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罩

|共26篇|

疫下一年,還有新的戴口罩方式?

武漢肺炎至今肆虐一年,但疫情反覆無常,英國、巴西、南非及印度等地更相繼出現病毒變種,傳染力有所提升。為更有效預防,一些專家建議改用保護性較強的醫用呼吸器(Medical-grade respirator),或同時佩戴外科口罩及布口罩。前者尚能理解,後者卻真有用?還是這些均為庸人自擾,照用一個不織布口罩即可?

Neo:如果外賣員是長瀨智也

之前「遙距戀愛」那樣,無時無刻提著防疫、消毒、緊急宣言狀態等字眼,的確令部分觀眾感到煩擾。但若能在現實與虛構之間取得平衡,僅把「後武肺」當作故事背景,則可令觀眾與角色產生共鳴。而如果編劇技高一籌,懂得巧妙運用相關元素,有時候還能為劇情加分。

疫症橫行,加速「日本製造」大流行

年初,本港疫情最嚴重,而口罩最匱乏之時,藥房售賣的日製口罩甚至索價上千,其中一個炒價最高的口罩品牌是 「Unicharm」。此「口罩名牌」本以生產女性衛生用品、紙尿片起家,自 1995 年就開始生產口罩。在武漢肺炎來襲日本後,該公司位於觀音寺市工廠開始 24 小時營運,安排更多工人生產口罩,現時每月可產出達 1.2 億個口罩,是過去的 3 倍。即使疫情蔓延期間,陸續有他國企業加入口罩生產,「日本製造」仍然是 Unicharm 的致勝之道。

Percy Leung:英國人與口罩(下)

既然這麼多英國人都不願意佩戴口罩,願意的又不懂正確使用及處理,那倒不如不要再強迫市民去遵從此十分有益卻甚為無效的法律。將口罩隨地處置、拿來當玩具玩耍、交換或胡亂佩戴等愚昧行為,其實充滿無數的衛生風險,亦隨時影響他人的健康及生命安全。

強制戴口罩,失去的是甚麼自由?

英國首相約翰遜終於強制規定,7 月 24 日起,在英格蘭進入商店及超級市場時必須佩戴口罩,違者將罰款 100 英鎊。但在國內,尤其保守派人士中,戴口罩與否仍有爭論。埃克塞特大學歷史榮譽教授、保守主義專家 Jeremy Black 表示:「從意識形態的角度來看,保守派內部肯定呈現緊張狀態。」

南韓人:疫情下都要靚

現在出門都要戴口罩,差不多遮蓋了整個下半臉,女士們就用心經營上半臉的妝容。但精緻妝容背後,長時間佩戴口罩容易使皮膚過敏及長暗瘡,所以更要注重肌膚的日常護理。如何能在戴上口罩或防護面罩的同時注意儀容,又能保持個人風格,成為以時尚著稱的南韓人在疫症爆發時的重大議題。

家有一老:防疫零意識,如何是好?

阿媽自信身體強健,天天出門飲茶打牌?父親跟從政客讒言,蒸完口罩又重用?伯父不肯退票,堅持外遊到處飛?姨婆嘲笑大驚小怪,沖水兩秒當洗手?缺乏防疫意識的長輩,幾乎每個家裡都有,偏偏他們卻是風險最高的一群。全球孝子賢孫不被氣死,就怕老人家「中招」病死。但除了放任,還能怎樣?

Gloria Chung:點解鬼佬唔戴口罩?

香港人,別自滿,我們沒有權利批評。在這兩個星期,我們也是周街吃雞煲,齋口唔齋心,戴著口罩去行山;我們也沒有因為經歷過沙士,而自信經驗高人一等。未來兩星期,外地港人湧回香港,才是真正的考驗,大家唔該繼續努力。可以的話,留在家,下星期繼續讀我的小食譜。

口罩互贈外交:慷國庫之慨,叫國民受苦

日韓深陷武肺之禍,兩國大鬧「口罩荒」。眾人為買一盒,不惜排隊半天,甚至推撞打罵。此時中國伸出「友誼之手」,「贈送」數十萬個口罩及其他防疫物品。但為何日韓人民不知「感恩」,反而大肆批評?因為當初正是一批政客慷國庫之慨,把口罩「送中」,落得今日「一罩難求」的田地。

物資配給史

疫情之下,一罩難求的現象不僅在香港發生。中國身為世界第一外科口罩生產國,口罩供不應求的情況卻更為嚴重。據報現時中國增加進口採購之餘,亦採取配給制度。配給是以控制商品或服務分配以應對稀缺的手段,除了今天的口罩配給,在經濟衰退或戰爭期間,不少國家均使用配給方式掌握資源分配。

武漢肺炎,滋長東南亞反中情緒

武漢肺炎疫情未受控,部分與中國聯繫緊密的東南亞國家先後封關,但仍未能平息公眾的恐慌,疫情成了民間對中國積怨的大爆發。菲律賓人眼見大批口罩送予中國抗疫,卻無分發予國民,令總統杜特爾特長年的親中政策惹來反彈;印尼網絡謠言四起,盛傳「小米手機能散播新冠病毒」,抵制中國貨和針對華人的流言此起彼落,其擴散速度似乎遠比病毒來得更快更廣。

全球口罩荒:南韓篇

武漢肺炎危害全球,任何一個負責任的政府,皆以防疫作為首要工作。鄰國南韓便嚴陣以待,禁止 14 日內曾到湖北省的外國人入境,並在機場增設「中國專用檢疫櫃檯」,多間學校延遲開課,大型百貨公司亦將停業消毒。但南韓人的安全仍受威脅 —— 政府提供的洗手液整瓶不翼而飛,民眾預購的口罩被臨時取消訂單。不擇手段搶奪資源的人,到底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