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院

|共35篇|

能醫不自醫:加拿大急症室服務「垂危」

移民潮之下,加拿大這個全球最富裕國家之一,吸引不少人到當地開展第二人生。但那套為人稱羨的全民公費醫療保健系統,卻在最近數月陷入危機。各地醫院的急症室由於人手不足,被迫暫時關閉、縮短時間甚至停止服務。對於規模較小的醫院,這種情況已經司空見慣,如今卻連多倫多等大城市,也無法倖免。

鴻若遠:「災後五日」—— 點揀都輸的兩難抉擇

今年 8 月,Apple TV+ 推出了「災後五日」(Five Days at Memorial)的劇集,它是根據曾獲普立茲獎「調查性報道獎」得主 Sheri Fink 的作品「在紀念醫院的 5 日:風災重創醫院中的生與死」(Five Days at Memorial: Life and Death in a Storm-Ravaged Hospital)所改編。

改善器官儲存技術,如何救活更多肝病患者?

隨著外科手術愈來愈先進,器官移植變得普及,令很多患者得以續命,2020 年全球就有超過 12.9 萬宗器官移植手術。手術要成事,除了有賴醫生高超的技術,如何儲藏捐贈器官也是一大關鍵。「麻省理工科技評論」就報道,一款嶄新的儲存技術面世,大大增加可備用於移植手術的活肝數字。

韓國幽靈手術:監控就能一了百了?

去年熱播的劇集「魷魚遊戲」,曾出現類似「幽靈手術」(ghost surgeries)情節,由並非專業的醫生向昏迷者施行手術。事實上,韓國雖然有資金充裕、醫療水平一流的醫療保健系統,卻曾傳出多宗醫生將自己的手術重任交由助手負責,從而接收更多患者以獲取利潤的幽靈手術醜聞,嚴重打擊公眾對醫療機構的信心。針對相關亂象,當地國會去年 8 月通過法案,成為全球首個要求手術室安裝閉路電視,記錄過程的國家。

女性營運的阿富汗醫院

塔利班重掌阿富汗至今,對婦女愈發「趕盡殺絕」,包括革除公職及禁止接受教育。最新法令更規定,女子出門不只要穿罩袍,還必須遮臉。唯幸在此困境之下,首都喀布爾尚有數間由女性營運的醫院,每天疲於拯救生命、提供婚姻建議,並照顧遺嬰及孤兒。當中許多醫護已為人母,甚至是家中的經濟支柱。

夢碎以後:阿富汗青年的人道救援

塔利班重奪阿富汗政權,公共支出仰賴的外國資助中止,令當地深陷人道危機。870 萬人缺乏足夠糧食,全國半數人口急需援助保命。眼見國際社會的雪中送碳遲遲未到,一些阿富汗青年便「自食其力」,四處派發衣服及食物、提供醫療服務,甚至暗中為女孩授課。他們救人,卻也自救。

應對大型災難之入門:醫院分流制度

面對 COVID-19 個案急升,香港醫療系統已不勝負荷。政府未有為居家隔離的輕症患者提供清晰指引,令到很多心急的市民湧到醫院,進一步加重醫護負擔。要應對大型公共衛生危機,其中一道基本防線是醫院分流制度。醫學期刊 Acute Medicine & Surgery 就曾刊登文章,解說醫院分流制度的原意和演變。

【聽天由命】塔利班治下,阿富汗的荒謬醫療

塔利班重掌阿富汗,帶回了嚴刑律法,也造成全國財困。醫護無薪水、醫院無資源,惟衝突及疫情持續,前線人員即使要無償工作,亦不願袖手旁觀。但他們有心,偏院方無意 —— 管理者非科班出身,只顧效忠頭目,謹奉教條行事。於是全院上下的當務之急,不是救人治病,而是建清真寺。

【Soul Tue】失業大軍變抗疫新兵

自去年春季武漢肺炎爆發,數以百萬計的英國人失業。其中數千人不願坐以待斃,選擇受聘於國民保健服務(NHS)及政府外判承包商,從事清潔病棟、宣傳隔離規定及安排檢測等臨時工,成為抗疫大軍的一分子。雖然薪金甚低,他們亦不打算長做,但陌生的工作崗位反能給予一些慰藉,甚至為自己的專業技能找到新目標。

醫療體系崩潰關鍵:市場失靈?

