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景宜:遊走於澳門新區與舊城之間

A+A-

風雨過後,特意到澳門走走。遊走於新區與舊城之間,無限的感慨。

步出碼頭,下著微微的毛雨,不過是下午 3 時,的士站排了近百人,無奈地轉乘賭場的免費旅遊巴。走下行人電梯,不知是否給雨水衝壞了,上落都變了樓梯。看見老人家一級級走下來,旅客拖著沉甸的行李,怎麼沒有民政或工程人員修復好這條連接城市印象與旅客感受的路。

隧道兩旁映照著澳門景點的燈箱,失去了光茫,影響的不是廣告收入,而是整排昏暗的牆壁,打進經過人們心裡的是絕望。

一程短短的路程,如常地坐到市中心的賭場,看著法老王外燈箱沒有影像,舊城有著狂風掃過後的落寞。掃掃手機,還有幾天就是立法會選舉,各大候選人不約而同都在回顧風災後,政府的效率。建制、社團,民主派都忍不住說出特首和官員的不是。和諧看來不是現金和津貼能創造。

安頓了一下,走在賭場,很難想像這裡被水淹過,一切如常。內地有錢人還是一把幾萬元的買大,繼續相信自己在百家樂桌上抓一只 9 點,在加勒比海撲克,隨隨便便就來回幾張商務機票。

但走出華麗的賭場,在街邊依舊截不到的士,買了澳門通,坐上 17 號小巴,躲進「边度有書」,翻看「論盡」,感受到的是澳門真實的一面。

下著雨,買了一杯少甜的珍珠奶茶,聽著民主派年輕候選人站台,台下 200 多人,不多不少,靜靜地接受著雨水的洗禮,到底未來幾十年,舊區依舊,還是會迎來一個更公平,民政基建處理得更好的澳門?沒有人知道。

坐在咖啡店,一個人讀書,喜歡著舊城的慢活,不愛新區的過度建設,畢竟,京都也不適合建賭場。

躲進「边度有書」,翻看「論盡」,感受到的是澳門真實的一面。
下著雨,買了一杯少甜的珍珠奶茶,聽著民主派年輕候選人站台。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張景宜 人間煙火

張景宜,遊走於新加坡、北京、台北和倫敦的媒體人。曾於海外電視台、報章和網媒工作,閒時亦為兩岸三地智庫提供政策研究和數據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