脫北少女「中國夢」破滅 —— 禁錮、販賣、網絡性愛

A+A-
圖片來源:路透社

脫北者的夢想,可能是抵達南方的自由、民主國度。最起碼,亦要在異國求得溫飽,擺脫昔日在北韓的艱苦生活。但對取道中國的脫北少女而言,等待他們的卻可能是人口販子。化名金藝娜(音譯,Kim Ye-na)、李真姬(音譯,Lee Jin-hui)的 22 和 20 歲少女,分別在去年 11 月及兩年前,在中國東北遭人口販賣者禁錮,強迫從事網絡性愛。

二人在老撾萬象接受「紐約時報」訪問。李指,過去兩年在中國,從未離開過那家三房公寓。從中午到凌晨 5 時,一週 7 天,李只能一直坐在電腦前對著網路攝影機,向多數來自南韓的客戶表演性行為。「即使生病,我們也得工作。我很想外出,但只能在窗外偷看。」中國的色情中介人,從人口販子手中買下李與公寓內的其他北韓女性。她們每星期要為這些人賺取約 820 美元,假如未能完成任務,便會遭暴力對待,扣起食物。

脫北少女們之所以進入中國,源自人口販賣者的謊言。據人權組織以及成功逃出的人指,人口販子每年均從北韓帶走數以千計尋求脫北的女性,允諾可以為她們在中國找到工作。然而,當她們進入中國後,許多即遭賣給鄉鎮的未婚男性或色情中介,後者在妓寨及網路色情場慘遭剝削。一旦她們從人口販子手中逃跑失敗,中國一方會將她們送回北韓,等待她們的便是酷刑與監禁。故在中國,她們處境無援,只能被困於性奴役中。

北韓惠山(上)與中國長白鎮(下),僅隔一道鴨綠江,成為人口販賣集中地。 圖片來源:路透社

2017 年春天,李偷渡脫北時,便有人向她表示,自己在中國會做女侍應。當抵達達中國後,她的老闆告訴她,其工作是在電腦前「聊天」。只有 18 歲的李此前從未見過電腦、不知道網路攝影機是甚麼東西。金亦對所謂的「聊天」懵然不知:「我以為『聊天』是在電腦前記帳,從沒想過會變成這樣。」而且,金的色情中介人,竟是同樣來自北韓邊境城市惠山的女人。

李與金當時選擇脫北,乃懷著自己的「中國夢」。她們都在 90 年代朝鮮飢荒中出生。金曾在玉礦勞動,後來在黑市出售從中國走私的水果及南韓服裝;李則以採集及販賣野生草藥為生。隨著她們長大,惠山一帶的沿江邊境城鎮成為人口販賣集中地。兩年前,李的親戚便將自己賣給人口販子。但李受訪時指當時:「自己也想去中國,因為聽說女孩中國到了後,可以寄錢給家人。」至於金,當時國家開始打擊黑市,於是她通過做走私生意的朋友「搭路」,前往中國。然而,她們此後的「中國夢」,卻是一場噩夢。

今年 5 月,總部位於倫敦的人權組織「韓國未來倡議(Korea Future Initiative)」一份報告指,估計在中國的北韓女性難民中,多達 6 成被販賣從事性交易,且愈來愈多人被迫從事網路性活動。報告更揭露「有年僅 9 歲的女孩,在網路攝影機前遭性侵犯,向全球付費客人直播,當中很多都是南韓男性。」

李更透露,當時有部分南韓客人,要求自己做出有辱人性得難以描述的性行為。「如果我拒絕,他們便罵我是北韓來的髒垃圾。」去年 12 月,李所在的公寓有一名女子失蹤,色情中介稱,器官販子已拐走了她,肯定沒命。消息令所有女性都驚恐不已。金又指,曾有兩名女子獲得釋放,原因是她們染上肺結核。另有兩人被毒打後,沿水管爬離樓高 6 層的公寓,但很快便遭當地警察逮捕。色情中介因拒絕支付賄款,二人即遭遣返回北韓。金表示,中介是要用她們做嚇阻其他人的反面教材 —— 逃走面對的可怕下場。「中介說:『記住,你們在這裡比留在北韓要好得多了。』」

南韓牧師千璂元過去一直假裝客人聯絡她們。上月 15 日,在牧師策劃下,二人終於成逃離當地,並在 6 天後抵達老撾萬象,牧師當時便在邊境等待她們。千璂元指:「中國對無證外國人的打擊力度愈來愈大,人口販子將脫北女性關在公寓作網路性交易,成為他們最佳的剝削方式。他們會向這些女性下藥,減輕其羞恥感、讓她們可長時間工作。」

在中國的日子與奴隸無異,但李亦從未想過返回北韓。她目標是到南韓賺取足夠金錢,將把母親及妹妹偷帶出來團聚。「我一直跟自己說:『要堅持。時機一到,便可以去韓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