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物

|共36篇|

為塞舌爾海椰子「留種」

位於印度洋非洲東岸一帶的群島國家塞舌爾,其中兩個島嶼有一種特有植物 —— 海椰子。海椰子種子是全世界最大最重的種子,可重達 25 公斤、長至 50 厘米。這顆狀似臀部的塞舌爾珍寶,早在去年疫情大流行前已是黑市暢銷品,導致島上保護區偷種子事件頻生;當地組織現正想辦法為海椰子「留種」。

海上耕種,或成糧食危機救星?

根據 2015 年一個研究,由於土壤侵蝕,在過往 40 年,世界整整失去了 3 分 1 可耕土地。海平面因氣候變化上升,本用以灌溉農地的河流與地下水源被鹽入侵;根據 2014 年數字,每年因此損失之農作物估計價值 273 億美元。隨著氣候變遷加劇,這個數字相信只會一直上升。若無法逆轉大勢,改為在海水上種田或引進鹹水植物,又是否可行?

改變時代的植物 —— 奎寧樹

較早前,羥氯喹(Hydroxychloroquine)能否作為預防或治療武漢肺炎的藥物,成為世界各地傳染病研究的焦點;有專家便表明,未有證據顯示羥氯喹可安全而有效地治療武肺。回顧過去,羥氯喹一直是抗瘧疾的重要藥品,乃按奎寧樹(Cinchona)裡的化合物、同樣具抗瘧疾功效的奎寧(Quinine)開發而成。有歷史學家便將奎寧樹,稱為大英帝國「帝國主義工具」之一,是 19 世紀的珍貴資源。

【澳洲山火】遠古樹種滅絕危機

澳洲山火蔓延多月,嚴重威脅當地生態,其中本已瀕危的古樹種夜冠橡樹(Eidothea hardeniana)亦受大火波及,存活更形嚴峻。夜冠橡樹溯源自上億年前的岡瓦那大陸,經受過大陸分離、冰河時期和殞石滅世,卻未必挨得過現代的環境挑戰。有專家表示,夜冠橡樹蘊含極多樣化的遺傳基因,其演化已經不起一棵半棵損失,遑論樹種滅絕。

日本奄美大島 —— 失傳的有毒植物飲食

要嘗鮮,就地取材是其中一個方法。在日本九洲及沖繩島之間的奄美大島,島民亦善用島上的鐵樹作食材。然而,鐵樹含有劇毒,直接食用可引致內出血甚至肝受損致死。因此島民早在幾個世紀前,發展出一套加工方法,濾去鐵樹毒素,最終成為可食用的澱粉。

化廚餘為「食物」,昆蟲養殖業將成趨勢?

油炸蠍子、蟋蟀、蠶蛹……「昆蟲料理」雖富含蛋白質,但未必人人敢吃,若以昆蟲餵飼動物,又會否較易接受?南非開普敦市有一座「昆蟲牧場」,專門飼養昆蟲,以供給動物作為食糧。已成新興產業的昆蟲養殖(Insect Farming),究竟有何優勢?

為甚麼植物不會死於癌症?

最近 HBO 推出迷你劇集「切爾諾貝爾」,全球好評如潮,亦令世人再度關注這場核災。據世界衛生組織統計,當年核爆引發過千種的癌症病變。事後人們全面撤離,市區形同鬼城。但該區的植物不單沒有枯萎,反而繁茂生長。為何人類和動物會因遭遇輻射患癌死亡,植物卻能在 3 年間康復?美國公共廣播電視就此作出分析。

達文西是當年的環境保護主義者?

博學全才達文西的筆記本中,人像以外,還有不少大自然、植物及動物插圖。若非與當地生態有緊密聯繫,恐怕畫不出這些細膩的畫作。適逢達文西逝世 500 週年,各界學者開始重新審視達文西與現代的關係。在人人講求環保的年代,學術媒體 Conversation 就專文淺析,他與自然界如此深入接觸,可否稱得上是當時的環保主義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