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集

|共150篇|

林喜兒:Mare of Easttown —— 看的就是 Kate Winslet

小鎮 Easttown 警探 Mare 追查少女失蹤案件,帶出與鄰居同窗好友千絲萬縷的關係,同時也揭露了警探的個人創傷。HBO 的「東城夢魘」(Mare of Easttown)就是如此熟口熟面的 crime story,當然怎樣說才不致陳腔濫調,演員也是關鍵。主角 Mare 找來十年沒演電視劇的 Kate Winslet,當然夠號召力。

沉迷真實犯罪節目,是否心理扭曲的表現?

真實罪案影集熱潮在疫下風頭更盛,紀錄片「山姆之子:黑暗深渊」,甫上架就登上 Netflix 美國區 10 大熱門的榜首,圍繞藍可兒離奇命案的「犯罪現場:賽西爾酒店失蹤事件」,亦在華人社會掀起討論。惟不少人怕被認為心理扭曲,不敢公開承認沉迷此道。但請放心,這種嗜好並非甚麼病,多名專家甚至肯定其正面力量。

鄭立:誓不低頭 —— 被法律送你去坐冤獄,你竟然還相信法律是公正?

80 年代香港的作品,像「國王的新衣」裡的小孩一樣,直接指控法律系統虛偽不公,這與 21 世紀宣揚香港司法獨立、法治及核心價值公正有效,令整個世代自豪地相信香港司法神話的洗腦作品相比,絕對是非常諷刺的。

Friends Reunion?六人如何跟全球成為老友

美國處境喜劇 Friends 在 2004 年播出最後一季,6 位主角陪伴觀眾 10 年後,終以搬出曼哈頓公寓作道別。劇迷期盼多年,最近終盼得主角在特別節目中重聚。但事實上,17 年來 Friends 從未真正消失,不僅在疫情期間成為劇迷的精神食糧,多年來更深深地影響著各地觀眾。

Neo:如果外賣員是長瀨智也

之前「遙距戀愛」那樣,無時無刻提著防疫、消毒、緊急宣言狀態等字眼,的確令部分觀眾感到煩擾。但若能在現實與虛構之間取得平衡,僅把「後武肺」當作故事背景,則可令觀眾與角色產生共鳴。而如果編劇技高一籌,懂得巧妙運用相關元素,有時候還能為劇情加分。

Neo:怪盜羅蘋 —— 被盜的不是珠寶,而是公義和法治

雖說主人公保留了亞森.羅蘋聰明、瀟灑及紳士的一面,能夠赤手空拳擊退敵人,又會單手摺花逗愛人歡心,即使身陷困境也可逃出生天,但此劇加入的「父仇」元素,讓他在憤恨之下也會失去冷靜,在傷心之時也會沮喪失落,令人物更加有血有肉。而在不知不覺之間,觀眾也成了亞森的夥伴,急著想看他大仇得報的痛快模樣,讓自己也像出了口氣般爽。

Neo:當確師 —— 助選就是推銷,任務是要人買帳

看過「當確師」,不代表要對民主失望。當聖達磨被問及,為何想當選舉顧問時,他這樣說過:「必須在領袖變成權力者、獨裁者之前,把他們的政權擊倒,重拾全新、廉潔的政治。」任何制度都存在漏洞,選舉亦不例外,若只看到選後亂象便高呼集權萬歲,那不過是因噎廢食。

Neo:「逃恥」SP —— 野木亞紀子的世界觀

編劇野木亞紀子像是新聞回顧一樣,把疫症從出現、爆發到大流行的經過,連同主角群的生活變化,按時序一一點出。導演甚至加插新聞片段,以虛實交錯的手法,令美栗與平匡更貼近觀眾,同為被武肺玩弄的可憐人。但玻璃心們不用太緊張,急於說野木是在抹黑、歧視,因為這位洞察世事的編劇,對日本政府、社會甚至人民的質疑,還要更大更多。

【柏捷頓家族】夏洛特王后真的有非洲血統?

Netflix 新劇「柏捷頓家族:名門韻事」(Bridgerton),根據美國作家 Julia Quinn 的暢銷小說改編而成。這齣以英國攝政時代為背景的虛構劇集,有真實歷史人物,喬治三世的王后夏洛特(Queen Charlotte)出場。Netflix 起用黑人女演員 Golda Rosheuvel 扮演該角色,惹起爭議 —— 王后本身是否有具黑人血統?「泰晤士報」報道就形容,這是 Netflix 另一套以富有想像力的詮釋,拍成的英國歷史題材劇集。

Neo:Modern Love —— 奇蹟就在每一天,管它是否聖誕節

Modern Love 並沒停留在感情路上的徬徨、遺憾和不安,而是透過這些在現實發生的故事,給予觀眾微小卻實在的希望 —— 無論是愛錯了人、錯過愛人,抑或愛的方式、時機、對象出錯,這些都不要緊。只要願意敞開心房,在這座人來人往的城市,總會有誰願意聆聽,給予陪伴和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