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師

|共5篇|

鄭立:作為一個教師,為何我不喜歡「麻辣教師 GTO」?

「麻辣教師 GTO」這作品的中心思想,跟啟蒙運動時期的盧梭有點像,就是人類本性非惡,會變「惡」是源自環境與體驗。大家會非議鬼塚老師行為古怪,以暴易暴,但剝開那不良少年的設定,我反而在他身上,找到了我很多現實教育工作者的影子。還記得教育文憑教我要體諒學生,認為他們的行為都是「情緒問題」,結果我看到現實很多教師也是這樣做,對於沒有搞事或者受害者,卻總是有意無意被忽視了,這是我在教育現場常看到的事情。

方俊傑:「我的破嗝 Miss」—— 破格地沒有偽善

「我的破嗝 Miss」位 Miss 先天患有妥瑞症,會不由自主地抽搐打嗝發出怪聲,在求學階段已經被正常學校排斥,偏偏因為有個好校長循循善誘,讓她立誓當上教師。教育機構是最歧視弱勢的地方,Miss 求了 5 年職也食白果,終於等到個機會,做個代課老師,專門教育一班趕走過無數班主任的廢青。

在亞洲國家教英文,有張「白臉」就可以?

英語作為國際語言,不少國家將之列入課程,亦會聘請英語為母語的外籍教師授課,成為英語國家國民一條就業出路。然而,澳洲廣播公司(ABC)報道,有教育專家就部分不合資格人士成為外籍英語教師感到憂慮。有曾在中國任教英語的外國人直言:「即使你的英語發音不地道也沒關係,『白臉(white face)』才是首要標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