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境

|共9篇|

【展覽】遊走政治與詩意之間 —— 概念藝術家 Francis Alÿs

令比利時藝術家 Francis Alÿs 一直關注空間、邊界、人口遷徙及地理政治,這次於大館當代美術館舉行的香港首次個人作品展「水限 __ 陸界:邊境與遊戲」,除了展出有關上述事件的作品外,亦展示出他多年來紀錄世界各地,甚至於戰事和衝突不斷的地區內,小朋友的遊戲情況及其文化意涵。

南海翻版?中國喜馬拉雅山邊境建村

2013 年,中國傳出在南海建立不同人工島,到近年,永暑礁已變成可供軍機升降的基地。新德里​政策研究中心戰略研究教授 Brahma Chellaney 指,中國正在喜馬拉雅山邊境照搬在南海造地的切香腸戰術(Salami tactics),建立不同邊境村莊。

杜林普下台後:美墨邊境圍牆的未來

杜林普在任美國總統 4 年,無論是支持抑或是反對者,大抵都會同意他改寫了美國甚至是環球的政治格局。杜林普下台後,留下很多難以一時被扭轉的政治遺產,其中已興建了 450 英里的美墨邊境圍牆,就令繼任的拜登政府十分頭痛。美國媒體彭博社近日亦刊文,探討美墨邊境的未來。

唯一沒有與中國建交的鄰國:不丹

新一輪的中印衝突已持續多時,仍沒有解決的跡象。號稱「快樂之國」的不丹,一向予人與世無爭的形象,卻不幸夾在中國和印度之間,自 2017 年洞朗地區衝突起,中國將邊界線向不丹推前 40 公里。不丹多年奉行獨特的外交模式,由印度督導,至今還沒有和中國建交。

由兄弟之邦到中印戰爭:回顧中印交惡史

中印兩軍再次在拉達克地區爆發衝突,印媒指解放軍 43 死,印軍至少 20 名士兵被殺,邊境一時之間戰雲密佈。在建國早年,中國本來一度和印度進入蜜月期,但這段關係在 50 年代中惡化,更在 1962 年爆發戰爭,變成世仇,往後 50 多年於邊境爭擾不斷。

印中邊界衝突風險

2017 年,印度及中國的邊防部隊曾在洞朗對峙約兩個月;本月 5 及 9 日,兩軍再度發生衝突。近年相關邊界衝突雖然沒有演變成戰爭,但政治學者 Sumit Ganguly 及國際關係學者 Manjeet S.Pardesi 在雜誌「外交政策」撰文指,距離 1988 年兩國同意「互相理解」邊界問題已有 30 餘年,今天兩國的邊界衝突,值得擔憂。

俄中家仇國恨,盡在政治現實中消失

中國,一點都不能少 —— 但可以缺一大塊。後半句由網民所作的調侃,或許深深刺痛不少愛國人士的心。但對中國來說,為甚麼有些家仇國恨必須牢牢記住、代代相傳,有些則不再具有任何現實意義,甚至選擇性失憶?在俄中的黑龍江邊境,過去曾發生大屠殺事件,但出於兩國現時的合作需要,這些慘無人道的往事,似乎同遭兩國刻意隱藏。

北韓有武漢肺炎?

北韓接壤中國,面對武漢肺炎疫情威脅,金正恩果斷於上月 22 日封關。然而,亦有報道指,早在 1 月下旬,北韓可能已有人「中招」,近日亦有傳出其他北韓國民受感染的消息。剛過去的週六為北韓人民軍建軍 72 週年,卻無往常的閱兵活動。長年報道北韓新聞的記者兼作家 Donald Kirk 認為,當地有爆發肺炎的可能;假如屬實,則是一場災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