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立:「天竺鼠車車」之前的見里朝希

A+A-
動畫「PUI PUI 天竺鼠車車」於播出後引發熱潮;圖為劇照。

年頭在日本啟播的兒童向動畫「PUI PUI 天竺鼠車車」(PUIPUIモルカー)在港台都引發熱潮。雖然每集總長只有兩分半鐘,然而可愛的外型與故事內容的反差,掀起了如 2018 年動畫 POP TEAM EPIC 般的邪典追捧。首次接下動畫連載,年僅 28 歲的動畫監督見里朝希於 Twitter 表示相當意外。

見里朝希於東京藝術大學研究院動畫專攻畢業。他的畢業作兼出道作「我的小山羊」(マイリトルゴート)曾於日本電視台 TBS 主辦的亞洲動畫比賽 DigiCon Asia 6 中取得 2018 年日本區金獎。香港動畫「離騷幻覺」去年亦於同一比賽取得亞洲區大獎。比起相對更為兒童向的「天竺鼠車車」,其出道作走黑暗童話風,同樣是以針氈羊毛公仔的定格動畫創作。

內容倒敘講述狼吞下六隻小羊,羊媽媽剖開狼肚救回皮毛被消化了一半、遍體鱗傷的小羊們。找不回長子伯格的羊媽媽,硬把一個披著漂亮羊皮的小孩夏希拖回了家。被認定是伯格的小孩來到家中,隨即被其他受傷的小羊懷疑,因為伯格是最早被吞進肚子的,皮毛不可能絲毫無損。面對其他小羊的質疑,夏希想從羊的家中逃離,但意外地反轉了一面鏡,讓小羊看到自己傷痕累累的身體。小孩見狀脫下了羊毛給小羊披上,露出手臂的瘀痕。畫面一轉,看哨的小羊就說狼來了,其他羊見狀四處匿藏。走進門的是夏希的父親,他壓住夏希後旋即變成了狼,並用牙脫掉了夏希的上衣,露出更多傷痕。其他小羊一擁而上想要救回夏希,卻因為實力懸殊並不成功,最後拯救了夏希的羊媽媽用電槍把父親電暈,鏡頭淡出前是裸露了下身的父親。動畫最後一幕,是夏希望出窗外,而父親的一隻鞋浮上了水面。

針氈羊毛公仔與兒童這個組合,令筆者想起朋友曾經評論電視動畫「攻殼機動隊」中,以兒童聲線配音的攻殼車塔奇克馬。她說塔奇克馬特別容易掀起觀眾對美好人性,或者「初心」的鄉愁。

在「我就爛」迷因氾濫的今日,它背後隱藏著的是現代人對於自己生活狀態無規可循,當中任何一部分都可以反轉成為傷害人的部分,從而引伸對於自己生活方式的質疑 —— 包括「我的小山羊」中,爸爸所象徵的保護,同時也是暴力的泉源。相比起「我的小山羊」,「天竺鼠車車」較少涉及身體的實際損傷,然而它展現的仍然是一般人如何面對實際生活場景,並透過動畫中兒童視線的特性,描畫人類在被社教化馴化之前,更為原始的憤怒、同情、軟弱等情緒。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夕立 中距離日本

想日落先起床,故名夕立。粗通日文,超譯日本的社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