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注力

|共15篇|

Yondr 手機袋,專心上課的尤物?

現代生活人人手機不離手,尤其是從小就電話旁身的學生。美國皮尤研究中心更發現,95% 的青年擁有手機,45% 的青年長時間上網,手機也因此成為學校教師頭痛的根源。最近,美國有幾所教育機構開始使用「Yondr」手機袋,在校園裡將手機密封,讓學生與手機分離。「衛報」就刊文分析使用這種手機袋的好壞。

重新投入工作:深度專注

工作時,我們都會依靠 Messenger 或 WhatsApp 等即時通訊軟件和同事溝通。聊天視窗和工作不斷切換,看似高效率,其實每一次分心,就要花更多時間重新投入工作。英國廣播電公司(BBC)專文指出,這是大部分公司所面臨的難題。喬治城大學電腦科學系教授兼作家 Cal Newport,在其著作中提出「深度專注」的概念,即工作時不一心多用,專心於一項工作至完成為止。

請教中世紀修道士:如何保持專注?

在數碼資訊氾濫的年代,只要智能手機在手,便可隨時隨地接通世界,如何專心致志似乎成為時代課題。其實早在千多年前的歐洲中世紀,深居修道院的修士和修女,同樣要為抵抗外界誘惑苦惱,他們為專心修行和學習而扭盡六壬,箇中是否有方法值得我們參考?

影相如何改變記憶和情緒?

我們都知道科技便利容易使大腦,包括記憶,產生惰性。資訊泛濫使人善忘,濫用導航軟件令人倒退成路痴。最近一個研究邀請近 400 人參與實驗,發現旅遊影相,分散注意力,使人抽離當下,最終削弱回憶。不單拍照影響記憶,另有實驗指,太常分享相片,更會改變當事人的記憶視點,剝離親身感受。

致熱衷加班的你:做得少才有好表現

Morten Hansen 作為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的管理學教授,致力尋找促進工作表現更好的因素。為此,他研究多達 5,000 人,從工廠的車間工人到企業的高級經理,希望找出造成工作表現有異的原因。惟他沒想到:「工作表現最好的人,他們都做得很少。」他發現工作時間長一點,確能提升表現,但只限於一周 50 小時左右。超時以後,質量只會下降甚至惡化。但光是少做一點,當然無法令你突飛猛進。Hansen 從其新書精選 6 條法則,讓你學以致用,在職場步步高升。

EQ 之父:要孩子控制情緒,注意力是關鍵!

「EQ 之父」當代領導學大師丹尼爾.高曼,近年來卻將重心從企業轉向學校教育。「我們正處於一個史無前例的生存環境,」高曼指出,這一代孩子在一個人類有史以來充滿最多讓人分心事物的環境中長大,注意力愈來愈弱。跟他一樣憂心的,還有寫出當代管理學聖經「第五項修煉」的麻省理工學院教授彼得聖吉。他們兩人合力花了一年多的時間,將腦神經科學、心理學、人類行為學與組織管理學等跨領域知識彙整在一起,歸納出幾大未來教育新焦點。其中最重要的一項,叫做「專注」。

選擇錯誤和困難,關鍵在專注力?

厭倦思考時,很容易在工作上做錯決定。在 2017 年個人分析服務平台一項超過 2.25 億小時的工作時間數據分析中,發現普遍用戶每天在工作期間,切換工作超過 300 次。想法切換不僅會影響我們的專注,而且每一次轉換都會稍微影響我們的意志力。 最終,我們會遇上所謂的「決策疲勞」,做出奇差的決定。為免出現這些問題,就要思考導致決策疲勞的因素,並用方法保護注意力和意志力。

最佳辦公背景音樂:遊戲配樂?

若問專心工作時應否聽歌,反應大概言人人殊,不過科普記者 Sara Chodosh 就大力推薦工作時聽遊戲配樂。為甚麼?難道不怕遊戲音樂令人心猿意馬?事實恰恰相反,研究指,遊戲配樂本就旨在刺激聽者感官,使其全情投入不分心,即使放於工作或學習,也能提高工作動力,保持專注。因此說,遊戲配樂選得好,工作更專注。

電話屏幕變灰,能戒手機癮?

Nellie Bowles 作為「紐約時報」科技及互聯網文化的記者,在公在私也是「手機奴」一名,終日機不離手,兩眼長盯屏幕。當然,她和你我一樣,想要擺脫手機,卻總難敵心癮。只是幾經掙扎,她最近孤注一擲,效法科技道德學家 Tristan Harris 等一小撮人,對手機動些手腳 —— 將電話屏幕變灰。他們認為把畫面從彩色變成黑白,能減少屏幕引起的刺激。你說聽來有點無稽?Bowles 試了數天卻已直言:「手機屏幕灰了,我的心情好了。」灰屏何以有此神奇功效?

「不斷查電話」這回事,織織毛冷就好了

數碼過勞(Digital overload)現象,困擾著很多需要日夜對著智能裝置工作或學習的人,諸君可能試過很多解脫方式,譬如一邊工作一邊聽古典音樂,在電腦旁邊放一杯熱咖啡,或是定時轉換坐姿,但一般都不奏效。針織被視為對抗數碼過勞(Digital overload)的天然良方,因為織毛冷的過程可以淡化這些衝動。對於每 3 分鐘就要看一次社交網站,動不動就每個視窗都望一眼,害怕錯過任何即時訊息的用家,織毛冷能製造良好的自律警覺……

你也能做超人了:超級能量飲品面世?

如果咖啡都不足以提升生產力,還有甚麼可以?矽谷初創公司 HVMN 總裁 Geoffrey Woo 一定會說是其本月新推出的「超級能量飲品」 酮酯,這個零脂零蛋白零碳水化合物的飲品,卻標榜可在短時間內增加專注力、運動能力和體力,神奇程度堪比聰明藥,而且已獲 FDA 批准上架,正待開展一個以科技增強人類能力的新時代。

前 Google 員工:科技設計就是要你上癮

身為產品哲學家和 Google 前設計倫理學家,Tristan Harris 認為一間科技公司真正以人為本,理應盡量令用家感覺充實,不會浪費時間。但以他在業內的所見所聞,如今所謂「良心」的科技設計,頂多只是令人察覺自己的使用習慣出現問題,而未有真正關懷用家的需要。他更批評,多間矽谷巨擘花盡心思,只為研究如何叫你科技上癮。

指尖陀螺:2017 世界象徵

近來全美以至香港最潮最紅的玩具,必數 Fidget Spinner(指尖陀螺)。指尖陀螺是甚麼?它既是玩具,又是治癒工具。玩具商聲稱,玩指尖陀螺,不但可以減壓,更可增強集中力。這些功效在科學上成立與否,社會還在爭論,然而,從指尖陀螺中,竟可觀察到今日世界的種種是非好壞?

Fidget Toys:真有令人專注的玩具嗎?

Fidget Toys 近兩年大行其道,先有 Kickstarter 上突圍而出的紓壓方塊(Fidget Cube),再到現時風靡全美以至香港的指尖陀螺(Fidget Spinner),兩者都聲稱可以紓緩專注力失調,減少焦慮,但是,不少學校老師和專家都質疑它們的成效,列此等玩具為違禁品。究竟玩具商的講法是否真實?有沒有玩具不會令人分心,反之令人專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