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物

|共66篇|

彭碧珊:葉曉文「隱山」荔枝窩 有機造梘迎新年

作家葉曉文,過去 2 年搬到荔枝窩,一邊經營「隱山」農場,一邊從事創作教學。以往她透過細膩筆觸,展現栩栩如生的自然景貌。在新一年,她計劃推出時令產品,如參考客家傳統,將喻意驅走霉氣和潔淨肌膚的碌柚葉、石菖蒲和艾草,造成肥皂,讓生活節奏急速的都市人,體會在地節慶文化,抹掉疲態賀新歲。

彭碧珊:以味道連結城鄉 —— 種薑人 Rebecca

薑有驅寒、抗發炎及抗氧化等功效,廣受大眾喜愛。然而,要種出薑辣素夠濃的「老薑」,得花至少 9 個月。相對 3 個月便長成的葉菜,薑一年通常只有一茬收成,計算成本效益,本地農夫多以聊備一格的心態,闢出一小片農田種薑自用。Rebecca 卻是少數種薑銷售的生產者,過去一年,她培育了幾款薑,又研製薑糖及生曬薑片乾,農曆新年將至,她忙於將收成交給小店研發薑汁年糕。

草原生水痘?專家再拆解納米比亞仙女圈

麥田圈是人為惡作劇抑或非人為現象,一直眾說紛紜。非洲南部國家納米比亞也有另一種怪圈「仙女圈」(Fairy circle),形成原因成謎,科學家多年來提出不同假設,例如地下含有揮發性或有毒物質、土壤具放射性 、地底白蟻嚙食植物、死去的植物釋放有毒氣體等等。近日哥廷根大學自然學家 Stephan Getzin 等學者發表於期刊「植物生態學、演化和系統學」(PPEES)的研究再交出了另一個解釋 —— 植物缺水。

多年生穀物 Kernza:替代小麥,養活全球?

全人類攝取的卡路里,近半數來自米、小麥和粟米。但過度依賴少數作物,導致農業易受害蟲、疾病和水土流失影響,也失去其他農作物在抵禦乾旱等天災時所表現的復原力。糧食供應緊張之際,Kernza 這種多年生穀物受到注目。從美國的「華盛頓郵報」到日本的「朝日新聞」,均對此小麥替代品作專題報道。英國「衛報」甚至形容,「為氣候危機而培育」的 Kernza,有望在愈發酷熱的地球中幫助養活世界。

德國食用城市:花園的蔬果任你採

德國最古老城市之一安德納赫(Andernach),從古羅馬人建立至今已有 2,000 多年歷史,但傳統不等如保守。當地政府近年就在市中心開闢公共綠色空間,種植各種蔬果供人摘取,成為「食用城市」的先驅。這些既美麗又實用的花園,吸引旅客慕名前來參加導賞,還為當地約 3 萬名居民創造就業機會。

熱浪下,西班牙葡萄收成如何?

熱浪之下,攝氏 40 度的高溫令工人難以在日間進行戶外工作,馬德里附近酒莊 Bodega Andres Morate 的葡萄園工人於是轉在日落後頭戴電筒,到田裡採摘葡萄。同時,因為熱浪高溫及氣候變化導致乾旱,西班牙的葡萄園在本季度需要提前數星期開始收割作物。

英國的植物學家正在消失

美國植物學家 Elisabeth Schussler 和 James Wandersee,在 1998 年創造了「植物盲」(plant blindness)此術語,是指「無法看見或注意到身處環境中的植物」。儘管植物對全球氣候及環境有著舉足輕重的影響,最近一些研究卻顯示,人們普遍接觸、認識的植物正減少,「自然素養」(nature literacy)愈趨貧乏;在英國,植物學更逐漸從大學課程中消失。

恢復海洋生態,在海中「植林」?

植林及野化是為了讓陸上動物有更多棲身之所,由此保持生態多樣化。事實上,海洋也需要植林,讓生物可在當中繁衍生息。據「衛報」報道,澳洲塔斯曼尼亞的巨型海帶森林本已將近消失,近年透過恢復工作,成功令海洋生物珍貴的棲息地得以再生。

科學家正阻止氣候暖化削弱農作物免疫力

「自然」雜誌發表最新科學研究,以名為擬南芥(Arabidopsis thaliana)的細長植物進行實驗,發現其細胞內含一種特定基因,令植物 —— 包括農作物 —— 的免疫力因氣溫上升而減弱,更易受病原體和害蟲攻擊。全球每年有多達 40% 的農作物因蟲患而造成約 3,000 億美元損失,但預計至 2050 年,全球糧食產量需增加 60% 以應付人口增長。科學家已成功讓擬南芥抵抗高溫危害,正研究是否也適用於其他農作物。

因氣候而消失的古羅馬「偉哥」

古羅馬人用古代羅盤草(silphium)製作香水、調味料,甚至壯陽藥。凱撒大帝更在其金庫中囤積超過半噸羅盤草,可見時人對其之熱愛。但不到一個世紀後,這種多用途草藥已不復見,近 2,000 年來人們不斷揣測其消失的原因,早前有研究人員就提出,羅盤草其實是人為造成氣候變化的首批受害者。

智利漸變為半沙漠地區,如何影響城市規劃?

天乾物燥,寸草難生,正是智利首都聖地牙哥的寫照。當地經歷長達 10 年旱災,如今就連極為粗生的青草,也成為罕見的奢侈品。政府急忙解救,包括建城近 500 年來首次實行制水,地方機構和園藝師亦改以沙漠植物群佈置。與此同時,整座城市正在半沙漠氣候之中,轉向可持續規劃。

拯救發出惡臭的屍花

幾十年來,科學家一直嘗試在東南亞熱帶雨林以外種植又名「屍花」的大花草屬(Rafflesia)植物,但因其生長模式極為獨特,人工養殖一直未能成功。近十年,一位印尼植物學家經反復鑽研,終在植物園的花圃培植出這種會發出惡臭的大花,但長遠來說,臭花要存續仍然困難重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