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

|共34篇|

因瘟疫而爆發的抗爭史

歷時大半年的反送中運動,遇上武漢肺炎來襲而稍事歇息,有抗爭者因此心灰意冷。但縱觀人類歷史,疫症不必然磨滅人民意志,各種防疫隔離措施反而暴露社會的不公義。政府以非常狀態獨攬生殺大權,主宰資源調配、誰生誰死,結果成為觸發暴亂的導火線,抗爭因此不時伴隨疫病而來。

鄭立:捉鼠敢死隊 —— 防疫不是醫學問題而是政治問題⋯⋯

九個回合後,最大光環的人勝利⋯⋯ 至於鼠疫呢?還是存在。「瘟疫危機」中玩者的勝利是消滅或醫治病毒,這實在太理想化了,真實的疫症比較像「捉鼠敢死隊」,政客們只要在這事件中自己撈到足夠的光環就夠了,甚麼疫症與爆發,管他去死吧。

鄭立:為何我不喜歡玩「瘟疫危機」這遊戲?

這遊戲裡,全世界抗疫都很合作的,不僅玩者們完全沒私心,各地政府也任由你這些抗疫者到處建設,研究,互通資訊之類。這跟我認識的世界真不一樣,你覺得現實的北京會隨便讓你進去建疾病研究中心?又或者疫情資訊會是真的?還讓你交流?解藥不會據為己有?不同的國家之間不會封關?

何謂「全球大流行」:疫症爆發的四種級別

武漢肺炎爆發至今尚未有平息跡象,而且更傳到世界各地,當中南韓、伊朗和意大利的情況最令人擔心。世衛總幹事譚德塞在 2 月24 日聲稱,目前還未進入「全球大流行」的階段,但各國應為可能出現的大流行作準備。權威學術期刊「美國醫學會雜誌」去年就刊登文章,解釋疫症爆發的四種級別。

武肺鐵拳將重擊歐洲?

武漢肺炎已正式到達歐洲,登陸意大利,截至 25 日下午 6 時,當地已有 229 宗確診病例,6 人死亡。當局封城、停課、暫停體育活動,包括叫停意甲、腰斬狂歡節,而股市暴跌、超市被搶購一空等連鎖反應,已經出現。一國之隔的西班牙雖然暫時只有四宗確診個案,最近亦決定取消在巴塞隆拿舉辦的國際盛事「全球移動通訊大會」,令當地損失數億歐元。

武漢肺炎:加速全球單邊主義崛起?

憑藉著世界第二大內需市場與第一大生產製造國的地位,中國透過高速成長的經濟以及便宜的人力、土地等生產成本,向國際收取豐厚的政治資本,迫使世界各國不得不依照她的遊戲規則。不過一場武漢肺炎的爆發,恐怕一方面打破了中國「厲害了我的國」的盤算,一方面在這堆民族主義與單邊主義的風尖浪口上加柴添火。

從無關痛癢到急速致命:冠狀病毒進化史

這次武漢肺炎,傳播力極強,兩個多月就令數以萬計的人受感染,背後的元凶就是 2019 新型冠狀病毒,學術全名「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冠狀病毒 2 型」,縮寫為 SARS-CoV-2。經此一「疫」,相信大家對冠狀病毒的大名略有所聞,卻未必了解其來龍去脈。

坐困疫城的他們,在虛擬世界身心更健康

武漢肺炎疫情蔓延,中國政府實行封城,零售與飲食生意慘淡,電影與大型賽事遭停止。數以億計的人被困在家裡無所事事,於是紛紛轉向網絡遊戲,打發時間。當大部分行業因疫情而重挫,電子遊戲行業非但不受影響,甚至能從這場國家級的「閉關」中得益獲利。

【*CUPodcast】自然界的大毒梟:為何蝙蝠渾身病毒?

病毒來襲,全城搶口罩搶糧搶紙巾,惶惶不可終日。是次爆發的新型冠狀病毒,由蝙蝠再次榮膺天然宿主一席位。究竟蝙蝠為何渾身是毒卻健康無恙?牠又是如何將病毒傳播到其他動物以致人類身上?既然蝙蝠是病毒源頭,人類應該將蝙蝠徹底根除嗎?

陶傑:最後只有一招

「此地無銀三百兩」的種種姿態,加上網絡混亂,武肺危機絕對不是病毒本身,而是 21 世紀網絡世代第一次大型的綜合危機。以中國而論:多年來聲稱以大數據、區塊鏈、人臉辨識等,監控人民行蹤,令中國提早進入 1984 的小說世界。但此次防疫,中國完全沒有提到所謂的人工智能、大數據和天眼等高科技工程有何貢獻。

1957 年亞洲流感:一場由中國蔓延到世界的瘟疫

這次武漢肺炎大爆發,勾起無數港人對 2003 年沙士疫情的記憶。這兩場大疫症,都是經中國內地傳播到香港,以至全世界,而且政府於初期有隱瞞疫情之嫌。沙士病毒共奪去 774 人的性命;武漢肺炎的「官方」死亡數字則已迫近一千人。其實在 1957 年,中國曾爆發一場亞洲流感,最終經由香港傳遍世界,殺掉約 200 萬人。

重溫伊波拉危機:世衛的災難級應對

武漢肺炎爆發後,世界衛生組織反應遲緩,受各界炮轟,其中更有數以十萬計的網民聯署,要求一面倒唱好中國的世衛總幹事譚德塞問責下台。可是,當我們重溫 2013 年 12 月爆發的伊波拉危機,就會發現低處原來可以更低,而當時統領世衛的,正是香港人熟悉的「雞珍」陳馮富珍。該次伊波拉危機奪去超過 11,300 人的性命,是 21 世紀最大的疾病災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