的治國方針,將教育、醫療、住宿、退休金等公共服務私有化。數十年來智利經濟表面風光,其實增長集中於富裕層,階級分化一直擴大,基層乃至中產的基本需求不得滿足,收入長年無法追及飆升物價,是次運動就由地鐵漲價 3% 引爆。面對示威不斷,右翼政府撤回加價、引入扶貧措施、調高退休金額,然而讓步遠不足夠,譬如工會及示威者要求最低工資由現時 396 美元(約 3,000 港元)加至 657 美元(50 萬披索,約 5,100 港元),政府只調升 60 美元敷衍。不止示威方,連智利兩院議長亦倡議整體結構改革,扭轉新自由主義經濟方針,而非小修小補了事。

合理修改憲法

智利政府雖為民選,然而受獨裁時期遺留的憲法所限,民主程度甚低,譬如改革方案需要議會兩院大比數以及重重關卡方獲通過,明顯偏袒親軍方右翼建制,換人不換路線之下,皮諾切特的新自由主義政策一直沿襲至今。智利迭戈波塔利斯大學(Diego Portales University)政治學教授 Rodrigo Espinoza Troncoso 直指,智利未能通過任何民主測試,在現行憲法下,智利將永無改善之日。抗爭一方修憲呼聲甚高:根據 2019 年 12 月共 200 萬人參與的意向投票,其中超過 9 成支持修憲。總統皮涅拉(Sebastian Pinera)已同意修憲,並於 4 月份舉行公投表決,相信憲法議題將成政府改革誠意的試金石。

1 月 3 日,智利聖地牙哥示威現場。自去年 10 月運動開始,智利示威幾乎無日無之。 圖片來源:路透社

貫徹民主原則

政府雖然承諾重寫憲法,表面上回應訴求,然而智利律師 Hugo Gutiérrez 指出,新憲法由現屆政治精英撰寫,過程缺乏公眾參與,而示威團體諸如社群聯盟(Unidad Social)和工會合團(Bloque Sindical)早已整合數以千計地區會議的商討結論,卻一概不獲諮詢;加上方案需要議會大比數通過,意味建制精英依然把持新憲法的制訂,既得利益板塊未必容許大變;至於廣為詬病的總統傾權制度和民族歧視政策,更是不在改革之列。民眾只能在公投表態,假如結果否決新憲法,智利將沿用現有憲法,等於原地踏步。Gutiérrez 認為,處理經濟弊端之外,智利更需要一場「政治革命」以解決「民主赤字」。

徹查軍警暴力

由示威伊始,皮涅拉政府動員大批軍、警血腥鎮壓,至今造成最少 26 死、3,400 多人受傷,其中近 1 成一目致盲,另有數以百計警方針對示威者的酷刑及性暴力案件,截至 12 月中,智利國家人權研究所(National Human Rights Institute)已就 700 多宗同類事件提訟。智利軍警的暴力相當制度化,原因之一在於憲法容許軍方豁免起訴,特赦罪行包括皮諾切特時期謀殺 3,000 多名智利公民。即使皮涅拉聲稱不會縱容警暴,智利警方亦表示現正進行內部調查,但無一警員需要停職。警務處長 Mario Rosas 揚言縱然受壓亦不會開除任何一位犯事警員,皮涅拉月前更立法加重襲警罰則,並稱警員須受「尊重」及「保護」,反映政府無意與警暴割席;與此同時,儘管部分搶掠和破壞行為已有影片證明由官方自導自演,政府依然借假新聞誤導公眾,抹黑示威者為「暴徒」和「恐怖分子」以合理化軍警的暴力,甚至曾經下令禁止有關示威者被軍警射殺的報道。政府決意包庇軍警以續維穩,官方調查恐怕難有民眾滿意結果。

智利運動爆發至今,軍警暴力造成最少 26 人死亡,3,400 多人受傷,其中 1 成一目致盲。 圖片來源:路透社

司法制裁總統

身兼智利上議院人權委員會主席的泛社會運動黨(Movimiento Amplio Social)議員 Alejandro Navarro,12 月中連同多位眼受槍傷的示威者以反人類罪控告皮涅拉,將其比作秘魯前總統藤森(Alberto Fujimori)、米洛舍維奇和穆巴拉克,對人民發動「系統化有組織攻擊」,更誓言皮涅拉必須死前還債,一旦罪成,最高可被判處 15 至 20 年監禁。Gutiérrez 對智利司法則持觀望態度,認為審判將取決於受害者及皮涅拉下屬的證供,不過無論結果如何,智利總統違反人權受審一事將載入史冊,變成國際司法案例,為後世公審。皮涅拉的彈劾議案被否決,證明仍然獲得建制精英支持,但局勢並非全無暗湧,畢竟獨裁者皮諾切特曾以赦罪為交出權力的條件,依然無阻法院後來推翻特赦令,將其送上法庭,控以 300 多宗侵犯人權罪。皮諾切特尚未定罪即於 2006 年病死,記憶猶新,如今示威者會否接受「遲來的正義」,亦是左右運動去向的關鍵。

智利抗爭運動由經濟問題引發,訴求蔓延至立法、民主、執法及司法層面,反映示威者爭取的是一場全面革命。30 年前,智利人向獨裁說不,結果暴政留下尾巴;這一次,要徹底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