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康宇:瑞典人「全世界都讚我哋地鐵」

A+A-
斯德哥爾摩地鐵每個車站都各有特色;圖為 Rådhuset 站。

鐵路已成為現代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而在眾多國家當中,最叫筆者留下深刻印象的,就必定是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的鐵路車站。

斯德哥爾摩有北歐最大的地下鐵路運輸網絡,在瑞典文稱為 Tunnelbana。在斯德哥爾摩,地鐵分為地面鐵路(類似香港的輕鐵)及地下鐵兩部分。除了不會因為訊號系統故障追撞,斯德哥爾摩地鐵最令人羨慕的,就是各個有如藝術館般的地鐵站。瑞典長期冰天雪地,市民大眾習慣長時間留在室內,對於建築物內部環境設計有獨特追求。

斯德哥爾摩地鐵曾被冠以「世上最長藝術畫廊」(註一)。根據旅遊網站資料顯示,斯德哥爾摩有 9 成的地鐵站都經過藝術美化,大小工程涉及 150 位藝術家。而各個車站有不同主題,就以筆者經過的幾個站為例:

眼利的讀者必定能留意到,斯德哥爾摩地鐵在月台等當眼位置,廣告位少之又少,車廂內亦無電視廣播轟炸乘客。鐵路雖然高速,但亦無阻瑞典人慢活及追求生活品味。

自上世紀 90 年代開始,本港公營服務走向市場化及產業化(例如港鐵、領展)。上市公司的營運模式離不開追求經濟利益,因此車站車廂空間都填滿廣告、車站地點要配合地產發展、列車要不停加密班次、票價有增無減、大型樂器及寵物不能上車等等,務求降低營運成本及賺取最大利潤。鐵路的效率雖然愈來愈高,但活動空間卻漸漸失去人性化(註二)。近日有社交媒體專頁偷拍乘客在地鐵瞌睡,可見港人生活疲於奔命,情境如此熟悉但又叫人心痛。

無獨有偶,斯德哥爾摩地鐵的服務營運商,正是港鐵在在當地的分公司 MTR Tunnelbanan AB。香港高官常言道,要向一帶一路國家輸出港鐵發展營運模式、培訓鐵路人材。筆者愚見,港鐵的營運及空間管理仍可以作更多新嘗試。而斯德哥爾摩地鐵正好提供另一種人性化管理模式,值得反思借鑑。

港鐵自沙中綫剪短鋼筋醜聞後,新聞不斷,港鐵公關部同仁共勉之。

註一:國際資訊網站 Twisted Sifter 曾稱斯德哥爾摩地鐵為「The World’s Longest Art Gallery」,並非其主席自誇。
註二:寫稿時腦海浮現周星馳電影「食神」中對白:「張枱有咁窄得咁窄,張凳有咁逼得咁逼,咪等啲友坐得咪咁舒服,食完嗱嗱聲好走。」港鐵輕視乘客分流,只顧要求乘客行/逼入車廂及加密班次,道理同出一轍。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廖康宇 創意經濟

作者為香港大學媒體、文化及創意城市碩士,2017 年赴英國華威大學媒體與文化政策研究院深造,現為英國劍橋大學社會學系博士生。 曾任職媒體公司及公關部門,對創意經濟發展略知一二。熱愛香港文化,深信香港能成為亞洲最有文化實力的國際大都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