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日本還是現金大國?

A+A-
圖片來源:路透社

支付寶殺入香港,不久後在街市、的士、街頭巷尾將處處見其蹤跡。無現金經濟叫不少人熱血沸騰,熱血得平地一聲「雷」,香港科技大學經濟學榮休教授雷鼎鳴在研討會上興奮得揚言在中國「叫雞」也可用支付寶。假如無現金是先進的表現,世上另一科技大國日本,在電子支付方面還相當落後,仍有為數不少的國民喜愛使用現金。

目前現金仍然在日本佔主導地位。據市場研究公司 Euromonitor 的數據顯示,去年現金在日本消費者交易額中佔了 62%,相比 2015 年的 65% 有所下降,但環觀全球各大經濟體,英國僅為 22%,美國為 34%,韓國為 10%,中國為 50%。經濟學人報道解釋,日本現金盛行,該感謝無處不在的便利店,裡面大多設有提款機。而且日本以安全聞名,民眾不介意攜帶大量現金。除此以外,國民對於要交出個人數據還是十分謹慎。

可是,日本目前亦正在努力戒掉現金。處理紙幣和硬幣在商業上涉及額外成本,尤其是許多企業的利潤率低下,細微的成本也變得顯眼,政府出了九牛二虎之力也無法推高通脹率,反映商品難有加價空間。日本政府亦認為,更多的無現金支付可以幫助經濟,鼓勵消費,包括與日俱增的遊客在內,從而增加稅收。企業則認為透過無現金方式得來的數據,將可帶來新商機。

在各種付款方式中,預付卡/儲值卡愈來愈流行(類似香港的八達通),一般用於支付 3,000 日元以下的交易。2016 年交易額比上一年便增加了 12%,如「樂天」等大型零售商各自各推出了自己的消費卡,運輸公司亦廣泛使用儲值卡。

瑞穗研究所金融研究部負責人三宅恒治認為,這些儲值卡數量激增,很大程度上可歸因於公司希望保留顧客,例如提供優惠計劃等。但由於不能在各個商店使用,這種趨勢意味著即使日本國民正逐漸減用現金,但並沒有帶來所預期的便利和成本降低。消費者或可從中得到一些小甜頭,但種類繁多又不通用的儲值卡,另一方面亦會增添麻煩。

對於遊客而言,如果只拿信用卡到歐美國家旅行,大多一路暢通,在日本便不是這麼一回事了。許多企業仍拒絕使用信用卡,例如在今年夏季以前,日本的麥當勞快餐店能接受多達 13 種不同的預付卡,但拿着 Visa 或 MasterCard 的話便愛莫能助。最終日本麥當勞於今年初才公佈將會加設信用卡付款方法,其一原因是為了應付 2020 東京奧運帶來的遊客潮。

擁抱現金的日本,在擁有支付寶的電子商務巨頭阿里巴巴看來就是商機。支付寶目前可以在 LAWSON 便利店、電器店和百貨商場等日本國內 3 萬家店舖中使用,方便中國旅日遊客。於 2018 年春季,支付寶將真正面向日本民眾,在日本推出基於智能手機的電子結算服務,利用 App 中存放的現金即可購物,力爭 3 年內贏得 1 千萬用戶。

到底是電子支付好,還是使現金好?君子坦蕩蕩,如閣下像雷教授的朋友,不怎麼介意處處消費也留下記錄,享受了「服務」後,拿起手機掃一下支付寶,快捷方便,也未嘗不好;只是一般小市民,不一定有此豁達胸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