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

|共30篇|

中國乾旱,上天下地覓水

中國今年遭逢有紀錄以來最嚴重熱浪,據中國國家氣候中心公佈的氣象監測圖顯示,新疆北部、青藏高原至上海多個地區,均出現輕度至最高級別乾旱。旱情對長江流域影響尤為嚴重,中國媒體報道,各地政府已設法抗旱及保障秋收。其中,湖北省及長江其他地區就計劃派飛機「播雲」(cloud seeding)人工增雨。雖然播雲可能帶來雨水,但這項技術也有一定爭議;而地下水長期透支,也難以保證未來能安然渡過缺水危機。

為何科技再發達,天氣仍然不似預期?

風雲變色,本就難測。但隨著科技發達,我們愈來愈受不了無法提早看透氣象。每逢颱風季節,香港天文台就頻遭指責;上月中,熱浪未如預報般侵襲德國,同樣引起議論;早前匈牙利國慶日未出現預期中的暴雨,更令氣象局長因使煙花取消而遭革職。為何時至今日,天氣依舊不似預期?「德國之聲」向多名專家尋求答案。

為何英國在乾旱過後,更可能面臨洪水風險?

英國剛錄得自 1935 年以來最乾旱的 7 月,經歷了持續數週的炎熱乾燥天氣之後,部分地區宣佈乾旱;近日英國多處出現的傾盆大雨,足以解燃眉之急嗎?英國氣象局指,強降雨和雷暴不但無法為乾燥的土壤補充水分,更可能引發山洪暴發。

87 年來最乾旱的 7 月,如何衝擊英格蘭農業?

提到英格蘭,特別是倫敦,很多人會想起總是下著毛毛細雨的畫面。然而於上月,當地遇上自 1935 年以來最乾旱的 7 月,平均降雨量僅 46.3 毫米,其中 13 個郡降雨量更破歷史新低,情況比 1976 年的大旱災可能有過之而無不及。克蘭菲爾德大學水資源管理學家 Tim Hess 和 Ian Holman 就在學術平台 The Conversation 撰文,講解這次旱災規模,以及英格蘭農業如何受衝擊。

綠色和平:酷熱天氣襲全球,別看輕已上升的約 1.2°C

海洋多一滴水可能微不足道、樹林少一塊樹葉可能沒有人會察覺,但這個「多一個唔多,少一個唔少」的概念,並不能套用於全球溫度之上。皆因一度之差,可以是天淵之別,造成人命傷亡。工業革命至今,氣候變化令全球溫度上升了約 1.2°C,已令全球出現愈來愈頻密及嚴重的極端天氣。

唐明:他們心裡都有一個秦始皇

許多自視道德高尚、滿腹學識的所謂精英,心中就是按捺不住要管理和控制其他人,甚至是所有人的衝動。為甚麼?因為他們總覺得,自己的想法是最正確、最高瞻遠矚的,認為自己就是智慧和真理的代表。無論是不開冷氣,還是按需分配的計劃經濟,在他們之下,大多數的普通人,所謂的「老百姓」都很蠢,而且道德低下,需要管起來。

【圖解】香港和德州囚權的距離

香港 5 月份的熱夜數目已打破近 140 年紀錄,關注囚權組織「石牆花」指,監獄比牆外世界更熱,並發起聯署,要求懲教署改善監獄酷熱環境。有人認為,囚室無冷氣是常識,質疑熱到暈只是某些在囚人士不適應。與此同時,在美國德州,囚室應否安裝冷氣已是討論多年的議題。

夏天溫度上升,疫情真的退散?

武漢肺炎疫情愈趨嚴峻,在中國以外迅速擴散。疫情何時終結、回復正常生活,大概是不少人的疑問。此前有意見認為,新型冠狀病毒可能會像流行性感冒一樣,隨春季來臨而消退。但許多科學家表示,冠狀病毒在溫暖氣候下的表現未明,要下此定論為時尚早。

澳洲山火 —— 嚴重災害可能觸發的火雷暴

一片火海,或許已不足以形容持續多月至今的澳洲山火。除了森林變成火海,就在 1 月 3 日,維多利亞州東吉普斯蘭郡發出強烈雷暴警告,同時另一火災區新南威爾士州,亦發生雷暴。據維多利亞州氣象局指,雷暴由火災引發,並正驅動不穩定陣風。除了火海,嚴重自然災害更可以觸發自己的天氣系統,不同形態的旋轉火焰(Spinning fire),便是一例。

綠色和平:成首名登上洛子峰的港人 黃偉建吶喊「氣候告急」

受氣候變化衝擊的不僅是雪山環境,更是阿建的心坎。「以前上山沒想太多,在山頂看看美景便回程,但親身體驗過這樣嚴峻的情況後,希望將我的所見所聞帶回香港,讓港人都知道全球升溫帶來的危機已迫在眉睫,且不單影響攀山者,更是全人類的存亡。」阿建說。

人工島之前:請先迎戰超級颱風

今年超強颱風一波接一波肆虐亞洲,似乎是大災難的預演。正當香港經歷完超強颱風山竹的破壞,政府還銳意填海造島之時;國際氣候專家已經點名呼籲,香港等亞洲沿海大城市,務必在政策及城市規劃著手,迎戰日趨頻繁的超強颱風侵襲,以保市民的性命財產安全。

能否令颱風能量減弱?

據本港天文台預測,超強颱風山竹或於週日正面吹襲香港。不過,即使「打到正」,因為週日關係,大部分人仍享受不到風假。與其渴望打風,倒不如希望颱風風力減弱,避免造成嚴重破壞。為求減低經濟損失及人命傷亡,過去科學家就曾嘗試以人為方法,削弱風暴威力。

動物能準確預測地震?

在科學倡明的今日,人類始終無法準確預測地震,無論是分析地殼中發出的電磁脈衝,還是檢測地底的壓力波,成效都極其有限。來自全球 150 間大學的研究人員卻嘗試另闢蹊徑,透過國際太空站追蹤世界各地的野生動物,分析牠們在地震前是否有異常行為,從而為人類提供準確的地震預警。

行天之道:人類應否以科技控制天氣?

聖賢有云,春生夏長,秋收冬藏,乃是天道之大經。風調雨順,四時節令不誤,更從來是國家富強繁榮的基礎和象徵。數千年前的人類古文明,已有祭天改變氣象的儀典,今日巫覡一說雖已沒落,但人類企圖支配氣象的慾望則從未減退,仍有科學家和大財團不斷以新科技嘗試逆天道而行。有效與否,學者尚未得出絕對定論,不過,當少數人能夠以資本控制天氣,掌握著呼風喚雨的權力,人們亦逐漸關注其長遠影響以及無從監管的隱憂。

綠色和平:氣候變化與我無關?

一直以來,氣候變化對香港人來說是一個很遙遠的環境問題。全球升溫、冰川融化、海平面上升、極端天氣等等好像與我們毫無關係:事關氣候變化肆虐地球某某角落時,香港還是那麼平靜、生活還是那般尋常。不過,你真的以為氣候變化對你沒甚麼影響嗎?其實近年情況正日益惡化,香港升溫趨勢加劇,酷熱天氣日子飆升,我們的健康正面臨嚴峻的威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