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灰:英國少女與國際恐怖主義

A+A-
全球各國致力反恐,但出兵無法遏止恐怖主義勢力滲透。 圖片來源:路透社

自 2001 年美國 9.11 襲撃開始,國際恐怖主義(International Terrorism,註)成為西方國家的一個共同威脅。恐怖主義透過以襲撃平民等殘酷手段散播恐慌,以達到宣傳及政治目的。2015 年英國少女 Shamima Begum 誤信網上宣傳,離開英國到敍利亞加入伊斯蘭國(ISIS),在痛失兩名兒女之後,早前希望入境英國,撫養第 3 胎的幼子(其後亦夭折),在國內引起軒然大波,而這事件正好顯示出恐怖主義與傳統戰爭(Conventional warfare)的分別。

首先,傳統戰爭大多發生於國與國、民族與民族之間(內戰除外),離不開侵略與抵抗,但國際恐怖主義的戰線卻分散全球各地。以伊斯蘭國為例,雖然於伊拉克、敍利亞建立據點,實際上伊斯蘭國勢力分佈全球。西非恐怖組織博科聖地、東南亞阿布沙耶夫武裝部隊,以及多個中東地方勢力等,都先後宣佈效忠伊斯蘭國,構成全球威脅。

其次,國際恐怖主義注重宣傳攻勢。由 9.11 襲撃,到於互聯網上傳斬首、放火燒死人質的片段,恐怖分子旨在散播不安,引起國際關注。恐怖主義組織打著宗教旗號,以追求建立伊斯蘭理想國(Caliphate),於世界各地(包括歐美國家)招募所謂「聖戰士」,提供訓練後再指使其回國繼續招募、籌款或發動襲撃。據統計,英國有大約 760 人加入伊斯蘭國、或與伊斯蘭國有聯繫,數目不容忽視。歐洲各國包括英國、法國、德國都先後發生恐襲,為國防安全造成壓力。

有別於傳統戰爭敵我分明,西方國家現時對於如何處理伊斯蘭理想國瓦解後的戰俘和難民,並沒有一致看法。未成年戰俘是否等同被恐怖分子誘拐、或應否負上戰爭罪行,是一個非常複雜的政治及道德問題。英國少女無法回國,正好杜絕「恐怖分子滲入英國」所帶來的社會恐慌。直接取消公民身份雖然引來政客批評,但如果 Shamima Begum 回國受審判刑後引來伊斯蘭國報復,未知政客又會否繼續講人權大愛?

註:在阿爾蓋達及伊斯蘭國等國際恐怖主義組織抬頭之前,英國本土的恐怖主義威脅主要來自北愛爾蘭共和軍(Irish Republican Army,IRA)。該組織一直主張北愛爾蘭脫離英國,分裂出來的臨時派,自 1969 年起不斷發動縱火、暗殺等恐怖襲擊,包括 1996 年曼徹斯特炸彈爆炸案。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小灰 軍旅征途

香港出生長大,在英國陸軍服役。參軍是為了證明香港人冠絕東方,義勇無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