糧食危機

|共32篇|

食物政治:各國如何利用糧食危機增加影響力

烏克蘭本來被喻為「歐洲穀倉」,是世界小麥出口大國。俄烏戰爭爆發後,俄軍砲火摧毀大量農田,又封鎖了黑海的出口港,令全球糧食供應大亂。世界糧農組織的食品價格指數在 3 月份一度突破 159,創歷史新高。各國出現嚴重通脹,食物短缺已在非洲造成饑荒,可是有國家卻利用這場糧食危機,試圖增加自身的地緣政治影響力。

肯雅 —— 在有飢餓危機的國度中癡肥

東非國家肯雅人口約 5,600 萬,估計現有超過 310 萬人處於嚴重糧食不安全狀態。然而,肯雅也有另一面 —— 2015 年有調查發現,當地兩成男性以及超過一半女性有超重或癡肥問題。英國「衛報」報道指,肯雅與非洲大部分地區一樣,癡肥人數正在增加,部分原因正是跟難以取得正常飲食有關。

糧食民族主義:禁止作物出口,反而害人害己?

烏克蘭戰爭持續,通脹飆升及貨物短缺成為常態,部分食物出口大國相繼「落閘」。先是印尼停止輸出棕櫚油三週,接著印度及馬來西亞分別禁止出口小麥及活雞。有農業專家憂慮,「糧食民族主義」(food nationalism)或從此興起。「經濟學人」分析更指,這類政策推高了全球食品價格,卻可能無助於穩定本地市場。

歐洲穀倉起火:烏克蘭戰爭可釀成國際糧食危機

烏克蘭素來有「歐洲穀倉」之稱,農產品出口量近年快速增長,多國特別依賴烏克蘭出口的小麥。有農業分析師就警告,一旦俄軍進軍烏克蘭,當地農產及出口量勢必急挫,將直接衝擊全球糧食供應,利比亞、也門和黎巴嫩首當其衝,恐怕加劇當地政局不穩。

Ryan Fung:糧食危機下的植物肉大茶飯

疫情肆虐、經濟衰退、氣候變化、國際衝突…… 統統都為全球糧食危機火上加油,植物肉則提供了一個契機,讓全球過渡到生態可持續、社會平等的農業模式。雖然過程絕不容易,但只要大家願意踏出第一步,下回在餐廳親身試試植物肉,感受一下健康科技食品的美味,或許會有不一樣的看法。

杜拜為何要在沙漠上種植作物?

在氣候變幻莫測的年代,農業的種植條件愈來愈惡劣,收成也愈來愈沒有保障。目前世界上只有 11% 的土地用於作物生產,若可在沙漠上種植,或有助解決糧食問題。位處世界上最乾旱地區的科學家已逐步想出解決方案,像是引入可用海水灌溉,而且在不太肥沃的土地上仍能茁壯成長的作物,以提高糧食產量,同時應付未來對超級食物的龐大需求。

北韓糧食危機,士兵也要搶劫

金正恩今年 6 月承認,北韓面臨日趨嚴重的糧食危機。聯合國糧農組織(FAO)近期的報告估計,北韓今年糧食將短缺約 860,000 噸,即大約兩個月的需求。有新聞機構據北韓國內消息指,餓死及乞糧的兒童和老人增加。不過,平民面對的饑荒問題可能更嚴重,因為同樣挨餓的士兵,會搶掠平民的財物和糧食。

2021 年全球 10 大風險預測

2020 年武漢肺炎成為世紀大疫,國際形勢風雨飄搖,疫情尚未有解決跡象之際,究竟新一年還要面對甚麼挑戰?智庫組織 Atlantic Council 憑藉為美國國家情報委員會(NIC)進行預測的經驗,評估 2021 年有 10 大國際風險 —— 台海局勢或引起美中衝突、各國因抗疫債台高築恐釀金融危機、世界處於 50 年來最嚴重糧食危機等。

黎巴嫩人:與其賺錢,不如種菜

飽受疫症及大爆炸重創的黎巴嫩,經濟直插谷底。黎巴嫩鎊貶值超過 60%,糧食價格較去年飆升 367%。逾半人口深陷貧困之中,首都貝魯特多達 50 萬孩子欠缺充足糧食。因此,對很多黎巴嫩人來說,農業成為一種解決方法。特別是年青一代,與其賺錢變廢紙,不如種菜更實際。

海上耕種,或成糧食危機救星?

根據 2015 年一個研究,由於土壤侵蝕,在過往 40 年,世界整整失去了 3 分 1 可耕土地。海平面因氣候變化上升,本用以灌溉農地的河流與地下水源被鹽入侵;根據 2014 年數字,每年因此損失之農作物估計價值 273 億美元。隨著氣候變遷加劇,這個數字相信只會一直上升。若無法逆轉大勢,改為在海水上種田或引進鹹水植物,又是否可行?

乾旱加疫情,等於湄公河糧食危機

較早前的科學研究表明,過去一年,中國在湄公河上游的堤壩限制了河流流量,導致湄公河下游經歷嚴重乾旱。禍不單行,湄公河下游國家及漁農業人口,還要承受武漢肺炎全球大流行下,受破壞的糧食供應鏈。在大米及其他主要食品價格波動之下,當地農村社區能否負擔糧食價格,漸成疑問。

無需防腐,天然塗層大幅延長食物保鮮期

在一些富裕的國度,食物積存多到過期腐爛需要棄置,與此同時,在地球的另一邊,卻仍然有人三餐不繼終日挨餓。如果食物腐爛速度沒那麼快,又或者防腐的成本沒那麼高昂,對於世界貧富兩端的人口,情況或有所改善。談到食物防腐,首先必然想到是以大量化學添加劑來保存新鮮農產品,不過,Apeel 則開發出一種新的特殊塗層技術,藉著從蔬果中抽取天然成分,減慢食物的腐爛速度。

【人如其食】你的飲食如何,你的未來也將如何

食物取之於大地,但在未來,大地還能否支撐世界的食品系統?食品系統已知是氣候變化、淡水資源枯竭、水陸地生態系統的主要影響因素。在聯合國提出 1.5°C 警世報告後,日前「自然」期刊上發表的一份的報告指出,如不大規模改革食品系統,包括改變飲食習慣,環境將超出界限,即地球很危險。

既然有國產大豆,中國為何非要進口外國貨?

中美貿易戰打得如火如荼,中國作為全球最主要大豆消費國,日前對美國進口大豆加徵關稅,意圖拖垮美國經濟,卻又未找到可替代的進口大豆,究竟鹿死誰手尚未分曉。但這場中美大豆之爭,衍生出一個根本問題 —— 中國是大豆原生地,國土遼闊,難道就種不出足夠大豆嗎?何解還要仰人鼻息?美國作家 Jeff Nesbit 新書便指出,大豆屬中國的戰略資源,牽繫到社會及政治穩定,偏偏中國自然環境受嚴重破壞,導致大豆供不應求。

氣候危機助長希特拉式狂人再現?

經過二次大戰的洗禮,無人不曉希特拉的大魔頭形象,我們多年來對納粹主義引以為戒,但這樣是否就足夠避免重蹈覆轍?耶魯大學歷史系講座教授 Timothy Snyder 在著作「黑土:大屠殺為何發生?生態恐慌、國家毀滅的歷史警訊」中警告,對納粹的戒心,未令我們加深對納粹的認識;而人類當下的生存環境,正為希特拉式思維重生提供更有利的條件,其原因竟然在於全球氣候變化釀成的生態恐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