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 Sir:移民兩年 —— 寧願移民是錯的

A+A-
圖片來源:路透社

在這風起雲湧的黑色夏季,在英國家裡每天醒來,第一件事就是拿起手機,看看香港時局的最新發展。這陣子我在英國關注的都是香港新聞,大多只跟各地港人聯絡,忙的都是支援香港的事。過往兩個月,大概很多香港人都難以入眠,幾乎任何時間都有朋友回應我社交媒體的訊息。

如此沒有時差地跟香港人同步,有時甚至忘記自己原來不在香港,忘記了原來移居英國剛滿兩年。

在英國兩年,讀過書、做過工、辭過工、轉過工;買過樓、租過樓、賣過樓、搬過家;住過倫敦、住過伯明翰。移居前曾擔心過不適應,但儘管兩年以來諸多改變,每次也很快就適應過來。我輩香港人大概就是適應力強,流動性高,搬到他鄉去居住,或沒上一輩人所說的困難。

雖然人在異鄉,生活又適應過來,但看到香港各式荒謬,仍會悲從中來。原來人走了,心仍在香港。

兩年前要離開時,朋友仍偶有問我「為何移民」。但這兩個月每有朋友聯絡,幾乎無一不談及計劃甚至落實移民,部分更明言短則數月,長則數年就會離開。而且談及移民者,甚至有我眼中屬自命中立的淺藍人士。大概對香港前景絕望的結論,已經不分政治立場了。

同一時間,又有很多有中國業務的朋友,不止把中國業務的資金不斷撤走,甚至連在香港的港元資產也不敢保留,匆忙轉到其他國家去。大概就如我以前所說,愈清楚中國,愈知道中國的可怕,近日香港亂局,顯示大家一直擔心的終於來了,非撤離不可。

朋友跟我談起移民,說石 Sir 有先見之明,兩年前決定離開香港的時機正好云云。朋友這高帽太高,石 Sir 實在戴不下。兩年前我跟朋友說:「誰知道呢?或許我這樣移民,正正錯失了香港發展的大機遇,幾年之後就得後悔呢?」當時決定離開,其實也只是機緣巧合,不過工作到了樽頸,租約剛好完結,年紀不算大,不如就到外面去闖一下,大不了敗陣回來重新上路。現在托賴適應,只是幸運。

這等幸運,實在沒甚麼值得高興。石 Sir 雖未有「茅屋為風所破,寧願受凍死」的風骨,但若今天香港百姓不論貧富皆生活安定、政府開明、政策有序合理;年青人可在海邊陽光下撿撿貝殼、在電子遊戲內攻城掠地、在激光音樂中載歌載舞,過年青人本來應該過的生活,只餘石 Sir 獨在英國天天抱怨後悔,痛恨自己錯誤的移民決定,亦於願足矣。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石Sir 居英記

年屆四十,看著香港在中共治下變得陌生,決定離開,移居英國。閒來把移居雜事,記錄起來,與讀者分享。 離開香港前,曾在學校當過幾年誤人子弟的工作,故以石 sir 作筆名。 筆者並非某大傳媒主管石 sir,只是碰巧同名,特此澄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