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作

|共13篇|

莎士比亞跟他人合寫作品?

英國劇作家莎士比亞傳世劇作達 38 部,身後同樣留下不少謎團,例如人們就對其於 1587 至 1592 年的「失落的歲月」間的生活所知甚少。甚至莎翁本人也是一個謎,有人質疑是否真有其人,或作者真身是否其他人。也有人認為莎劇是一群劇作家的共同創作;事實上,莎士比亞最後十部戲劇約一半是合作寫成。近期一項研究,可能找到了更多莎劇為合作創作的證據。

有沒有「原始共產主義」?

馬克思於 1883 年死後,其畢生摯友恩格斯負責整理、出版包括「資本論」在內的遺著。他讚揚好友發現人類歷史發展規律,根據手稿內容,寫下論文「家庭、私有制和國家的起源」。恩格斯在文中提出「原始共產主義」(Primitive communism)的概念,至今仍有不少作家、學者視之為歷史事實,更有人稱,「在人類歷史的大部分時間裡,沒有私有財產這回事。」不過,法國圖盧茲高等研究院(IAST)人類學家和博士後研究員 Manvir Singh,卻對原始共產主義提出質疑。

反對意見如何推動科研?

不論關乎政治、商業、科學、甚至伴侶,清空反對聲音並不等於清空問題,更不可能完全撇除反對意見(尤其是伴侶)。但對立不等於不可以聯手,而且正正是因為對立,雙方盡全力探索,結果可能出乎意料的好。著名心理學教授、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戴利爾.加利曼(Daniel Kahneman)提出「對立合作」(adversarial collaboration)的研究方式:在科學觀點上持不同看法的人,可通過共同進行實驗或討論,致力尋求真理。加利曼日前就在學術資訊平台 Edge 發表演講,再談「對立合作」。

中俄兩國不是盟友,勝似盟友?

本月 17 至 23 日,俄羅斯與中國在西太平洋海域首次聯合海軍演習,10 艘軍艦組成的艦隊通過日本本州島及北海道的津輕海峽。普京在 21 日稱,俄中與北約國家不同,不會建立封閉的軍事同盟或軍事集團;中國外交部則指「中俄兩國不是盟友,勝似盟友」。奧斯陸國際和平研究所(PRIO)資深研究員 Pavel K. Baev 指出,中俄關係並非如表面一帆風順;人們難以看穿強大的宣傳機器,如何誇大兩國的親密關係。

英國保守黨向中國獻的媚,換來了甚麼?

自 2010 年前時任保守黨黨魁卡梅倫(David Cameron)帶領該黨贏得大選以來,英國政壇一直由保守黨主政。2015 年,英中兩國領導人分別表示兩國關係邁進「黃金時代」。不過,在不同媒體評論中國議題的英國作家 Robert Foyle Hunwick 認為,保守黨多年來對中國的屈從,並未有為國家帶來任何幫助。

為甚麼聰明的人們,反而作出愚蠢的決定?

我們都認同集思廣益、群策群力是最有效的決策方式。有如 1 個人只有 1 個頭腦,10 個人卻有 10 個辦法,這稱之為群體智慧。但有時聰明人聚首一堂,反而會做出愚蠢的決定。英國廣播公司特此探討,為何「三個諸葛亮,勝不過一個臭皮匠」,以及如何有效運用群體智慧。

林宇:「Chinese = Money」的歐洲市場

我不會說整個歐洲的人都如我所遭遇的貪錢,反而都像一個光譜有其寬廣的不同程度,非黑即白的論斷太過幼稚,就如把歐洲人想像成純粹的美好優秀就太天真,沒經驗之下被劏出一頸血有何奇哉?就當作崇洋根性發難,眼見有了奴役金髮碧眼的外國人機會到來,付個表演費總算有價有市吧。

在團隊中獲得安全感,工作表現也更佳

工作佔生活大部分時間,如果整天都戰戰兢兢、如履薄冰,身心俱疲之餘,又不能發揮所長。這不只是打工仔的「無病呻吟」,已有研究表明,工作團隊如果令員工擁有「心理安全感(psychological safety)」,成員可以用自己習慣的方式工作,提出意見或批評而沒有後顧之憂,就可以表現更好、更有效地解決問題。

江皓昕:「屍殺片場」—— 每一部爛片背後,都有一群熱血的工作人員

一位前輩曾說:「別輕易罵某部電影是爛片,特別是做這行。」看了「屍殺片場」,我又想起了這句話。當頭棒喝。請別誤會,「屍」並不是反面例子,不是因為覺得好難看想說它爛,之後良心發現才想起這句話。不,「屍」是一部非常出色、聰明、講拍電影的電影。主角是在幕前演出的每一位,也是在幕後苦幹的每一位工作人員。

鄭立:瘟疫危機 —— 贏就一齊贏,輸就一齊輸?咁講通常都一齊輸

最近有新聞說,因為中美貿易戰,美國向中國要求提供 H7N9 病毒樣本時,中國一直沒有理會。聽到這樣的消息,你會有甚麼反應?我認為,最有可能的反應,就是想玩桌遊,例如「瘟疫危機(Pandemic)」應節。它是個合作遊戲。甚麼叫作合作遊戲?那就是說不是玩者之間互相競技,不是在玩家中勝出,而是大家一起解決一個問題,成功的話所有人都是贏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