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

|共25篇|

武漢肺炎:加速全球單邊主義崛起?

憑藉著世界第二大內需市場與第一大生產製造國的地位,中國透過高速成長的經濟以及便宜的人力、土地等生產成本,向國際收取豐厚的政治資本,迫使世界各國不得不依照她的遊戲規則。不過一場武漢肺炎的爆發,恐怕一方面打破了中國「厲害了我的國」的盤算,一方面在這堆民族主義與單邊主義的風尖浪口上加柴添火。

從無關痛癢到急速致命:冠狀病毒進化史

這次武漢肺炎,傳播力極強,兩個多月就令數以萬計的人受感染,背後的元凶就是 2019 新型冠狀病毒,學術全名「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冠狀病毒 2 型」,縮寫為 SARS-CoV-2。經此一「疫」,相信大家對冠狀病毒的大名略有所聞,卻未必了解其來龍去脈。

坐困疫城的他們,在虛擬世界身心更健康

武漢肺炎疫情蔓延,中國政府實行封城,零售與飲食生意慘淡,電影與大型賽事遭停止。數以億計的人被困在家裡無所事事,於是紛紛轉向網絡遊戲,打發時間。當大部分行業因疫情而重挫,電子遊戲行業非但不受影響,甚至能從這場國家級的「閉關」中得益獲利。

【*CUPodcast】自然界的大毒梟:為何蝙蝠渾身病毒?

病毒來襲,全城搶口罩搶糧搶紙巾,惶惶不可終日。是次爆發的新型冠狀病毒,由蝙蝠再次榮膺天然宿主一席位。究竟蝙蝠為何渾身是毒卻健康無恙?牠又是如何將病毒傳播到其他動物以致人類身上?既然蝙蝠是病毒源頭,人類應該將蝙蝠徹底根除嗎?

陶傑:最後只有一招

「此地無銀三百兩」的種種姿態,加上網絡混亂,武肺危機絕對不是病毒本身,而是 21 世紀網絡世代第一次大型的綜合危機。以中國而論:多年來聲稱以大數據、區塊鏈、人臉辨識等,監控人民行蹤,令中國提早進入 1984 的小說世界。但此次防疫,中國完全沒有提到所謂的人工智能、大數據和天眼等高科技工程有何貢獻。

1957 年亞洲流感:一場由中國蔓延到世界的瘟疫

這次武漢肺炎大爆發,勾起無數港人對 2003 年沙士疫情的記憶。這兩場大疫症,都是經中國內地傳播到香港,以至全世界,而且政府於初期有隱瞞疫情之嫌。沙士病毒共奪去 774 人的性命;武漢肺炎的「官方」死亡數字則已迫近一千人。其實在 1957 年,中國曾爆發一場亞洲流感,最終經由香港傳遍世界,殺掉約 200 萬人。

重溫伊波拉危機:世衛的災難級應對

武漢肺炎爆發後,世界衛生組織反應遲緩,受各界炮轟,其中更有數以十萬計的網民聯署,要求一面倒唱好中國的世衛總幹事譚德塞問責下台。可是,當我們重溫 2013 年 12 月爆發的伊波拉危機,就會發現低處原來可以更低,而當時統領世衛的,正是香港人熟悉的「雞珍」陳馮富珍。該次伊波拉危機奪去超過 11,300 人的性命,是 21 世紀最大的疾病災難。

全球口罩荒:南韓篇

武漢肺炎危害全球,任何一個負責任的政府,皆以防疫作為首要工作。鄰國南韓便嚴陣以待,禁止 14 日內曾到湖北省的外國人入境,並在機場增設「中國專用檢疫櫃檯」,多間學校延遲開課,大型百貨公司亦將停業消毒。但南韓人的安全仍受威脅 —— 政府提供的洗手液整瓶不翼而飛,民眾預購的口罩被臨時取消訂單。不擇手段搶奪資源的人,到底是誰?

疾病政治學:為何疫病是個政治問題

不少學者擔心,像 1918 年西班牙流感的世紀疫症會再次降臨。全球學者都為下一場世紀大疫症嚴陣以待。挪威卑爾根大學學者 Kristian Bjørkdahl 和 Benedicte Carlsen 就在 2019 年編輯出版了 Pandemics, Publics, and Politics 一書,提醒大家若想好好備戰,就要先了解一個真相 —— 每場疫症爆發都不僅是流行病學的問題,它同樣是一個政治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