塑膠

|共48篇|

【Soul Monday】點膠成磚:一次過解決環保與人道問題

說起環保,一般會想起「走塑」或尋找替代品等方法。但原來除此之外,還可以從垃圾中另覓出路。一名印度大學生參觀傳統磚窯後,發現固有產業既不環保,工作環境也不理想,於是想到一個一石二鳥的方法,從塑膠垃圾中構建能夠替代污染環境的產業,藉以解決人道和環境問題。

綠色和平:興土木乏保育的施政方針

今年的施政報告聚焦於土地及房屋政策,但環保政策卻著墨太少,最受觸目的,是撥款資助業主、車主及廠家購買或轉用環保設備,而市民最關注的廢物管理及氣候危機,只是輕描淡寫。施政報告採取的「興土木、乏保育」方向,真的能為香港帶來「雨過天青」的景象嗎?

摺疊式智能手機,何以這麼難造?

用戶更換手機的週期變長,沒有意欲購買新產品。數據分析公司 IHS Markit 公佈今年首季度的數字,智能手機銷量下跌 20%。蘋果等公司積極研發可摺疊的智能手機,兼顧方便攜帶和特大熒幕兩個好處。但要將理想化為現實,極具挑戰性,三星和華為已先後宣佈暫緩推出摺疊手機。這些廠商在製造過程,究竟遇上甚麼困難?

廢膠太多,日本如何解決?

日本社會對整潔的注重,從其精緻的包裝便可看出。即便是便利店賣的一根香蕉,也要以膠袋包起來。看著衛生多了,廢膠卻也多了。去年聯合國環境署發表的一次性塑膠報告顯示,該國人均用於包裝上的塑膠垃圾量,在全球排行第二。作為今年 G20 峰會的東道主,日本決心解決這個難題。香港等鄰近地區,能否從中借鑒?

一週過去,吃下的微塑膠重量有如一張信用卡

有線電視新聞網(CNN)記者 Isabelle Gerretsen 指出,根據世界自然基金會(WWF)的分析報告,每人平均一個星期會攝入大約 5 克,有如一張信用卡大小的微塑膠。這裡的塑膠並非指保鮮膜、膠樽、膠餐具等,而是大小不超過 5 毫米,極其微小的塑膠碎片。

綠色和平:走塑實錄 —— 走塑達人、食堂與社區

灣仔一間咖啡店甚至推出自備杯 10 元優惠,店長曾在不同的咖啡店工作,試過提供 2 元、3 元的優惠,但覺得反應不算大。因此,為了改變顧客的消費行為,她決定一口氣將優惠提升至 10 元,而且這提議更得到老闆的支持和響應。結果優惠推出至今,幾乎 9 成顧客都自備杯,成效斐然。

Moyashi:飲管戰爭

一間餐廳打著「減少塑膠」的旗號,不再提供飲管,而非改用其他材料的代用品,那只不過是利用「環保」的光環去節省成本,沒有解決存在的問題。小餐廳或者仍可用資金不足之類的理由推搪,但麥當勞之流的跨國財團,實在責無旁貸。飲管戰爭,是企業沒有負上應有的責任,反而將顧客推上道德抉擇的位置上。

飲管之後:海洋潔淨了多少?

一段拯救海龜的影片,令塑膠飲管頓成為眾矢之的,人人得而誅之。全球飲食業紛紛承諾,不再主動派發飲管,說要為環保出分力。但未見其利,便先見其害。殘障人士對著飲料不知如何是好,有些食客更與店員發生口角。不過美國全國廣播公司(NBC)指出,爭議背後藏著更大的問題 —— 光靠走飲管,根本不足以還地球一個乾淨的海洋。

綠色和平:唐寧化身環保女神 見證走塑餐廳力量

唐寧近年致力推廣環保訊息,數年前開始更成為素食者,為地球出一分力。除了茹素,她亦身體力行走塑。她最近與綠色和平合作,走訪長沙灣的走塑食堂,更自編自導自演,一手一腳包辦剪接製作短片,向市民表達「走塑一啲都唔難」的訊息。

陸仙鋒:全球向發泡膠宣戰

政府部門將於明年首季「帶頭」停用飲管及發泡膠飯盒, 然而管制或禁制即棄塑膠餐具的可行措施,卻仍處於「研究」階段。但我們不能再等了,早前強颱風「山竹」帶來的「發泡膠海」,相信大家仍歷歷在目。有人在清理災後垃圾時,竟然發現 22 年前出產的快餐店發泡膠盒,不禁令人深思:究竟地球上還有多少發泡膠和塑膠製品?它們要過幾多年才能被分解?

每一次洗衣,也在污染海洋?

提到流入海洋的塑膠廢料,膠樽可能是最深植人心的代表。但一些細小得肉眼難以察覺的微塑膠,更是無孔不入地影響海洋生態。在美國,一位滑浪風帆教練 Rachael Miller 便研發一件名為 Cora Ball 的洗衣球產品。在微粒隨洗衣水流出海洋,成為污染物前,先堵在洗衣機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