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工作

|共22篇|

【邊一個……】人在辦公室比工作效率更重要

香港人每星期工時中位數為 44 小時,不過,上班族雖然長時間在辦公室,卻並非每分每秒都努力工作,有時甚至處於低工作效率的狀態。但對於上司、老闆甚至部分打工仔而言,重要的是打卡出勤,即使只是在辦公桌前「扮工」,或是要拖著病軀上班,人在似乎比一切重要,BBC 新聞近日就有專文解釋這種職場怪現象。

Airbnb —— 旅遊轉型旅居?

疫症下,在家工作變得普遍,沒有固定工作場所的羈絆,人們居於何處、如何生活、在其他地方逗留多久,似乎變得更靈活。新常態也成了 Airbnb 的改革關鍵,公司行政總裁 Brian Chesky 數月以來一直就「旅行、工作及生活之間界線愈來愈模糊」的趨勢,思考經營策略。

Mo 爸:疫情下,英國與香港的職場文化

在疫情下,世界各地於去年陸續封城,work from home(WFH)及無盡的視像會議,已變成打工仔女的常態。但在不同地方,WFH 的心態及支援亦完全不同。筆者有幸在去年疫情時期回香港工作,再於英國封城期間返回英國工作,感受兩地疫情下的工作文化差異。

法國的房屋問題,答案在於空置寫字樓?

疫下一年,在情況依舊嚴峻的法國,寫字樓甚至是整個商業區猶如無人之境。即使疫情消退,預料在家工作仍是常態,一些專家因而大膽建議,把這些辦公空間改作住宅用途,以緩解城市內部的房屋危機。但要把白領職場變得宜室宜居,真有這麼容易?

【WFH 後遺】真工作,假通勤

Work from home 普及一年,每天通勤的日子漸成過去,但並非人人享受其中。對部分上班族而言,往返公司是職場與居家之間的過渡,如今失去這段時間,反而破壞工作和生活的平衡。在多次封鎖抗疫的歐美地區,「假通勤」因而逐漸盛行,參與者以步行、跑步、踏單車等方式,模仿昔日的上下班路線。看似自找麻煩的舉動,卻帶來意想不到的益處。

Moyashi:家與辦公室的距離

2020 年是一場強迫的集體實驗,許多以前無法試、不敢試的策略都試行了,遙距辦公室是其中一樣。不少公司會發現這並沒有很可怕,尤其在通訊技術成熟的環境下,地理距離的阻隔都因為電話、視像會議軟件、雲端儲存服務等而變得稀薄。同一時間,不少人也發現在家工作存在一定的局限,例如沒有了茶水間的閒聊,或者視像會議時不請自來的小孩與寵物。

科技公司抗疫新潮流:靈活工作間

在家工作大半年,上班族變得「公私難分」,與同儕共事又不及面對面方便,令不少人都想重回辦公室。公司亦各出奇謀,以吸引員工再度出勤。「華爾街日報」報道,美國不少科技企業採用「靈活工作間」(dynamic workplace),重新配置環境及工時,提高合作性、專注度及安全感。

【在家工作】當西裝,牛仔褲都不再流行時

病毒大流行期間,休閒服飾在上班族中流行起來。避疫在家工作,不必再在衣著上費心,打工仔趨向穿上舒適的居家服或運動服裝,方便工作小休時鍛鍊、打掃或煮食。然而,當新工作模式大大改變消費者購買商品的傾向,某些服裝企業便因而陷入危機。

在家工作,公司應補貼員工租金?

去年,瑞士法院裁定一間公司必須承擔在家工作員工的部分租金,此例或成疫下新楷模。不過,在不在家工作,員工也需要有住處,公司為何要幫他們支付租金?英國廣播公司新聞就指出,在家工作或成日後職場新常態,部分瑞士上班族在選擇居住地時,已開始考慮在家工作的因素,而公司也可透過補貼租金,取代辦公室租金。

疫情之後:4 天工作制,to change or not to change?

一場全球瘟疫,令人類生活產生劇變,包括我們的工作模式。提倡多年卻仍未普及的 4 天工作制,隨著各國逐步解封、民眾陸續重返辦公室,再次成為國際的討論焦點。抗疫成功的紐西蘭表示會身先士卒,向來傳統保守的日本,也有知名企業跟隨。這次多國重推週休 3 日制,能否成為我們的新常態?

遙距工作下,職場的新欺凌方法

疫情減退,不少國家逐漸復工復課,Twitter 卻反其道而行,表示「過去數月證明在家工作確實可行;如果團隊希望一直安坐家中上班,我們可以付諸實行」。虛擬辦公室或將進入主流,然而,除了居家環境容易令人分心外,遙距工作還有一個隱藏問題:更嚴重的職場欺凌。明明不必朝夕共處,為何網絡相見,竟令欺凌問題雪上加霜?

在家工作?日本職場沒這種事

日本疫情愈見失控,東京都的累計確診感染個案更突破千宗。首相安倍晉三今天會對東京等 7 個都府縣,發佈緊急事態宣言,但當局無權禁止通勤上班。民眾紛紛質疑,如此一來電車只會持續人滿為患,無阻疫情擴散。因為在日本職場,並無「在家工作」的概念。一天不封城,都要出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