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工

|共32篇|

夢碎以後:阿富汗青年的人道救援

塔利班重奪阿富汗政權,公共支出仰賴的外國資助中止,令當地深陷人道危機。870 萬人缺乏足夠糧食,全國半數人口急需援助保命。眼見國際社會的雪中送碳遲遲未到,一些阿富汗青年便「自食其力」,四處派發衣服及食物、提供醫療服務,甚至暗中為女孩授課。他們救人,卻也自救。

【Soul Monday】大人的垃圾,由孩子收拾

疫下日本,不便三五成群聚在食肆,因而衍生出「路邊喝酒」的亂像,不只構成噪音及治安問題,往往還會留下一地垃圾,影響公眾衛生。望而氣憤的市民甚多,動手改善的人很少。神戶市就有一名 7 歲女孩,每逢週末,當那些大人宿醉未醒,她已隨父親走遍社區,把煙頭、空罐一一撿起。

當政府無能,他們自「髮」阻擋漏油

嚴重漏油事故,可以帶來極嚴重的生態災難,令大量生物死亡,也會使部分依賴海洋資源維生的社群失去重要收入來源;而政府往往要調動大量人力物力,方能清理油污。去年 8 月,毛里裘斯就爆發號稱該國史上最嚴重的生態災難,甚至要進入全國緊急狀態。可是政府無能,唯有社群自救,文化網站 Atlas Obscura 就披露毛里裘斯人當日如何以頭髮應付漏油危機。

【Soul Monday】推動接種疫苗的讀書會

美國新墨西哥州的優秀女性讀書會(The Fabulous Ladies Book Club),10 名成員多是在職母親,所以常在一間牛排餐館碰面,一邊吃喝一邊分享閱讀心得。直到武漢肺炎爆發,讀書會只能改為網上聚會,但最近她們走出屏幕再度集合,執行一項新任務 —— 協助自己城鎮的居民接種疫苗。

救世軍:告別露宿 重過健康生活

曾經露宿及寄居快餐店的俞國南(John),幾年前受家人離世打擊變得嗜酒如命,弄得自己疾病纏身,進出醫院成為日常。兩年前參加了救世軍「標星計劃」後,John 擺脫了酒癮,更為自己定下目標,不再空虛度日;自言不擅社交的他,甚至當起了義工,重新建立健康的社交生活。

停止資助警隊:可行嗎?

由香港到美國,再到白羅斯,各地的警暴畫面都觸目驚心,令人心寒。在香港,有示威者高呼解散警隊;在美國,「停止資助警隊」(defund the police)也是主要的示威訴求。有人會認為警隊的角色不可或缺,質疑停止資助後,治安如何得以維持。美國一些城市就正在實驗,先從緊急服務入手,將警隊職能分散給其他專業人士。

【Soul Monday】搬入空屋過好生活

記者對曾採訪的題材充滿興趣是正常事,但有記者卻以報道的專題作為事業另一跑道。英國房產監護(property guardianship)公司 Dot Dot Dot 創辦人 Katharine Hibbert 曾任職「星期日泰晤士報」記者,因對採訪過的空置房屋及偷住者問題念念不忘,最後在 2011 年成立公司希望改善社區問題,讓租戶以「房產監護人」的身份,用較低廉租金及義務工作,換取在空置的房屋中居住的權利,從而過更好的生活。

救世軍:共倡社會共融

在救世軍油麻地青少年綜合服務中心的一個活動室中,一班小朋友正在畫和諧粉彩畫,抒發自己的心情,畫畫之餘還互相「打鬧」、嬉戲,氣氛融洽。這班小朋友被香港主流社會標籤為「少數族裔」,更普遍的是「南亞裔」,只因為他們的外觀、膚色及所屬族群跟香港主流社會的人不同。

救世軍:保育者聯盟

「因為大家都很友好,相處下來並沒有架子,更會互相嘲笑,所以才改名叫『YND Mean 爆』。」「YND Mean 爆」義工隊的 5 位年青成員過往曾背負著「夜青」、「邊青」等負面標籤,透過救世軍屯門深宵外展服務,他們聚首一堂,最近更組成義工隊,身體力行推動「無痕山林」,為大自然出一分力。

護瞳行動:信念之重要

全球有 5 分之 4 的失明可以避免,但隨著人口老化和增長,失明仍然困擾許多基層國家人民。看不見,不是生與死的關口,卻深深影響著一個人的生命質素。有時困惑,有時痛苦,有時黑暗,有時無路可退。但靠著信念,正如 Fred 說,眼看別人失明而袖手旁觀是一種罪。懷著信念,我們繼續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