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紙

|共16篇|

廖康宇:新聞訂閱新趨勢

現今大部分傳媒機構的運作模式,是依靠免費提供海量資訊吸引讀者,再透過賣廣告以及轉賣服務使用者的個人資料圖利。雖然並非所有報章都是免費,但只靠每份十元八塊收入跟本無法應付出版開支。這種商業模式除了令廣告商主導出版,另一缺陷是要培養及凝聚讀者非常困難。

【Soul Monday】打破負面思維,專講正面新聞的「快樂報」

4 年前,一份 32 頁報章「快樂報」,在 Kickstarter 眾籌之下在英國橫空出世。不同於一般報章的單調沉悶,「快樂報」色彩繽紛,配以童趣插圖,乍看之下像本兒童雜誌。然而,這份報章的內容確確實實是新聞報道,當中盛載了創辦人 Emily Coxhead 的理念:創造一個專門分享正面新聞的平台,歌頌世界上正在發生的好事。

包大人:收費訂閱計劃 —— 蘋果日報的反手一搏

宣傳訂閱時,「蘋果」和黎智英都用「紐約時報」和「華盛頓郵報」的成功例子來作比喻。不過,與「紐約時報」的深度報道和高質內容相比,「蘋果」的內容多年來更注重即時新聞、即食娛樂化短片形式呈現的動新聞等,這些資訊易明、即食,但很快被人遺忘,讀者是否願意每月付錢,來購買這些資訊?

維多利亞時代報章,怎麼改造英國城鎮面貌?

在印刷媒體接連停刊倒閉,新聞資訊多經網上傳播的年代,我們或者難以想像報章的威力,曾足以改寫一個國家的城鎮面貌。在 19 世紀的英國維多利亞時代,閱報成為跨階層的普及文化,城市要開闢專門閱報的場所,報社以銷售報章致富,更紛紛在市中心興建地標式總部。如今時移世易,但這些橫跨兩個世紀的歷史痕跡,依舊散見於英國各大小城鎮。

「報道」包裝術:中國官方宣傳走向全世界

上週杜林普在聯合國大會演講時提到,中國正試圖干預美國中期選舉。其後杜林普提出證據,認為中國在美國報章的付費版面上刊登報道,意圖製造新聞,控制輿論。然而,除了美國,中國亦向德國規模最大、且為官方通訊社的「德新社(DPA)」落手,以同樣手法,把中國官方信息滲透到西方。

坐牢、辦報、再坐牢:批評才是平常事的公報

日前,喀什米爾知名記者 Shujaat Bukhari 在其辦公室門外遭槍殺。他經營著 3 份日報,並為包括 BBC 在內不同的國際媒體撰文,可見在印度經營媒體的危險性。此事亦讓人想起從前印度報紙的起源:「孟加拉公報」從創辦到結束,都是與腐化權力的一場又一場交戰。美國研究員 Andrew Otis 最近出版著作,講述印度新聞自由的先導者 —— James Hicky 和「孟加拉公報(Hicky’s Bengal Gazette)」的故事。

「紐約時報」:紙媒壽命或只剩 10 年

網媒火速興起,社交平台徹底改變了廣告資源的投放形式,都讓不少傳統報紙和雜誌面臨經營困局。作為新聞界龍頭之一的「紐約時報」,其近年發展方針興許也成為紙媒大勢的行內指標。儘管在網絡時代下成功轉型,但「紐約時報」行政總裁 Mark Thompson 坦言,紙本印刷的壽命,或已走到最後 10 年:「原因是我們的核心已經在轉移。」

報紙休刊日 —— 日本報社的特例假期

日本公司一向予人「做到死人」的印象,但日本各大報社卻在繁重緊張的工作日程中,始終留有一個月一日的休刊福利。原來日本於 1956 年起設報紙休刊日,當時每年只有兩個月的星期一是假期,後來逐漸增多。如果碰巧指定星期一是公眾假期,便會於星期二補假。這一天,派報員也會同時休息。

包大人:新聞真的無價?

讀者多在臉書社交媒體看新聞,失去閱讀單一新聞傳媒的習慣,而Facebook 給予傳媒的轉載費太少,根本難以支持傳媒運作;傳媒為爭點擊率,新聞日益誇張煽情,嚴肅新聞成了票房毒藥;新的傳媒經營模式仍未出現,不少網媒以眾籌為生,但小本經營難以支持具規模的採訪製作。傳媒寒冬冷風愈吹愈烈;受眾讀者棄收費報紙詳盡報道,取免費網上短打即時新聞,但網上廣告收益太少,傳媒入不敷出,凍薪減薪裁員外判之聲不絕。

究竟是人們不願意花錢閱讀新聞,還是新聞質素未夠好以致受眾不願花費?

紐約時報書評內幕

外國不少大報均設有書評版,其中紐約時報書評尤為馳名,慣以專業著稱,業界龍頭地位經年不墜。聲名背後,究竟實際運作如何?紐時書評編輯 Pamela Paul 早前就現身網絡論壇 Reddit,解答網民問題,為讀者披露書評版的工作日常,並提及數項鮮為人知的內幕:

「隱蔽新聞」:日本隱蔽族的喉舌

在日本不論繁華多姿的都市或寧靜怡人的地方鄉鎮,每一個街區都可能無聲無色住著若干隱蔽族(引きこもり),他們足不出戶斷絕與外界的溝通。社會對他們的認知僅來自半真半假的新聞、電視劇和鄰里謠言,因而大眾蔑視有之,愛莫能助有之,自以為是強行破門而入的「支援團體」也有之。幾名隱蔽族因此創辦報紙「隱蔽新聞」,代存在感幾乎為零的族群發聲。

這份百年週報不賣廣告 仍賺千萬

香港潮流雜誌「東 Touch」在 2016 年最後一星期停刊,可見紙媒似乎正走向絕路。與此同時,法國一份週報正步入它的第 101 週年,而且在法國傳媒中依舊保持著屹立不倒的地位。它以幽默諷刺時弊著稱,政商界調查報道為賣點。若有一天法國爆發醜聞,那天多半是星期三,即「鴨鳴報」(Le Canard enchaîné)上架的日子。1 份 1 歐元,沒有相片,沒有廣告,網站版寒酸如小學生作品而且只刊每期頭版,但據講每星期讀「鴨鳴報」是平常法國家庭的家傳習慣。

紙媒萎縮:不靠廣告靠甚麼?

全球報業早已步入寒冬。美國三大報業集團(Gannett、McClatchy、Tronc)在 2016 最新季度的廣告收益都錄得雙位數跌幅。美國報章整體廣告收益亦由 2000 年時的 600 億美元減少至 200 億美元,跌回 1950 年水平。收入萎縮,報章唯有轉型為一種「新」的營收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