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待

|共9篇|

【Soul Monday】便利店的「孩子角落」

曾任幼稚園老師的真家知子,18 年前開始在日本茨城縣鉾田市經營便利店。她從教學時代,便見盡身世複雜的孩子,尤其是被暴力對待或疏忽照顧的受虐兒童。為免他們感到孤立無援,甚至流連街頭沾染惡習,真家從今年初在店內開闢一角,讓不願回家的少男少女有個容身之所,與同儕學習和玩樂。

真實試驗:戀童癖當寄養父母

戀童癖是一種性偏離(Paraphilia)精神疾病,結合藥物及心理治療的監測治療,對患者重投正常社會生活或有一定幫助。然而,已故德國心理學教授 Helmut Kentler 在 1969 年開始的實驗中,竟將至少 9 名無家可歸的兒童交由戀童癖患者照顧,成為他們的寄養父母。實驗更在西德年代,獲西柏林社會福利當局支持。

【大象吞炸彈】 過時、殘忍的保護動物條例

上月,印度喀拉拉邦(Kerala)一頭懷孕母象吞下了內藏炮仗的菠蘿,上、下顎及舌頭皆遭炸碎,其後傷重不治。儘管當地警方已拘捕 3 名涉案疑犯,但有國會議員及媒體報道質疑,訂立於 1960 年的「防止虐待動物法」一直未有修訂,加上其他法例漏洞,能否真正懲治以殘忍方式殺死動物的人,以及起該有的阻嚇作用。

羅本島:南非惡名昭彰的酷刑監獄

壁屋懲教職員「禤雅達」被指以酷刑虐打抗爭者,事件令人心寒,其實早在反送中運動之前,有媒體就曾揭發懲教職員迫少年犯飲尿食屎 而且毒打至聽覺受損。在獨裁政府中,沒有權力制衡之下,執法者以嚴刑拷問疑犯屢見不鮮,政治犯的遭遇就十分悲哀,很多要在政權倒台後,才能伸冤索償。南非白人專政期間,就有關押過不少政治犯、惡名昭彰的羅本島監獄。

揭疑犯未審先死,德州小報獲普立茲獎

還押人士遭遇不當對待,甚至因為獄方的玩忽職守,失去性命及公平受審機會。這些無辜受害的未定罪者,如何向外界發聲求助?德州「蚊型」地方報編輯 Jeffery Gerritt 憑著一系列社論,揭發州內多座監獄對囚犯的醫療疏忽,非但喚起公眾關注,更讓他勇奪新聞界最高榮譽 —— 普立茲社論寫作獎。

毒親:一直壓迫孩子的父母

林鄭月娥早前接受電視台專訪,以個人育兒經驗舉例,稱「自己縱容孩子的任性行為,只會令孩子日後後悔」。先不論把現代社會中政府與民眾的關係比喻成父母管教子女,是否恰當;只談育兒,人們往往亦會陷入各種誤解 —— 以為孩子的要求必然出於任性、父母拒絕孩子的「任性要求」是理所當然的事。雖云「虎毒不吃兒」,但現實上確有一類「毒親(toxic parent)」,在親子相處上,一直壓迫孩子。

平成倫理悲劇:家暴與虐兒的惡性循環

今年初,日本千葉縣 10 歲女童栗原心愛疑遭父親長期虐待至死,事件造成全國轟動。經調查發現,女童母親多次目擊孩子受虐,卻未有出手阻止,反而一同辱罵女兒。她事後解釋:「我以為女兒遭受(丈夫的)暴力對待,自己就不會遭殃。」令人痛心的是,不少日本女性同樣身陷家暴與虐兒的惡性循環,非但不能自救,甚至禍及兒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