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從「Know Your Enemy: Japan」學習做戰爭文宣

A+A-
Know Your Enemy: Japan 電影劇照。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間,產生了很多戰爭文宣,這些宣傳片都是政府找專業的導演和製作人去製作的,目標就是為了定義好政治方向,以及提升士氣。而 Know Your Enemy: Japan 這電影,就是其中一個傳世作品,顧名思義,那是從美國的角度去看他們當時的敵人,也就是日本的電影。

電影是以紀錄片形式包裝的文宣,以理解對方為名目,實際上為前線士兵們以及政治市民們改造對於日本的認知。作為專業的製作人,作者很早就抓到了整個製作的核心:比起正確,最重要的是容易理解,故大量的使用比喻。

因此,一個好的文宣,第一件事就是要搞清楚你的觀眾是甚麼人,你是給誰看的?前線的士兵?想要拉攏的百姓?想要教育的政客?想要恐嚇的敵人?想要拉攏的盟友?用他們懂的方式,比最好最正確最藝術性的方式更好。

第二點就是政治目標,一個好的文宣,就是讓一群人對一件事有相同的政治概念。這套電影只有一個主要訊息,就是把全體日本人說成是「被日本的軍閥政府壓榨,奉獻生命給他們征服世界」的人。

電影中,美國並無刻意將日軍寫成壞人,只說全體日本人被當地軍閥政府壓榨,以致奉上生命給他們征服世界;圖為劇照。

他沒有把日本人定義為「壞人」,而是將其定義為「因為被洗腦,所以被壞人指揮的勤力老百姓」。簡單來說,他們因為太勤力太認真太刻苦耐勞,被壞人利用時便更可怕,而且也無法被說服。換句話說,他最後也是告訴士兵,同情和談判都沒意義,他們在戰場上也是必須要消滅的敵人。你會發覺,文宣並不單純是抹黑或貶低敵人,有時正面的評語,可能有更好的效果。

在這電影初期出過、被放棄的腳本中,其實是想把天皇寫成壞人,然後把百姓寫成是受害者,叫你「對準政權」,不要陷入「民鬥民」之類。不過很快就意識到,若告訴在前線被敵軍開槍的自己人要對準政權,根本就不嗅米氣,於是將其改成「當然日本人也有好人,但被思考警察肅清了,剩下的就只會服從」。

所以甚麼感化,甚麼讓對方背叛,你都不用想了,都洗腦了。沒洗腦的也不敢違抗政府,你就不用想拉攏,雖然私下是個好人,但還是需要消滅的,你沒選擇。

至於把天皇說成壞人這點呢?因為考慮到要留有餘地,日後可以和天皇與政客談判。所以天皇與政客的角色被留白,並刻意寫了個故事,說日本過去的武士家族,後來變成了陸軍,架空了日本政府,所以壞人是這些軍人家族。

你會發覺,這故事的角色裡,「壞人」就是確定可以清掃的人,老百姓與士兵是敵人,不過定位是「被壞人利用的人」;還有「不定義性格的人」,就是留下空白,讓你之後再定義,如果他合作就會變好人,不合作就會變壞人。好人呢?當然是觀眾你了,這個故事也有特意先戴頭盔:祖籍日本的美國日人還是好人。

這對於做文宣的人來說,其實是很好的學習對象。可惜的是,這套電影拍成的時候,日本已經投降。既然日本投降,這電影也可以被封印了,直至後來才有機會看到。現在 Netflix 有得看,有空的時候就看看吧。以我們這個抽離的角度看,可以有更多得著的。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鄭立 電腦大爆炸

鄭立,Cheng Lap,香港人。從不被寄望的職校生到取得香港中文大學比較史學碩士,曾任教職,後轉行創辦公司並開發電腦遊戲「民國無雙」。長於議題思辨、邏輯推演,評析經濟與政治局勢。現於香港「明報」,台灣 udn 「鳴人堂」專欄,以及 PTT 論壇發表文章。著有「有沒有 XXX 的八卦」及「希特拉救港攻略」。Facebook Page:Cheng Lap。