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路

|共33篇|

李明熙、Kimberlogic:西伯利亞鐵路之旅(下)—— 每一程也是種新體驗

西伯利亞鐵路列車車款眾多,我們由莫斯科分四程車坐到北京,就坐了 4 款不同等級的列車。Irkutsk 到烏蘭巴托,及再到北京的兩程直通車,我們都坐二等車。如願以償,沒有其他人訂上層位置,我倆獨佔四人車卡。而到烏蘭巴托的列車是 Firmeny,軟墊床鋪,但卻沒有餐卡,不過車上熱水 24 小時供應,可以沖杯麵、茶或咖啡。我們乾糧充足,連滴漏咖啡亦早有準備,令其他乘客羡慕不已。

李明熙、Kimberlogic:西伯利亞鐵路之旅(上)—— 發現莫斯科的美

由莫斯科坐西伯利亞鐵路出發,經蒙古烏蘭巴托去北京,全長 7,621 公里,不下車的話,要坐足 6 個晚上。持特區護照有 14 天免簽證,俄羅斯段只需坐 4 晚,在莫斯科先留幾天,還有時間選幾個城巿停數天,下車洗澡,遊覽一下。

防範情緒波動或自殺,日本車站的巧妙心思……

鐵路車站人多並不足為奇,混亂更是意料中事。東京有著世界上其中一個最繁忙的車站,在旁觀者的眼中,乘客比肩接踵,但仔細觀察就發現人雖多,但上班族能暢順地沿著大堂或月台行進,火車仍能保持準時到達。東京車站的基本秩序得以保持,鐵路運營商承此基礎,就能夠專注更深入地掌控乘客心理。

鐵路火車:時空消滅者的先驅

自 19 世紀起,就有學者將火車鐵路這些「巨型機械」稱為「時空消滅者」。其速度比馬車快 3 倍,故火車即「消滅」了 3 分之 2 馬車車程的時間。工程師為了令火車速度平穩不變,建造鐵路路軌時,必須平整地基,建橋挖隧道,使軌道平直。故火車行駛時,不似馬車搖晃起伏,相比起來穩定得像沒有動一樣。乘搭火車就是上車之後呆等至某站落車,乘客甚至連沿路風光(savor)都未必來得及記住,由某地往某地之間的「空間」,就此消滅。

Moyashi:明治近代空間的誕生

「在東京裡,令三四郎為之震驚的事數之不盡。首先震驚的是電車的嗚嗚聲,然後是鳴叫的瞬間,在電車湧上湧落的人群。當中令他最為震驚的是,無論走到多遠,仍然在走不出東京的範圍⋯⋯所有的東西都正在被摧毀,同時又正在被建設,事物激烈地變動著。」這是明治 41 年在「朝日新聞」中,夏目漱石的連載小說「三四郎」的情節。九州出身的主角所目睹的,是 20 世紀初、日本最初的都市建設。摧毀與建設的交替間,都市的邊界如同倒在桌面的液體般不斷擴張,最終成為統一全國的時空間。

鄭立:頭等艙列車 —— Russian Rail 的全面改良版

「羅剎鐵路」,又稱為「俄鐵」,這遊戲雖然好玩,還是有一些限制的,那就是它是一個需要很專心的遊戲,要完成一個策略,需要很早就計劃,而不能半途出家。例如你想要造最高分的西伯利亞鐵路,就要一開始拿相關的加分工具,最後兩回合才修成正果。如果你中途分心跑了去做別的事,到最後往往完成不了。這遊戲的作者,大概也意識到這些羅剎鐵路的限制,而創造了新的遊戲,就是這個「頭等艙列車(First Class)」,玩過的人,會發覺它無疑是從羅剎鐵路派生出來的遊戲,並針對性的從規則上修正了以上各種問題。

倫敦已「開放數據」了,你的城市呢?

打工仔上班工作辛苦,也為交通所苦 —— 塞車、壞車,好不容易上到車,車廂又擠迫、無位坐,或者有位也不敢貿貿然坐,面對這種交通工具過分擠迫問題,在香港可能會認為服務已夠好,該默默接受「車廂就是逼」的現實,但英國就視之為大問題,倫敦交通局以開放數據訂立公共交通模式,以改善服務,並令數據有更實際的作用。

李明熙、Kimberlogic:1860 公里的坦贊鐵路與 11 月的維多利亞瀑布

坦贊鐵路一週 2 班,一班快線,一班普通線。快線列車用的是 2016 年中國製新車,而我們坐的是普通線列車,除了餐車是新車廂外,從頭等車廂內的鐵頁風扇製造年代推算,應該有 40 年以上的歷史。洗手間和浴室嘛,若不怕插錯腳進路軌,還是可用的。頭等廂的好處是早午晚餐有專人送上,而價錢也十分合理。列車上的酒吧卡,有超冷飲料,我們一天來回購買幾次。

風起了鐵路能源大趨勢

幾十年來,使用高污染性燃料已為地球帶來嚴重影響,不斷增加的人口及汽車量令情況進一步惡化。不過,隨著可再生能源的成本下降,未來會有更多交通系統可以轉用清潔能源,而近年日漸成熟的風力發電鐵路系統,則可以在短時間之內彌補這個空隙,為地球提供清潔的運輸服務。

Elon Musk 最強鐵路正駛進英國

如何分辨大白象工程及科技創新?在不適當的地方應用自己以為新的技術,就像花了大錢,買了名牌新衫,不論爬山去飲,也必定穿上。看看上海機場的磁浮列車,你懂的。真正的科技創新,是在適當的地方,夠膽嘗試新技術,這方面英國又再一次讓全球眼紅了,他們正在考慮引入 Elon Musk 的 Hyperloop 技術。

無數超支延誤……說的是德國

守時、準確、高效率,堪稱德國三大優良特質,但火車誤點、工程拖沓、基建失修,卻成為德國的新常態。向來嚴肅謹慎的德意志民族,近年也將「嘆慢板」拿來開玩笑,不時戲言:「要見識德國式效率,去瑞士才對。」堂堂歐盟之首,何以「淪落」至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