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兵

|共17篇|

【烏克蘭戰爭】俄國大徵兵,應召者在想甚麼?

距離普京宣佈徵召 30 萬預備役已超過一個月,有人逃離國家,有人縱火燒毀徵兵中心,甚至有人在徵兵中心近距離槍擊軍官。從 9 月 21 日宣佈到 26 日,短短幾日內俄國至少有 17 宗針對徵兵中心和行政大樓的襲擊事件。其他走入徵兵中心應召的俄羅斯人,對烏克蘭戰爭和徵兵命令又有甚麼想法?網媒 VICE 就成功到訪莫斯科一所徵兵中心,詢問這些新兵想法有何改變。

【烏克蘭戰爭】俄羅斯真的能重現蘇聯式動員嗎?

普京下令局部動員 30 萬後備軍人、推動盧甘斯克(LNR)和頓涅茨克人民共和國(DNR)公投,又提到動用核武保衛國家,俄烏戰爭勢將向更惡劣方向發展。然而,蘇聯憑藉自身軍工設計和軍事體制,有條件動員大軍,今天的俄羅斯恐怕已沒有同樣能力,動員 30 萬具作戰能力的兵員。

鴻若遠:「機器人:英雄不會死」—— 不打國際線,自己土地自己守

故事在民族討論中也帶出了一個問題,就是你看似很重要的問題,其實在外國沒多少人關心,所以你自己的價值觀,就得由你自己來堅守,你可以希望別人聲援,卻別奢望別人會來拯救。如果你是這 2 年才睡醒,開始留意政治和國際新聞,這個電影很值得找來看看。

【烏克蘭戰爭】俄羅斯新兵 5 日「速成」?

俄烏戰爭超過 150 日,面臨持久戰的烏克蘭,正尋求更多西方武器供應。但另一方面,火力、兵員遠超烏軍的俄羅斯也有隱憂,英國國防參謀長 Tony Radakin 月中指,俄軍在烏克蘭損失超過 3 成陸地戰鬥力,並認為已有 5 萬俄軍傷亡。俄羅斯同樣要補充戰力為持久戰作準備,但據報一些新兵只接受 1 個月甚至 5 日訓練,就被投入戰場。

Top Gun 無效?美軍如何轉陣吸引新兵

上月底,美國總統拜登宣佈將加強歐洲駐軍以保護北約領土。諷刺的是,美軍現正苦於招攬年青男女入伍,所有部隊均難達成本年度的募兵目標。與此同時,撇除有過胖、吸毒及犯罪等問題的人士,合資格服役的年輕人比例創歷史新低,願意考慮從軍的就更少。國防部長對短缺問題表示關注,有專家更指「今年令我們質疑全志願部隊的可持續性」。

【烏克蘭戰爭】有名有姓與寂寂無名的陣亡俄軍

北約估計,自入侵烏克蘭以來,俄羅斯有 7,000 至 15,000 名士兵喪生。一個月的兵員損失數字,已大抵於前蘇聯士兵在持續十多年的阿富汗戰爭死亡人數。基輔方面稱,截至 3 月 28 日有 7 名俄國將軍、至少共 15 名高級軍官喪生。而其他寂寂無名的陣亡俄國士兵,想要在本國內追查他們的名字、人數,則可能要面對「假新聞法」的威脅。

蘇丹內戰,為何兒童會被送到古巴?

1983 年,第二次蘇丹內戰爆發,作為南蘇丹武裝力量的蘇丹人民解放軍(SPLA)成立。內戰加上饑荒,造成超過 400 萬人流離失所、估計 200 萬人死亡,同時影響 2011 年南蘇丹經公投獨立。專門研究南蘇丹的人類學家 Carol Berger,則在新著作中探討 SPLA 當年如何強徵蘇丹南部兒童入伍。

逃兵現象 —— 內部瓦解緬甸軍隊?

緬甸軍方政變以來,反軍政府的民族團結政府(NUG)成立人民防衛軍(PDF),與國防軍(Tatmadaw)在各地爆發武裝衝突。不過,雜誌「外交家」報道,分散的抵抗力量尚未整合,而且缺乏指揮官及武器。在武裝衝突以外,就有人鼓勵及協助國防軍士兵逃走,期望藉此摧毀國防軍。

北韓糧食危機,士兵也要搶劫

金正恩今年 6 月承認,北韓面臨日趨嚴重的糧食危機。聯合國糧農組織(FAO)近期的報告估計,北韓今年糧食將短缺約 860,000 噸,即大約兩個月的需求。有新聞機構據北韓國內消息指,餓死及乞糧的兒童和老人增加。不過,平民面對的饑荒問題可能更嚴重,因為同樣挨餓的士兵,會搶掠平民的財物和糧食。

小灰:現代軍章發展簡史(由美國內戰到二戰)

早在中世紀歐洲,貴族的侍從或麾下都會在左臂或左胸配戴一個小型的侍從配章(Livery badges),以表示自己所臣屬的領主勢力。侍從配章有別於出現在盾牌或戰袍上的家族紋章(Coat of arms),它的設計相對簡單,可以說是現在軍章的雛型。

鄭立:高立的未來世界 —— 一個軍警開槍甚麼都打不中的世界

「高立的未來世界」這作品,一看就知道,故事背後的訊息應該是環保保育甚麼的。談起環保,我們一般想到的是,綠色生活,再生能源之類的卡通片吧? 即是核子的、工業的就是邪惡的;再生能源例如太陽能、風力,天然食物甚麼的則是正義的。但對我來說,最深刻的部分倒跟環保寓言無關,而是這一段……

從彈震到創傷後壓力症

第一次世界大戰終於結束,倖存士兵終於可以放下步槍,離開戰壕。不過,一些退役軍人的身體雖未受摧殘,行為卻顯得異常。他們的症狀類似以前認為與女性相關的歇斯底里(Hysteria),常出現失憶症狀,又或身體麻痺癱瘓、無法與人溝通。事實上,這些士兵都患上了「創傷後壓力症(PTSD)」,但當時醫學界將病名定為「炮彈震撼症(Shell-Shock)」。由於對症的理解不全面,獲得「彈震症」的士兵多得不到合適治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