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 Sir:羅素理髮的煩惱 —— 居英港人篇

A+A-

從伯明翰搬到倫敦一個多月,生活上很快就適應了 —— 尤其所住區域都是遊人罕至的純住宅區,超市也一樣那幾家,銀行都同是那幾所,若只是在家附近活動的話,其實說不出有多大分別。

但身為香港人,有些「香港人的問題」總要面對,而在倫敦這大城市,這些小問題就比想像中難搞。

曾在歐美澳生活過的港人,大概都有理髮的煩惱。坊間傳聞,土生土長的英國人,大都不懂處理東亞人的髮質,或不清楚東亞人的髮型習慣,把三千煩惱絲交到他們手上,往往沒有甚麼好下場,只會更加煩惱。

以往住在伯明翰,雖當地東亞人口少,但市中心就那小小的一個,交通方便,其中不難找到適合東亞人的各式商戶 —— 我當時就有一位相當好的馬來華僑理髮師。

倫敦城市面積大得多,出城已不算很方便,而所謂市中心其實是縱橫數十個地鐵站的範圍,網上推介的亞洲人理髮店,東西南北,分散各處,一家不成要轉另一家十分麻煩。據說有些市中心以外的新華人聚居地,也有東亞理髮店,雖離我家不遠,但因公共交通路線設計問題往往要上一小時才到,實在太不方便。網上問倫敦朋友的推介,提議的各家理髮店,不巧都離家甚遠,轉車轉折往往要上個多小時,又覺得太麻煩。

家附近找不到東亞理髮店,洋式或土耳其式髮型屋反而不少,曾想過貪方便就隨便走進一家碰運氣。又有居英港人朋友說她自己是自家修剪的,我也因此像著名的羅素一樣,要考慮是否要替自己剪頭髮。

除了剪髮,另一樣惱人的「香港人問題」,是那港版丁麵。你別跟我說到英國就只應該吃英國食品,我告訴你有些東西就是無法取替 —— 我那在英國住了近 20 年,相當英化的港人親戚,來伯明翰探我時,第一件事就是把我家中的丁麵煮了來吃。

以往在伯明翰,出入市中心方便,市中心的亞洲超市應有盡有,我心愛的黑蒜油豬骨湯丁麵手到拿來,家中長備。但在倫敦,華人超市跟華人理髮差不多,除非住在華人聚居地,否則就得千里迢迢出城去唐人街,對我而言並不方便。

而在歐洲生活的港人都知道,這裡的丁麵不少都是歐洲生產的。歐版的丁麵據說麵質跟港版的差得遠,而更嚴重的問題,是歐版並沒有黑蒜油豬骨湯味。

一個多月下來,搬家時由伯明翰跟著過來的黑蒜油丁麵已吃光了很久,久未修葺的頭毛亦已長到慘不忍睹的地步,無奈唯有到附近超市買了一點其他口味的歐版丁麵,稍果餓腸,今天也不得已走進一家本地理髮店任其大剪一揮,淚斬青絲。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石Sir 居英記

年屆四十,看著香港在中共治下變得陌生,決定離開,移居英國。閒來把移居雜事,記錄起來,與讀者分享。 離開香港前,曾在學校當過幾年誤人子弟的工作,故以石 sir 作筆名。 筆者並非某大傳媒主管石 sir,只是碰巧同名,特此澄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