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差異

|共36篇|

香港的自助餐,在台灣叫「吃到飽」

這種東西,在台灣不叫自助餐,叫作「吃到飽」。不論是港式的火鍋放題、雞煲放題、日式放題,或者西方自助餐,一概叫作「吃到飽」,不是自助餐。想請人吃好一點,就說請對方去吃到飽,不要說請吃自助餐。在台灣,請人吃自助餐,跟你在香港請人食大家樂差不多。

鄭立:在台灣煮食最好用樽裝或桶裝水

如果在日本的話,就索性打開水喉飲水;但去中國的話,只要負擔得起,便任何時候都會用桶裝水。在香港人的世界觀裡,愈文明的社會,自來水的水質就應該愈高。而在香港人印象中,台灣的水準應該和香港相近吧?所以自然地,就會想要打開水喉來煮食和飲用吧?不,不要。

鄭立:在台灣,機車既是人,也是車

在台灣,機車這種東西,像「鐵甲威龍」一樣是人與機器的合體,他有時是人,有時是車,騎著機車的人有時會把自己視為一個移動比較快的行人。聽起來有點玄?其實不玄,你只要這樣想,行人會做的事情,騎著機車的人還是會做的,你就懂了。

林宇:「Chinese = Money」的歐洲市場

我不會說整個歐洲的人都如我所遭遇的貪錢,反而都像一個光譜有其寬廣的不同程度,非黑即白的論斷太過幼稚,就如把歐洲人想像成純粹的美好優秀就太天真,沒經驗之下被劏出一頸血有何奇哉?就當作崇洋根性發難,眼見有了奴役金髮碧眼的外國人機會到來,付個表演費總算有價有市吧。

東南亞華人過豬年,穆斯林會否感到冒犯?

在以穆斯林為主的馬來西亞和印尼,當地少數的華人社群慶祝豬年時有否遇阻撓?有華人觀察指出,部分穆斯林確實不抗拒豬年裝飾,甚至有穆斯林售賣豬形圖案藝術品,但整體社會氣氛依然壓抑,以致公開佈置豬年裝飾,不時成為當地華人報章大肆報道的新聞。

為何總愛紋上(錯的)外語?

有人以紋身展露個性,或記念重要的人事,假如用上外語紋身,似乎加添一筆文化色彩。但若本身不熟悉外國文化或外語的含意、用法,隨時弄巧反拙,甚至在世界的另一端惹來無盡訕笑。美國楊百翰大學阿拉伯語教授 Kevin Blankinship 於「大西洋」撰文,解釋選擇外語紋身綻何而來,以及值得注意的地方。

狗肉夕陽行業:南韓狗隻何去何從?

中國身為狗肉大國,估計每年近 1,000 萬狗隻被屠宰食用。鄰近的南韓,亦有食狗肉習慣,每年均有類似中國的「狗肉節(Bok Nal Days)」。但隨著南韓年輕人愈趨抗拒食狗,狗肉傳統有衰微之勢。甚至有狗場飼主亦順應潮流,結束其狗肉行業。在動物保護組織國際人道協會的協助下,不少本將淪為俎上之肉的狗隻,獲安排到其他國家「重生」。

唐明:德奧合併時人心回歸了嗎?

德奧兩國心中都有一條無法超越的文化界線的概念,這條界線就是區分南北的美因河線:北邊是普魯士王國(也就是第二帝國的主體),南邊則是「所有其他人」,因此「美因河以南」的貶抑近似「南蠻」。而法西斯奧地利也有自己的意識形態,他們鼓吹自己是「更好的德國人」,奧地利是「德國更好的一個邦」。而且奧地利的法西斯獨裁有濃厚的天主教背景,和意大利的墨索里尼更同聲同氣,反而不是希特拉。

紅眼:日本人拍的外國電影,與外國人拍的日本電影

在那個陳奕迅仍然會唱兒歌的年代,「鋼之鍊金術師」對於死亡、人類記憶、神明與真相等題材,都有著非同一般少年漫畫層次的探討,其震撼力讓人畢生難忘。十年過後,真人電影版的「鋼之鍊金術師」,則帶來另一次元的震撼。衝擊理智,挑戰耐力,完全考驗觀眾對原著漫畫和愛德華兄弟的愛。如果電影中那個虛構的仿歐洲舞台,每出現一個染金髮扮外國人的日本人面孔,就扣一分,而他們每說一句日文,就再扣一分。那麼,有本田翼都無用,完場時應該已經負一千分。

法國人是直率還是無禮?

法國人沒禮貌?最近到加拿大任侍應生的法國青年被指在工作上「咄咄逼人、粗魯、無禮」而遭到解僱,侍應生說那是歧視法國人的直白方式表達,更就此事入稟卑詩省人權法庭控訴前僱主。侍應生將問題拉到法國人待人接物的特性上,法國人日常談吐究竟是真無禮,還是直率?

當複製品已成原創,山寨就是藝術?

山寨氾濫程度在全球首屈一指的中國告訴你,假貨不單比真貨還好賣,而且「比真貨還要好」。聽似歪理,其實歷史中已有跡可尋,柏林藝術大學的哲學和文化研究教授韓炳哲最近的書作 Shanzhai: Deconstruction in Chinese 就別開生面,解構「臨摹參考」等複製過程如何不斷改造進化藝術。

加泰隆尼亞:由爭取自治變要求獨立之路

自從加泰隆尼亞宣佈 10 月 1 日舉行獨立公投,馬德里政府連番出手打壓整頓,除了收回該自治區財政權,又搜查首長辦公室,拘捕多名組織公投的官員,充公選票,誓阻獨立公投舉行;另一邊廂加泰隆尼亞卻堅持公投勢在必行,究竟如此強烈的獨立情緒從何而來?其實,加泰隆尼亞爭取獨立已非一朝一夕的事,而且當中大有歷史理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