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 Sir:硬脫歐?非不為也,實不能也

A+A-
Londonderry 汽車炸彈爆炸現場。 圖片來源:Clodagh Kilcoyne/路透社

上週末,英國北愛爾蘭 Londonderry 發生了一宗汽車炸彈爆炸,有指爆炸為新愛爾蘭共和軍所為。雖然英愛爭議已是上世紀的事,但爆炸事件大概讓大家明白,那些恐怖的日子並未完全遠去。

上世紀 60 年代,英愛兩國因北愛爾蘭的主權問題,引發了一連串的暴力事件。最後於 1998 年,兩國簽定 Good Friday Agreement(GFA),終於大致平息了有關的暴力事件。GFA 其中的一個結果,是撤除兩國之間的邊境控制,容許兩國人民及貨物自由流動,而英愛之間,亦於 2005 年撤掉最後一個邊境關卡。

目下這刻,英愛兩國皆為歐盟成員,那邊境控制自然可有可無。但自英國決定脫歐以後,問題就來了:脫歐了,英歐兩地間就有貨品關稅及人口管制要求,那無可避免就得設立硬邊境;但設立硬邊境,就即破壞 GFA 的安排,把愛爾蘭重新推向南北分裂狀態。

對於英愛兩地設立硬邊境,不論在歐洲在英國、議會及民間,幾乎眾口一辭都說不能接受。

但若英歐一直不能達成新脫歐方案,即會出現硬脫歐,即需要重新設立邊關,大概英國人普遍都明白此問題所在,因此民調亦顯示硬脫歐是最不受歡迎的脫歐選項。

那有沒有甚麼方法,既脫歐但又保持英愛邊境開放?有的,例如所謂挪威模式,即英國放棄關稅協議的決定權,只完全跟從歐盟的決定 —— 但這與「脫歐以取回主權」的目標完全背道而馳,在脫歐討論初期就被脫歐支持者放棄了。另外,也有較少人提及的香港模式,即英國放棄關卡讓貨物自由進出,但只要歐洲那邊仍有管制,就算英國這邊放任邊境,愛爾蘭那邊也不能不設關卡。

脫歐亂局發展至今,爭論點早就不在留歐或脫歐,而是如何既脫歐又維持英愛零邊境。文翠珊的方案勉強做到 —— 那也不是甚麼奇妙的方法,不過是「名義脫歐,運作照舊,過渡期慢慢再想」的拖延策略。但連這方案也被議會否決了,一星期過去了,仍看不到有甚麼 Plan B 可解決現時困局。

至今仍有一些人說硬脫歐也沒問題,說既然所有人都不希望設立英愛硬邊境,所以就可以不設硬邊境而脫歐。這說法有如說,中港兩地都認同不設立邊境關卡,自然就沒有人會把瘟豬肉帶過境,自然就沒有人會走水貨奶粉,自然所有人都會取好批文才過關,實在異想天開。

硬脫歐就得重設英愛邊關,就算英國人民曾經公投支持脫歐,這不代表他們認同為了脫歐而違反另一份經民主訂立的國際協議。在未能解決如何同時兼顧兩者時,硬脫歐實不能也。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石Sir 居英記

年屆四十,看著香港在中共治下變得陌生,決定離開,移居英國。閒來把移居雜事,記錄起來,與讀者分享。 離開香港前,曾在學校當過幾年誤人子弟的工作,故以石 sir 作筆名。 筆者並非某大傳媒主管石 sir,只是碰巧同名,特此澄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