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丁美洲

|共7篇|

拉丁美洲微型單位湧現,是年輕人的悲歌?

香港樓價高昂,偏遠地區的小單位也索價幾百萬。上車艱難,公屋輪候時間最長達 30 年,不少年青人只能租住劏房,或工作多年仍與父母同住,欠缺私人空間。在拉丁美洲大城市的年輕人,同樣要捱貴租和受超長通勤時間之苦。一些地產商抓緊商機,興建大量微型單位,售予大學畢業生和年輕專業人士。但是長居狹室,真能愜意生活?

多國熱議墮胎,天主教勢力退潮了?

近年天主教國家接二連三討論墮胎合法化的議題,愛爾蘭在今年 5 月通過墮胎合法化,類似議案在阿根廷國會卻遭否決,但支持女性墮胎權的社運力量仍然旺盛,相關議題在巴西和智利同樣鬧得熱烘烘。大家想當然覺得,連串事件標誌著天主教勢力退潮,但研究拉丁美洲的學者 Amy Erica Smith 有另類觀察,她發現天主教國家忽然熱議墮胎問題其實另有原因。

這國家的人分六等,為何他們想做下等人?

假如你在哥倫比亞首都波哥大問當地人:「你是哪一層(estrato)?」第 6 層(Estrato 6),嗯,他應該屬於上流社會;第 4 層?那他的生活應該屬於中產或小康;第 1 層,他差不多可肯定是個窮人。位於南美洲的哥倫比亞,社會按經濟地位分作 6 個階層,是明明確確的公民身份。

在哥倫比亞,靠「矯牙」向上爬

所謂「講嘢最緊要有牙力」,在哥倫比亞有一口靚牙,真的很重要。不少人在年幼時會做俗稱箍牙的牙齒矯正手術,對於他們是痛苦的時期,除了不便以外,還有是戴著牙箍(矯正器)實在是不好看。可是,英國自由記者 Amalia Illgner 在文化雜誌「經濟學人 1843」說道:「不同於我 14 歲的時候,這些哥倫比亞人似乎對於矯正器感到十分自豪。」

拉丁美洲與非洲流行樂翻身,擊敗 Justin Bieber

根據 Financial Times 的報道,今年夏天,數位音樂將是拉丁舞曲的天下。一首名為「Despacito」的西班牙單曲發行才 3 個月,病毒就從中南美洲的舞廳傳播到倫敦、俄羅斯街頭。「Despacito」創下影音網站上點閱數最高紀錄,Spotify 與 YouTube 的點擊率加總逾 46 億次,超越 Justin Bieber 兩年前創下 42 億次的記錄,還囊括了 35 國排行榜冠軍。

委內瑞拉的前途問題,關中國甚麼事?

委內瑞拉亂了兩年,全國缺錢缺糧缺物資,總統馬杜羅未有為民解困,反而盤算修改憲法,進一步擴張權力。反政府示威不斷升級,今年已有逾 90 人死於衝突,上周末反對派發起的民間公投,甚至吸引超過 700 萬人參與,對修憲投下反對票,反映民怨之深。不過彭博社評分析,馬杜羅是去是留,更視乎中國這位債主兼金主,會否按捺不住,出手干擾委國內政。

菲律賓模式:暴力政府的誕生

菲律賓「狂人」杜特爾特(Rodrigo Duterte)就任總統不足三月,「掃毒行動」已造成逾 1,800 人死於警察及治安隊之手,全部未經審訊。以緝毒為名,政府授權警察隨街殺害任何疑似毒販和吸毒者,杜特爾特更鼓勵民間動用私刑:「你如果有槍,可以自己來⋯⋯你給他一槍,我給你授勳。」當世界驚懼於菲律賓手段之兇狠,杜特爾特的國內民望卻不斷攀升,美國國際關係及人權客席教授 Amanda Taub 分析,這種弔詭的反差不獨發生於菲律賓,拉美國家如哥倫比亞、墨西哥、危地馬拉等均存在大規模法外暴力,不單政府授意,連人民亦默許甚至支持,惡性循環終致難以收拾。暴力政府的出現,人民絕對有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