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

|共32篇|

吳蚊蚊:大海的孩子

如今過了很多年,裡面的人又要漂洋過海,在他鄉找自己的家。但無論如何,我們都是大海的孩子;天星小輪兩岸的燈火、海旁的雪糕車、木製電車上的海岸風景、城市大樓看出去的海天一色、中文大學宿舍看出去的吐露港、西貢、鯉魚門、長洲的海鮮…… 這些最美的漁港風光,會一直烙印在每個人的心中。

鴻若遠:比電影更迷人的故事 —— 談論電影的起源

短片就像一段影像的散文,配合著看,雖然你沒有在那個美國小鎮成長,但也會讓你想起,到底當年看「大白鯊」的時候,自己身處哪裡,以及跟誰去看。在串流平台氾濫的年代,雖然我們追逐著最新的美劇或電影,但有時候透過一些講述老電影的新節目,從而回憶一下舊事的美好,也算是新香港的一種風景。

呂嘉俊:米香河粉未成絕響

河粉真是令人又愛又恨!愛它幼滑細薄,不黐不黏,略帶煙韌,入口富米香,用來做魚蛋粉、越式牛肉河、乾炒牛河,各有特色。恨它質素飄忽,有時膠質重、沒米香,厚厚實實。為甚麼河粉會時好時壞?即使是同一間店,同一家粉麵廠,為何在不同時期都有不同的質感和味道呢?

莫坤菱:今生不再的「玻璃之城」

得悉香港導演羅啟銳過身的晚上,我把舖塵的光碟送進播放器,重溫一段段在香港大學或許荒唐但無垠的年月,戲內也側寫了 97 回歸一刻的璀燦煙火,耳邊徐徐響起黎明唱的「今生不再」。燈滅人逝,此生不再是愛情,是電影,也是我城。那場雨,撲毀了煙花,25 年後,雨只有下得更無情。

【圖片故事】珍寶海鮮舫:由告別到永別

珍寶海鮮舫因疫情難再經營,終決定於本月離開香港,據知已有海外運營商接手經營,並會到東南亞進行維修,港人不捨送別,也深信日後或可在他方與之再會。但其離開不足一星期即傳來噩耗,香港仔飲食集團日前證實,海鮮舫於本月 18 日開到南海西沙群島附近水域時遇上風浪,全船入水翻側沉沒,而事發地點水深逾千米,進行打撈工程極為困難,意味著上星期一別或已成永訣。

【Soul Monday】合攝影與插畫之力,與逝者補拍「全家福」

「父親過身後,連張可供回憶的全家福也沒有。我們家也不是會去影樓拍照,那實在遺憾。」攝影師渡邊力斗年僅 29 歲,卻因早年喪親而常有此感觸,並希望為其他來不及與至愛留影的人,抹去這種悔恨。直至去年,他與相熟插畫家把照片結合繪圖,讓遺屬與缺席一方「補拍」合照,背後契機,是前輩的死訊。

商場裡的異鄉空間:倫敦的移民博物館

就算在英國生活了很長時間,移民的人也經常處於夾在中間的狀態,既不能完全遺忘他們的過去,又不能完全去了解和融入當地的文化,但從這次的博物館經歷,我知道海外香港人故事,原來在世界移民史中佔了重要的一頁,而我們每天在異地上演的片段,原來可以跨越時間和地域的維度,和無數的人連結在一起。

曾詩敏:一步一腳印

斷捨離,這陣子朋友一聽到我要搬家,總是這樣說。我想,或者每次生命要我們收拾行囊,就是提醒著我們,是時候整理這一段過去了。好好跟這一段說聲感謝和再見,載著彼此給予過的養分,請下一段多多指教。終於搬進新地區和新居了,志業和夢想的路繼續,未來可期。

大腦如何記住時序?

起床梳洗、早餐吃三文治、出門卻塞車…… 不少人會在夜深人靜時躺著回想是日經歷,回憶時,我們常按照發生的次序重構事件,但大腦如何做到順序回顧、連貫串起記憶,卻是科學謎團。法國神經生物學家 Leila Reddy 領導的研究團隊近日發表研究,就從腦部爬梳出負責記錄及回憶時間的神經通路(neural pathway)。

以寫生凝住城市景貌 —— 畫家趙綺婷的「回憶圖書館」及「記憶若有限期」

有人選擇以攝影留住最美一刻,記錄風景、人和事;藝術家趙綺婷(Elaine)則選擇以水彩寫生的方式,描繪城市當下的面貌,凝住那瞬間的溫度。「回憶圖書館」及「記憶若有限期」展覽於 JPS 畫廊舉行,前者是她過往⼀年的社區紀錄和寫⽣⽔彩作品,後者則為其寫生作品的延伸,以壓克⼒為媒介的平⾯作品及⾸個雕塑創作。

藝術家們的密碼 ——「不可告人的話」

藝術家敏銳地觀看世界,並將其理解的事物與情感的堆疊融入作品之中。這次於藝穗會陳麗玲畫廊舉行的展覽,名為「不可告人的話」,當中展示了 13 位藝術家近年來的作品,包括蛙王、廖智恆、李紹忠、曾鎧婷、劉學成等。經過社會運動與病毒洗禮後,他們的創作會是如何?

「邂逅!市中森」:公共藝術與兵頭花園

近日,由康文署主辦,藝術推廣辦事處籌劃的「邂逅!市中森」藝術項目於香港動植物公園展出,他們邀請了 17 組藝術家及藝術團隊,從公園的歷史、集體回憶、文化想像及自然生態出發,透過不同媒介的藝術創作及即將舉行的活動,讓公眾重新認識香港動植物公園,發掘一直存在的美。

懷舊:我們為何懷緬不曾經歷的舊?

面對崩壞的社會政治現實,愈來愈多人懷緬黃金時代的舊香港,當中更不乏年輕世代。未曾經歷那個時代的他們,究竟何以懷舊?美國神經科學學者 Felipe De Brigard 文章分析,類似的不解背後,往往牽涉對懷舊心理的錯誤認知。其實懷舊不必靠個人真實經歷,也未必令人意志消沉,甚至可轉化為龐大政治能量,足以改寫現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