2 月 4 日,林鄭月娥表示政府有意引入合資格非本地培訓醫生來港執業,以應付公營機構醫生短缺問題。申請人必須是香港永久居民,在認可醫學院畢業,據指認可名單共有 100 多間學府,包括多間中國大學。公共醫療醫生協會會長馬仲儀就憂慮,非本地培訓醫生質素參差。究竟香港是否缺乏人才?要理解香港醫療體系問題,或要從一個經濟學概念入手:市場失靈。

另一個抗疫戰場 —— 醫院洗衣工場

武漢肺炎對全球醫療系統造成沉重負荷,日以繼夜與疫症搏鬥的卻不只有前線醫護。以法國為例,現時平均每日新增逾 20,000 宗感染個案,醫院的洗衣場亦成為抗疫戰場。工人每天「全副武裝」,洗滌及烘乾數量驚人的髒衣和床具,危險而繁重的工作為他們帶來莫大壓力,外界卻對這些所知甚少。

東京武肺患者:等候入院,或等著餓死

距離東京奧運開幕不足 200 日,武漢肺炎卻在主辦城市急速擴散。都政府公佈,截至週日,確診後卻仍「等候安排入院.療養」者多達 6,930 名,較 1 個月前飆升 9.2 倍。必須住院卻要在家輪候的個案相繼出現,獨居者憂慮「不是病死就是餓死」。都內床位緊張兼人手不足,若再有全國性爆發,長等送院的問題恐會波及其他病人。

【心明大義】病童的遊戲科醫生

醫院遊戲師這個服務病童的職業在歐美已算普及,但對香港人來說或許仍覺陌生,甚至可能認為遊戲無益。智樂兒童遊樂協會廿年來就在本地致力發展這項服務,希望保障病童玩樂的權益。只是,去年疫情來襲,他們的處境變得尷尬。疫情未見盡頭,無法陪伴病童身邊,這班醫院遊戲師又有何應變方法?

鄭立:瘋狂醫院 —— 不管你是當兵還是當醫生,最後都是在當官

但最有趣的地方,倒是醫院本身。此遊戲的目標是升職當院長,醫人做手術只是手段之一,甚至只是當中的一小部分。要升職需要的可不止是醫術,而是辦公室政治,所以玩家更大部分集中於如何縱橫官場,搞好關係。

醫療系統快將崩潰,日本醫護年關難過

日本第三波疫情惡化,單日新增感染個案及重症人數同創新高。爆發全國最大感染群組的北海道旭川市,以及重症病床使用率逾 7 成的大阪府,需由政府派遣自衛隊護士支援。東京醫師會更警告,大量高齡入院或情況嚴重的病患,使前線人手不敷重荷,醫療系統快將崩潰。但當局仍未叫停支援項目 Go To Travel,甚至準備明年迎接海外旅客。

【醫療系統崩潰中】墨國病人「送院」即「送死」

墨西哥的醫療系統長期崩壞,導致醫護及設備嚴重短缺。結果當武漢肺炎襲來,無論是不幸「中招」也好,其他傷患也好,送院反而等同送死。有男士被經驗不足的護士誤拔呼吸器而喪命;有病患因無人監控其生命跡象,死於敗血性休克;一些病人被「棄置」於病床數小時,導致呼吸管被堵塞。救命不成反奪命,如斯荒謬,何以至此?

防護裝備不足,她到唐寧街孤身抗議

19 日早上,已懷孕六個半月的住院醫生 Meenal Viz 從家中開車到唐寧街,舉起自己製作的標語,在唐寧街示威兩小時。「我剛剛決定,不會安靜地坐看我們的同事死去。我必須做點甚麼。」她指要告訴大眾,英國政府漠視醫護安全,將醫護犧牲正常化是錯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