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院

|共26篇|

【Soul Tue】失業大軍變抗疫新兵

自去年春季武漢肺炎爆發,數以百萬計的英國人失業。其中數千人不願坐以待斃,選擇受聘於國民保健服務(NHS)及政府外判承包商,從事清潔病棟、宣傳隔離規定及安排檢測等臨時工,成為抗疫大軍的一分子。雖然薪金甚低,他們亦不打算長做,但陌生的工作崗位反能給予一些慰藉,甚至為自己的專業技能找到新目標。

醫療體系崩潰關鍵:市場失靈?

2 月 4 日,林鄭月娥表示政府有意引入合資格非本地培訓醫生來港執業,以應付公營機構醫生短缺問題。申請人必須是香港永久居民,在認可醫學院畢業,據指認可名單共有 100 多間學府,包括多間中國大學。公共醫療醫生協會會長馬仲儀就憂慮,非本地培訓醫生質素參差。究竟香港是否缺乏人才?要理解香港醫療體系問題,或要從一個經濟學概念入手:市場失靈。

另一個抗疫戰場 —— 醫院洗衣工場

武漢肺炎對全球醫療系統造成沉重負荷,日以繼夜與疫症搏鬥的卻不只有前線醫護。以法國為例,現時平均每日新增逾 20,000 宗感染個案,醫院的洗衣場亦成為抗疫戰場。工人每天「全副武裝」,洗滌及烘乾數量驚人的髒衣和床具,危險而繁重的工作為他們帶來莫大壓力,外界卻對這些所知甚少。

東京武肺患者:等候入院,或等著餓死

距離東京奧運開幕不足 200 日,武漢肺炎卻在主辦城市急速擴散。都政府公佈,截至週日,確診後卻仍「等候安排入院.療養」者多達 6,930 名,較 1 個月前飆升 9.2 倍。必須住院卻要在家輪候的個案相繼出現,獨居者憂慮「不是病死就是餓死」。都內床位緊張兼人手不足,若再有全國性爆發,長等送院的問題恐會波及其他病人。

【心明大義】病童的遊戲科醫生

醫院遊戲師這個服務病童的職業在歐美已算普及,但對香港人來說或許仍覺陌生,甚至可能認為遊戲無益。智樂兒童遊樂協會廿年來就在本地致力發展這項服務,希望保障病童玩樂的權益。只是,去年疫情來襲,他們的處境變得尷尬。疫情未見盡頭,無法陪伴病童身邊,這班醫院遊戲師又有何應變方法?

鄭立:瘋狂醫院 —— 不管你是當兵還是當醫生,最後都是在當官

但最有趣的地方,倒是醫院本身。此遊戲的目標是升職當院長,醫人做手術只是手段之一,甚至只是當中的一小部分。要升職需要的可不止是醫術,而是辦公室政治,所以玩家更大部分集中於如何縱橫官場,搞好關係。

醫療系統快將崩潰,日本醫護年關難過

日本第三波疫情惡化,單日新增感染個案及重症人數同創新高。爆發全國最大感染群組的北海道旭川市,以及重症病床使用率逾 7 成的大阪府,需由政府派遣自衛隊護士支援。東京醫師會更警告,大量高齡入院或情況嚴重的病患,使前線人手不敷重荷,醫療系統快將崩潰。但當局仍未叫停支援項目 Go To Travel,甚至準備明年迎接海外旅客。

【醫療系統崩潰中】墨國病人「送院」即「送死」

墨西哥的醫療系統長期崩壞,導致醫護及設備嚴重短缺。結果當武漢肺炎襲來,無論是不幸「中招」也好,其他傷患也好,送院反而等同送死。有男士被經驗不足的護士誤拔呼吸器而喪命;有病患因無人監控其生命跡象,死於敗血性休克;一些病人被「棄置」於病床數小時,導致呼吸管被堵塞。救命不成反奪命,如斯荒謬,何以至此?

防護裝備不足,她到唐寧街孤身抗議

19 日早上,已懷孕六個半月的住院醫生 Meenal Viz 從家中開車到唐寧街,舉起自己製作的標語,在唐寧街示威兩小時。「我剛剛決定,不會安靜地坐看我們的同事死去。我必須做點甚麼。」她指要告訴大眾,英國政府漠視醫護安全,將醫護犧牲正常化是錯誤的。

德國穩著疫情的關鍵:本來過剩的醫院

疫症大流行,意大利、西班牙、英國、美國、中國等多個大國都因床位不足而頭痛。反觀德國,確診數字不算特別低,醫療系統卻仍然游刃有餘。不少人把疫情受控歸功於當地龐大的醫療系統,但有經濟學家卻提倡應關掉過剩的醫院,以改善效率、善用資源。面對公共衛生危機,醫院果真愈多愈好?

疫中產子:準爸爸不得入產房

為對抗疫情,德國政府上週宣佈多項措施,其中包括「限制醫院探病人數」,指引看似正常不過,但「德國之聲」指出,政府沒有為此作詳細說明,導致各家醫院做法不一,探病次數、探病家屬的年齡限制等各有出入。然而最令孕婦憂慮的,是醫院禁止她們的丈夫進入產房,懷胎十月的最後關頭,伴侶卻不在身邊。

抗疫英雄?社會孤立下的印度醫護

香港醫護人員雖獲林鄭月娥肯定為「抗疫英雄」,早前參與罷工要求封關者,卻未獲保證不會遭秋後算帳。但要數待遇之差,印度醫護更是身陷污名化處境。據當地醫學專家報告,全國各地醫護正受到公眾排斥;有鄰居及房東因擔心醫護成為病毒攜帶者,甚至要求他們搬離住所。

為甚麼醫院改革總是困難重重?

這次武漢肺炎爆發,也再次喚醒市民大眾對香港公營醫療體系的關注。過去十年,政府大幅增加對醫管局的撥款,由 2010 至 11年度的 327 億,急增至 2019 至 20 年度的 699 億,增幅超過一倍。可是無論政府如何加大醫療投資,多年以來,一直改善不了香港公立醫院壓力爆煲、人手不足、醫生工時過長等問題。而除了香港,很多發達地區如美國和英國的醫院體系,都要面對各種問題。

【奧斯卡紀錄片】戰場上的地下醫院

今屆奧斯卡賽果揭曉,全球目光聚焦於大贏家「上流寄生族」之上。劇情片固然為人津津樂道,角逐最佳紀錄片的多套作品,亦同樣發人深省。以敍利亞女醫生 Amani Ballour 為主角的 The Cave,雖然未能奪獎而歸,但這部記述她在戰火中於地底搭建臨時醫院的影片,在此時此刻,格外深刻動人。

回首初代沙士:何以中國隱瞞疫情?

就在除夕,中國武漢傳出 27 宗肺炎疫情。此外,武漢市公安局在元旦日指:有 8 人在未經核實的情況下「散佈、轉發謠言」,「造成不良社會影響」,已被公安機關傳喚處理。所謂「謠言」如何,在資訊不流通的情況下尚未可知。但若回顧 2003 年沙士事件,要待官方公佈「真實」情況也許太遲。美國對外關係委員會全球衛生高級研究員黃延中教授,曾在 2004 年於美國國家學院出版社期刊上刊文分析,中國地方及中央政府面對沙士擴散初期及爆發階段,何以選擇扭曲、隱瞞疫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