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化

|共20篇|

以武止戈:史前人類殲滅暴戾人種,繁衍溫馴後代?

沒有文明的原始狀態下,人類是彼此殺戮,還是和諧共存?哈佛大學生物人類學家新書,透過遺傳學與自然史依據,用人類學方式介入這場討論。他推斷追求和平的史前人類,曾經集體殺害暴戾兇殘的人種,使人類演化過程中自我馴化,令文明得以建立。

動物武器的演化,如何透視人類軍備競賽?

人類自古便對動物身上的武器目眩神迷,無論是雄鹿的分支鹿角、乳齒象的巨型象牙、銳不可當的犀牛角,往往都巨大得不成比例。為此著迷不已的美國生物學教授艾姆蘭,多年來埋首研究這些動物武器,結果發現其演化邏輯,竟然與人類軍備改良歷程極其相似,成果發表成著作「動物的武器:從糞金龜、劍齒虎到人類,看物種戰鬥的演化與命運」。

參與戰爭的,為何總是男人?

花木蘭以女性身從軍的故事只是一篇文學作品,但古代不論中外,皆有女性上戰場的確實記載。諸如隋末唐高祖李淵第三女,平陽公主所統率的「娘子軍」、英法百年戰爭期間,帶領法蘭西王國軍隊的聖女貞德,都是馳騁沙場的女性。然而,何以女性在戰場的身影少之又少?蘇格蘭聖安德魯斯大學生物學院研究生 Alberto Micheletti 以生物學角度解釋戰爭為甚是男人的遊戲。

上班族累成狗,「腦力」究竟用到何處?

沒有體力勞動,沒有日曬雨淋,但坐在公司一天,打字開會覆電郵,回家仍是累得像狗,躺在梳化不願動。這種精神疲憊從何而來?白領從不明白,專家也無從解釋。研究自控、動力和疲倦的多倫多大學心理學家 Michael Inzlicht 直言:「這是一個謎。」但精神倦怠人便容易出錯,工作效率低下,僱傭雙方皆輸。為了設計安全充實的工作環境,一些科學家嘗試找出「腦力」流失之謎,得出兩個主流假設。

花的演化史

提起演化,多數人會聯想到動物,對植物的演變則所知不詳;博物館的古代化石展覽一般亦僅限於動物,甚少出現花卉化石--其實花卉同樣有其演化歷程。美國傳粉生態學家 Stephen Buchmann 在「花,如何改變世界」(The Reason For Flowers)一書就為花卉祖先的上古自然史補遺。

【慎入】蟲蟲交配攻防戰,體現自私基因

性愛帶來歡樂,但在動物生存演化方面而言,性愛卻有另一種層面的苦味。適者生存,生物在傳宗接代方面卻十分下苦功,嘗試讓最具生存優勢的個體繁殖,製造出品質最佳的後代。以進化論的角度看,美麗標誌著健康、健碩和生育力強,都為理想伴侶的條件,因而具性吸引力。性愛的愉悅某程度是促進生育的獎勵,但有些物種的雌雄相交,卻激烈得使科學家也感到好奇。稱為「四紋豆象」(cowpea seed beetle)的昆蟲就是其中之一。

科學盲的直覺,可以教科學

小朋友理解世界跟大人不同,例如他們以為能動的東西就是生命,如會行走的火車模型、機械人就跟小動物一樣;反而不能走動的植物,卻不認為有生命力。小孩能感受物件的重量,看見物件的體積,但他們不會了解質量與原子是怎麼一回事。心理及認知學家 Andrew Shtulman 稱之為「直覺理論」,他認為這些「直覺理論」是大問題,因為不單只是小朋友,不少成人仍持有這些「直覺」,英國作家 Steven Poole 早前就在華爾街日報淺論「直覺理論」,指出它們在日常生活及教育層面的影響。

最需要保護的物種

當世界步入第六度物種大滅絕(The Sixth Extinction),生態多樣性亦受到前所未有的重視,不過對於物種保育,大眾往往只知愈多愈好。「自然」科學期刊近日一篇研究調查全球 1 萬多種物種保育狀況,提出除了數目,當局更應考慮該物種在演化軌跡上的獨特性,按此加強部分地區與物種的保育,便能大幅增加生態多樣性。生物學研究中,有些動物確實比其他動物更平等。

顏色的共性

因應身體構造的差異,每人看到的顏色都有些微出入,詩人荷馬就看到「酒色海浪」及「紫色蜂蜜」,有人以為古希臘人的色覺與今人不同,更甚,不同文化對顏色版塊的區分迥異之大,一度令人類學家質疑,某些種族是否色覺較弱甚至色盲,以致於辨識顏色的能力遜於其他人種。究竟顏色是否單純是主觀感受?其中有無跨文化跨種族的共性?

文化決定人類演化進程?

有說人禽之別,在於文化之有無。根據聖安德魯斯大學演化及行為生物學教授 Kevin Laland,這種說法只對一半。動物也能模仿、發訊、運用工具,表現出獨特的行為,例如雛鳥會模仿雀群,學習唱出特定的頻率,近乎人類的文化;然而,猿猴無法像人一樣作曲寫詩,或是設計飛機大炮。箇中分別,Kevin Laland 認為在於人類既創造文化,亦為文化所塑造,從而發展出獨特的演化軌跡。

交配至死的自然邏輯

自然界中,不少生物屬於「單次繁殖」(semelparity),動物如部分三文魚、蜜蜂、蜘蛛、螳螂等,繁殖季終生一次,雄性交配過後隨即死亡,植物如穀物、一年生植物和多數蔬菜同樣一榮之後一枯。人類雖然也有精盡人亡之說,但大部分哺乳類屬於「多次繁殖」(iteroparity),僅 4 種有袋動物甘願為性而死。究竟「自殺式性愛」背後有何生存邏輯?

同類相食的自然史

對現代人而言,人食人是道德禁忌,連動物同類相食也會被視為兇殘,動物學家 Bill Schutt 對此卻表異議,新作「同類相食極自然史」(Cannibalism: A Perfectly Natural History)一如其名,主張不少物種同類相食合乎演化規律,比想像中普遍,人類也不例外,由古代乃至現代亦不乏食人案例。究竟這種禁忌有多自然?

何謂生命?物理學家:流動

人生的大哉問之一,就是生命本身。古往今來無數領域嘗試解釋箇中奧秘,而對物理學家 Adrian Bejan 來說,所有生命均從屬自然的「大設計」--流動:生命進化,就是機制改良,提高物質流動效率。小至血管,大至旋渦,莫不遵從自然界的「構造定律」,Adrian Bejan 甚至認為,物理能夠解釋所有演化,包括人類文明進程。生命的歷史,就是流動的歷史。

最新生命樹:細菌主導物種演化

愈來愈多證據顯示,達爾文的演化論並非假說,而是實實在在的科學。美國一隊科學家揭示最新整合的物種演化圖表(即俗稱「生命樹」的樹狀結構系譜),研究發現,絕大多數物種分支由細菌組成,河泥與濕草原土中的許多物種,在人類眼皮底下等著被發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