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中彈的企鵝

A+A-

8d04bc59-eba2-4cde-a936-1b74014e91bc

「當代中國藝術四十年」,有兩張作品特別震撼。

16 名青年婦女好朋友,在 1973 年 5 月聚會合照,題名「留給未來」。那一年是「文革」高潮之後,林彪已死,江青與周恩來的官僚集團正在鬥爭。16 名女子,16 張臉孔,青春猶在,但那個「革命」時代不准化妝,更無整容。

36 年後,一眾好友相約重聚,拍下同一對照。不只是歲月催人,各奔前程之後, 16 個滄桑的故事,在老去的臉上雕塑出不一樣的風霜。當年的革命豪情和理想,隨風而逝。這張作品,不着一字,日月催變,山河故人,卻令人含涙。

而另一張,奔跑的板車之上,不是學生流血的屍體,而是中了彈的企鵝。

企鵝在南極,有成千上萬,牠們和平而善良,在海邊的冰崖千萬年來呆呆地站着,等待着日出日落,等待着意義,等待着從赤道駛來的一艘破冰船。

8b8ec3ba-d669-4034-88b8-4435de0255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