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戰

|共21篇|

追究暴行:二戰後香港的軍事法庭

第二次大戰時期,香港屬於英國殖民地,是同盟國的一分子。當日本在 1941 年 12 月向同盟國宣戰,香港也在同月淪陷,進入三年零八個月的黑暗歲月,期間日軍犯下多項戰爭罪行,例如濫殺平民和戰俘,強徵慰安婦。二戰結束後,盟軍要追究軸心國的反人類罪行,於是有知名的紐倫堡審判和東京審判。其實,盟軍亦有在香港設置軍事法庭,清算多名日本乙、丙級戰犯。

【Soul Monday】大半生的分離,一輩子的好友

二戰爆發前夕,9 歲的 Betty Grebenschikoff 與同齡摰友各隨家人逃亡,在柏林哭著相擁道別,從此失去聯絡。她們均以為對方死於猶太人大屠殺,並在往後的 82 年懷念著這位好姊妹。但原來二人皆成為大屠殺倖存者,還健康長壽。在連串偶然下,她們於上月初重逢,再次擁抱彼此、結伴同遊。

【二戰秘史】猶太難民加入美軍,任務卻是侍奉納粹精英?

一群逃離納粹德國的猶太難民,二戰時加入美軍,一心要親手消滅納粹黨,卻因通曉德語而獲派秘密任務,專門服侍被俘虜的納粹精英,以收集情報及使他們歸化美國。Netflix 最新半動畫紀錄片「絕密戰俘營:納粹精英在美國」(Camp Confidential: America’s Secret Nazis)就揭開這段秘史,猶太老兵憶述全家被納粹黨所殺,自己卻要奉命娛樂納粹精英,箇中精神折磨近乎把人逼瘋。

日本投降原因 —— 蘇聯參戰比原子彈更重要?

1945 年 8 月 15 日,日本宣佈向盟軍投降;9 月 2 日正式簽署降書,為第二次世界大戰劃上句號。傳統觀點認為,此前廣島、長崎兩地遭美軍原子彈轟炸,是日本決定無條件投降的原因,不過日裔美國歷史學家長谷川毅就提出,蘇聯對日參戰,才是更重要的原因。

港日關係史(三):日佔時期兩華會

明治維新後,日本成為亞洲強國,但 30 年代走上軍國主義道路,其後在太平洋戰爭侵略亞洲各國,期間干犯不少反人類罪行。當時為英殖香港亦一度淪陷,經歷三年零八個月的苦難。不過在日治期間,香港政治其實比想像中複雜,有華人精英就高調支持日本統治,例如所謂的兩華會,當中有些家族,英殖時崇英,日佔時助日,中治時親中,到今天依然在香港的權力核心之中。

小灰:現代軍章發展簡史(由美國內戰到二戰)

早在中世紀歐洲,貴族的侍從或麾下都會在左臂或左胸配戴一個小型的侍從配章(Livery badges),以表示自己所臣屬的領主勢力。侍從配章有別於出現在盾牌或戰袍上的家族紋章(Coat of arms),它的設計相對簡單,可以說是現在軍章的雛型。

珍珠港事件後,美國駐日大使館職員的生活

大使館是一國外交代表居住與工作的地方,當兩國友好時,會在對方的領土互設大使館,以作外交聯繫;但當兩國交惡時,或會驅逐外交人員。二戰珍珠港事件後,就發生過一段被眾人遺忘的插曲:日本勒令關閉東京的美國大使館,職員被拘留在使館超過半年。但這批外交人員意外地得到十分人道的待遇,而且生活寫意,寫下一段另類的二戰史。

花果飄零的猶太學者如何改變哲學世界

自公元前 8 世紀,以色列王國滅亡後,猶太人就如花果飄零般,流散到世界各地,多個世紀以來一直顛沛流離。到了 20 世紀,他們屢屢受到殘暴的迫害,德國納粹黨就在二戰期間屠殺約 600 萬猶太人。即使成功存活下來,仍需面對流離失所之苦,猶幸不少倖存者奮發圖強,一段段流亡經歷更成就了許多偉大哲學家。

諾曼第登陸 75 年:蘇格蘭有何鮮為人知的貢獻?

扭轉第二次世界大戰戰局的諾曼第登陸戰,75 年前的今日在法國諾曼第灘頭上演,英美法三國都有大型紀念活動。遠離英倫海峽的蘇格蘭小村莊加里斯頓,最近同樣舉辦回顧展,展示英軍如何在當地備戰,為登陸進行過多場實驗,揭示一段鮮為人知的歷史。

小灰:諾曼第登陸,五個軍事冷知識

諾曼第戰役發生於 1944 年 6 月 6 日,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盟軍發起的一場軍事行動。透過登陸法國北部城市諾曼第,盟軍意圖打開歐洲西邊戰線,後來更成為擊潰納粹德國的一個重要關鍵。諾曼第戰役規模龐大,而且異常壯烈,經常成為電影電視題材。本文將講述五個有關諾曼第登陸的軍事冷知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