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 Sir:難以喜歡倫敦

A+A-

由伯明翰搬往倫敦 3 個多月,很快就習慣下來。習慣是習慣了,但卻還沒有喜歡上倫敦的生活。

倫敦的大城市生活,對在香港生活過的人而言,幾乎無需刻意習慣。同為大城市,倫敦跟香港固有差不多的方便。大倫敦地區比香港總面積大一點點,由東至西或由南至北,公共交通約需差不多兩個小時,地域寬廣,自然有不少可觀的好去處。歷史建築、潮流勝地、文化景點、綠化公園、購物商場,各適其適。對喜歡週末消費的香港人而言,倫敦大型商場林立,非英國其他城市可比。伯明翰最大的商場放到倫敦去,也只能算是地區街坊商場的級數,無法比擬。香港人習慣多姿多采的生活,倫敦大概能提供更多選擇。

不過讀者或記得,石 Sir 比較喜歡小城生活中山、新竹、檳城、伯明翰這些小城小鎮才是我所喜歡的地方。從伯明翰搬來倫敦,重新投入繁亂的都市生活。每天擠擁在地鐵,互嗅體味,頂頭撞腳上班下班。在倫敦市中心工作,中午午飯時段,辦公室附近大家匆匆忙忙找個位置,三扒兩撥吃個午飯,然後又趕回去繼續工作。而倫敦除了忙碌工作的人,又有大量拖著行李的各方遊客,在鬧市中穿插,原本已水洩不通的街道更見紛亂。好幾次走到倫敦市中心街上,實實在在感到透不過氣,頭暈轉向。

這繁忙的都市生活,其實正是當年離開香港希望避免的生活方式,誰知時也命也,輾轉反覆又跑到另一大城市去重投這種生活,實不能不嘆句「胡為乎遑遑欲何之」。

當然,能在倫敦工作生活,親身體驗一下如何在世界另一個大都市住下來,也算生命旅程中難能可貴的一頁。我自己偏愛伯明翰的生活方式,太太早幾天跟我談起,原來她亦已掛念伯市。說著說著,就開始計算幾時倫敦生活體驗夠了,就告老還「鄉」跑回伯明翰去。而原來人同此心,太太與從伯明翰一起搬過來倫敦工作的朋友們聚會,席間異口同聲都說:「當然就是比較喜歡伯明翰!」

這陣子在倫敦忙得透不過氣,就想到,反正都要忙碌過都市生活,與其遠離家人朋友在異鄉為客,為甚麼不留在香港算了?

不過這念頭只匆匆一瞥就作罷。想起讀到的香港新聞,佔中九子被判刑,「基本法」的普選承諾落空。民選議員一個一個被無理取締,作為市民唯一和平發聲渠道的議會亦失陷。而中共為繞過香港法院,通過「送中條例」魔爪直接伸到香港,不喜歡誰就抓誰到國內去慢慢以「中國特色的法治」治之。更令人忿怒的,是香港權貴為強推「送中條例」,滿口胡言亂語說起來面不改容,令人作嘔。

一想起這幾年在香港發生的事,看著本來絕不比倫敦遜色的香港,竟然因中共的打壓及香港權貴出賣港人,每況愈下,感到悲哀可惜。雖然英國自己有這樣那樣的問題,倫敦亦不算可愛,但有機會離開中共治下的香港,也是無可奈何的必然選擇。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石Sir 居英記

年屆四十,看著香港在中共治下變得陌生,決定離開,移居英國。閒來把移居雜事,記錄起來,與讀者分享。 離開香港前,曾在學校當過幾年誤人子弟的工作,故以石 sir 作筆名。 筆者並非某大傳媒主管石 sir,只是碰巧同名,特此澄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