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廠

|共8篇|

護瞳行動:為晦暗的工廠滲進光

現代工廠帶給工人的傷害,罄竹難書。工廠裡的灰塵、化學品、昏暗的燈光和噪音,均令工人每天都承受著難以磨滅的傷害。勞工團體年復年大聲疾呼,消費者手中的成品仍然充滿血淚。Mossamut 是孟加拉製衣廠的女工,16 歲便開始在工廠工作,已經 7 年了。天天對著衣車「唧唧復唧唧」,Mossamut 下班的時候經常感到頭痛,視力變得模糊,甚至流淚。她說︰「我愈集中精神工作,視力便變得愈差,頭變得更痛。」

下町工廠黃昏:東京的後工業化

對比明治大正工業高速發展的年代,現今關東地區尤其東京的製造業已經嚴重衰落。曾經令昭和日本引以自傲的下町工廠,雖然未至於絕種,但數量無疑逐年遞減。這與工廠本身的技術能力無直接關係,而是與日本高經濟成長期往後的產業結構、乃至外圍的經濟環境相關。

鄭立:廠佬 —— 搞血汗工廠是因為薪水賤過電費

早在我小時候,或者更早有些人搞共產主義甚至工業革命的時候,早已有人說在未來的 21 世紀,因為機器的生產力愈來愈強,它們會取代人類做苦工,然後人類不再需要工作這麼多時間。但當我們真的去到 21 世紀了,機器真的變先進了,可是,我們的勞動時間有減少嗎?沒有,那些厭惡性工作機器都處理了嗎?我建議你走到附近的公廁,然後問問裡面洗廁所的那位仁兄,他是不是機械人,結果廁所還是人類洗的。勞動和厭惡性的工作,還是我們人類做的,到底為甚麼會這樣?只要玩玩這個叫「廠佬(Power Grid: Factory Manager)」的遊戲,你就會知道為甚麼了。

鄭立:巴士阿叔——你有壓力,我有壓力

這個遊戲的英文名稱叫作 BRASS,以粵語譯名為巴士。至於在遊戲的封面,很明顯你見到一個阿叔,所以就叫作「巴士阿叔」。當然你也可以叫其官方譯名「工業革命」。這遊戲就是各種產業之間互相創造供需,考的是「投機」,你大量建設同一種東西,就會產生供應壓力會滯銷,但同時也會產生需求壓力。正所謂你有壓力,我有壓力,未解決。誰解決這些壓力就可以勝利。

脫歐了,他們最開心……

真的脫歐了,有人悔不當初,亦有人義無反顧,前者無處不在,後者多在 Hull。在這個臨海城市,對脫歐投贊成票的,竟然高達 68%。有些人質疑他們純粹用選票洩憤,但更多選民認為有苦自己知。作為最鄰近歐洲大陸的英國城市之一,歐盟對當地所帶來的麻煩甚至傷害,是倫敦留歐派難見,但他們長期承受。所以對 Brexit 的決定無怨無悔,甚至喜聞樂見。

歷史上 7 份古怪工作

不少人都有一個心願,就是找份有意義、能夠「自我實現」的好工。現代社會較自由,男女愈趨平等,人們付出了努力就有機會找到心儀工作。這在我們眼中視作社會基本的道理,不適用於古代:歷史上有大量你無法理解、不願去做、不能想像的工作。而亦有些工作,隨著科技進步而消失,或許有天,你我的工種都成為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