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立:女團綜藝節目發展之路

A+A-
秋元真夏以裝小聰明、惡意賣萌等形象演出;「乃木坂在哪?」劇照。

女團成員透過歌曲、粉絲互動及綜藝節目的設計逐步構成不同「人設」。此篇嘗試退回基本步,思考一個問題:為甚麼女團冠名綜藝節目,會發展成今日這種形式?這種形式又與日本電視文化有何關係?這要從不同形式的喜劇表現,「漫才」說起。

日本的搞笑藝人節目(お笑い番組)最早可以追溯到落語家在戰後開始轉型到電視媒體,延續至今的則要數到 80 年代中期出現的三大搞笑藝人:塔摩利、明石家秋刀魚以及北野武;以及 80 年代末期的搞笑組合 Down Town(由濱田雅功與松本人志組成)。上述不少搞笑藝人在 30 年後的今日,仍然有常設冠名的電視節目。當中,被女團綜藝電視節目吸收得最多的部分是二人相聲短劇(コント)。

二人相聲短劇沒有定式,最廣為人知的,是「裝傻」與「吐糟」。這種相聲短劇模式也算是綜藝節目中一大主流。以搞笑組合奧黛麗(オードリー)為例,若林正恭擔任「吐糟」角色,春日俊彰擔任「裝傻」角色。他們的表演又以春日俊彰的打扮為標誌:白裇衫、粉紅色背心,以及在前額八二分界的位置,將髮線鏟成銳角,在 80 年代起被稱為 Techno Cut 的髮型。以短劇「春日寫小說」為例,春日不斷敘述他小說的奇怪情節,若林正恭就不斷打斷他的故事,對當中的荒謬情節吐糟。

搞笑組合香蕉人擔任「乃木坂工事中」的主持,日村勇紀成為被吐糟的對象;圖為劇照。

當然讀者或者會認為,女團成員不是只與 MC 對話而已嗎?女團綜藝節目最少有兩個層面,是以這基本型態組織起來。首先,「乃木坂工事中」與「在日向坂相見吧」兩個節目都直接邀請搞笑組合為主持,分別為香蕉人(バナナマン)與剛提到的奧黛麗。原因有二:綜藝節目中最怕冷場,兩人如果合作良久,在女團成員不懂「搞氣氛」的時候,能夠透過主持的急才救場,挽救節目氣氛。其次,在搞笑團體中擔任「裝傻」角色的藝人,通常在綜藝節目中也會成為被女團成員「欺負」取樂的箭靶。例如乃木坂 46 已畢業成員西野七瀨就曾經在介紹新人與田祐希時,訛稱沒有預算,要求日村扮演野豬以及雪糕筒;相反,欺負「吐糟」藝人的少之又少,他們通常擔當推動節目、起哄、再吐糟等角色。

我們較少看到女團綜藝節目以溫情方式進行,多以拋話題,或者以問卷開始,讓女團成員回應,再加以吐糟這種「互窒」的方式進行。在這種來回對打的方式下,某些特別適合鏡頭前被吐糟的人設就特別有效果(通常我們也以這點去評論成員的綜藝能力是否出色)。例如乃木坂 46 中的秋元真夏,就常常以裝小聰明、惡意賣萌、體育白痴、五音不全,甚至乎在平地摔倒等等特徵(或者劇目)著稱,在節目中幾乎能被任何成員輕易抓住話柄,是乃木坂綜藝節目中得以順利推展的一大推手。

綜藝型成員由於在節目中曝光率高,若吐糟失言,則會招人反感,破壞正統偶像形象的機會率也較一般人高。這把雙刃劍用起來會發生甚麼事情,下文再詳。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夕立 中距離日本

想日落先起床,故名夕立。粗通日文,超譯日本的社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